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酒楼闹事

    “格格不好了,格格不好了”

  正当若云翻开新的一张纸时,如水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嘴里惊慌的说道:“格格救命啊!”

  “怎么了?这么没有规矩的!”安丽娜站在若云身边,看到了如水跑了进来,连忙说道。

  “格格!”如水因为跑着回来的,气喘吁吁的说道:“酒楼里,出事了!”

  “有人在闹事!”如水断断续续的说道,若云走到了桌边,倒了一杯茶递到了她手让,示意安丽娜扶她先坐到椅子上,喘喘气。

  “格格,酒楼里来了一伙人在闹事呢!姐姐叫我回来找格格帮忙!”如水喝过了茶水,急切的说道。

  “是什么人呢?”若云从如水进门来所说的第一句话里,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说是对面风月楼里的人!硬是要五千两买下我们一醉坊!”如水听到了若云的问话,连忙说道:“格格,你快去救姐姐啊!”

  “不要吵,没有看到格格正在想办法吗?”安丽娜看着若云似乎在想着什么,连忙制止如水再说话。

  “丽娜,你去通知阿玛到一醉坊,我和如水先过去!”若云走到了梳妆台边,打开了一个小木箱,拿出了酒楼的地契书。

  “我知道了,格格!”安丽娜听到了若云的话,连忙跑了出来。

  “如水,快备马车!”若云拉着如水,出了房门。

  如水坐在马车里,看着若云一句话也没有说,想要说话,又怕打扰了若云。

  “别担心了!不会有事情的!”若云想了想,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现在她才觉得自己其实是应付不了这种事情的。好在,她叫了安丽娜通知吴克善随后就来。

  “放心吧!我向你保证,不会让你姐姐出任何事情的!”若云看着如水脸上还挂着泪水,把自己随身带着的手绢递到了她的面前,轻声说道。

  “谢谢格格!”如水接过了若云的手绢,擦了擦眼泪,低声说道。

  “不用谢!”若云听着如水的话,笑了笑说道:“看起来你们真的是姐妹情深啊!让你姐姐替我打理酒楼生意,让你跟着我!你们不会怪我吧!”若云开玩笑的说道。

  “奴婢怎么敢怪格格!”如水听到了若云的话,吓了一跳,担心自己哪里做错了,让若云不满意了。

  “怎么这么胆小呢?还是我长的太可怕了啊!”若云看着如水小心翼翼的回话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看来我以后出门得戴个面纱了!”

  “呵呵!”如水看着若云故作认真的样子和说话的语气,忍不住笑了出来。而后,连忙说道:“格格长得可漂亮了!怎么会吓人呢?”

  “呵呵,好了,现在不哭了!”若云看着如水笑了出来了,故意说道,看着她的脸马上就变红了,真的是太可爱了。

  “以后遇上任何事情,都不要哭!知道吗?”若云看着如水语重心长的说道:“哭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马上让自己冷静下来,想想解决的办法!”若云似与如水说着,又似对自己说。她真的是明白了哭泣是没有任何效力的,想那时她因为让陈栋欺骗,哭了多少次!

  “知道了!格格!”如水听到了若云的话,握着若云给她的丝绢,郑重的说道。

  “如云!你没有受伤吧!”若云走进了酒楼里,看到了一楼大厅里的桌椅都给掀翻在地上,她看到了如云站立在柜台前面,似乎在保护着柜台不让恶人给砸了。

  “格格!”如云看到了若云来了,听到了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她有没有事情,感动的哭了出来。

  “别哭了!受了委屈,我会给你讨回来的!”若云看到了如云的眼泪,从身上又拿出了一块丝绢递给了如云,笑着说道:“幸好今天丝绢带的多了,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早上出门时,若云就是多拿了几块丝绢出门的,就是怕自己感冒流涕。

  “呵呵!”如云听到了若云的话,轻笑了出来,扶着姐姐的如水也跟着笑了出来,此时她把若云给她的丝绢放到了自己胸口里好好珍藏。

  “现在我是这一醉坊的主人!谁也不许动我这里的任何东西!”若云对着一楼在厅里动手的打手,大声的说道。

  而那些推桌扔椅的几个大汉听到了若云的话,看着面前这个小女孩子,竟停了手,只是静静看着若云由如云如水扶着上了二楼。

  “这家酒楼已被我买了下来了!”若云走到了二楼看到了两个男子端坐在哪里,桌上还有未吃的酒菜。

  两个人的样子完全不向是楼下那些粗劣人的主子一样,也是断然看不出是由他们做主让人把这酒楼给砸成那般狼籍的。

  一位长的清秀的眉目,狭长的眼,一身素衣,嘴角弯起来的弧度似笑又非笑,见到了若云由两个丫头扶着上楼来,只抬眼看了一眼,便没有再理会,自顾自的喝着酒,没有应答。

  再看另一位则是一身黑衣,仪表堂堂,一派潇洒闲雅的样子,似乎醉酒一般,眯着眼睛,盯着自己手里的酒杯,却是看也不看若云。

  若云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男人,心里暗想:不是古代人不论好恶都生的英俊不凡吧!若云轻笑了笑,让如云如水扶着她坐到了另外一张桌子。

  若云坐下之后,叫如水去给她煮茶去了,不让她留下来担心害怕。若云示意如云一起坐了下来,笑着对如云说道:“这么大的一个酒楼交给你来管理,真的是太辛苦你了!”

  “不过,我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能够做大事的人!酒楼交给你,我很放心!”若云看了一眼对面那桌子上的两人竟然还不理会她们,再次笑了笑。

  “谢谢格格!”如云听到了若云的话,心中充满感动,今天所受到的所有的委屈都因为若云的话而消散。她此时早已从心里认定了若云这个主子了,下定决心这一生都只会听从若云的话。

  “叫你们掌柜的出来!别总是拿小姑娘出来挡事儿!”

  终于,那桌上的素衣男子沉不住气了,朝着若云和如云这边大声的说道。

  “我说了我这是家酒楼的主人,为什么不相信呢?”若云起身坐到了他们的桌子上,轻声说道:“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吧!”

  “如云,你先去楼下守着!”若云习惯性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腕,才发现自己手上并没有手表,她暗暗猜想:吴克善应该就要带人来了吧!

  “真的是看不出来!”黑衣男子扫视了一眼若云,轻篾的说道。

  “呵呵!”若云听到了他的话,娇笑几声。随后同样只是扫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两个男人,轻声说道:“人真不可貌相啊!”

  “我也是没有想到风月楼里的老板会是两位啊!”若云柔声道出,却让那素衣男子气得想要发火,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若云不过是个小女孩,又坐了下去。

  “我们不过是朋友出头罢了!”黑衣男子听了若云的话,低声说道:“这酒楼本来就是我们打算买下的,却让你们给搅了乱!”他声音低沉,却是很有磁性。

  “呵呵!这先后的顺序,我想你们搞错了吧!这家酒楼是我先给买下来的!”若云笑了笑说道。她言下之意是自己才是先于他们出价买下酒楼的,他们后人一步,现在是他们在无理破坏。

  “你这小女子胆识到是不小!”那素衣男子看了看若云,看着她一脸的若无其事,完全不害怕面对自己面前的男人,笑着问道:“听她们都叫你格格,你是哪家的小格格啊?”

  “作为男子,是否应该更为主动的先介绍自己呢?”若云笑了笑说道。听着他的话,似乎想要打她的主意,不觉得有些好笑,自己未来的身份可是足够吓死他们的哦!

  黑衣男子看着若云再次笑了出来,看着她完全不担心的样子,却也是很欣赏她的这种胆大。

  “好吧!我叫济度!”素衣男子听到了若云的话,大笑了两声,笑着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吗?”

  “你的名字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知道与不知道完全一样!”若云笑了笑说道,脑中思索着这个名字的后面的意义。

  “你不知道我?”济度听到了若云的话,似乎有些大受打击。

  “你以为你简郡王的名声有那么大吗?”黑衣男子听到了若云的话,不觉轻笑了出来,再次打击他。

  “那你硕塞名声很大吗?”济度听到了黑衣男子的话,不满的说道。

  “既然两位都是皇亲国戚,又怎么能够欺压良民呢?”若云听到了两个人对话,脑中终于想到了两个人的身份,连忙说道。

  “钟儿!钟儿!”楼上传来了吴克善的声音,接着就是他匆匆赶上来的脚步声!见到了若云,连忙跑到了若云的身边,关心的问道:“钟儿,你没有事情吧!谁欺负你了,阿玛一定给你做主!”吴克善没有看出来身边的两个年轻人会是来砸酒楼的人。

  “原来是卓礼克图亲王!有礼了!”硕塞与济度看到了吴克善,两个人作揖与吴克善打了一个招呼!

第十一章 酒楼闹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