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硕塞之醉心

    飘零叶一边弹唱,心中暗暗佩服娜木钟的洒脱聪慧能够想出这样一曲,分明就是唱出了红尘纷扰!一边偷偷打量硕塞听到这一曲的反应!

  硕塞听到了飘零叶唱出了娜木钟入宫之前所唱的歌曲,只是抬眼看了看飘零叶。拿起了酒壶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感伤只得压抑在心头。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句句唱到了硕塞心中

  也是句句唱到了飘零叶的心中,看着硕塞满面愁容,饮酒解愁,她的心也为他痛啊!可是,他却永远也不能知道。

  “回去了,大家都回去吧!”酒喝完了,大家也都醉了,只有济度还有些清醒,招呼着大家回去了。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喝醉酒的硕塞一只手拉着飘零叶的手不放,一只手拿着酒杯不愿意回去。

  “五哥!酒都唱过了!我们回去了!”济度看着硕塞抓着飘零叶的手不放,不好意思的对飘零叶说道:“叶姑娘,真的不好意思啊!”

  飘零叶看着济度和硕塞两个人,只没有说话。今天本是济度让她通知卓然来酒楼喝酒,只是因为卓然有些事情,没有时间过来!请她送个口信过来,通知一下济度和硕塞。原本这种小事,更本不需要她亲自走一趟的!

  “两位王爷,飘零先走一步了!”济度拉开了硕塞拉着飘零叶的手之后,飘零叶收回了自己的手,匆匆离去!

  “娜木钟!娜木钟!”硕塞坐在马车里,满身的酒气,满口的醉语。

  闭目养神的济度听到了硕塞的话,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硕塞坐在马车里睡着了,嘴里还是轻声说着:“娜木钟!”

  “五哥!”济度听到了硕塞的话,惊的一身的汗,他不明白硕塞为什么会叫出娜木钟的名字!

  “车夫,回风月楼!”济度看着硕塞虽然是睡着了,可是口中还是低声叫着娜木钟的名字。担心回去之后,让旁人听到了硕塞的醉言。只得把他送到了风月楼里,毕竟在那里卓然早就为他们准备过房间的。

  “王爷,怎么过来了?”飘零叶见到了济度扶着硕塞由后门进到了风月楼里,到了一直为他们准备的厢房里休息。

  “叶姑娘,叫丫头过来伺候!”济度把瘫成一滩泥的硕塞扶到了床上,自己也累的半死了。

  “王爷,先去休息吧!这边我来安排!”飘零叶看着躺要床上醉的不醒人事的硕塞,柔声与济度说道。

  “好!这里就麻烦你了!”济度听到了飘零叶的话,笑着说道。他也累了,也要去好好去休息了。

  “痴情最无聊!”飘零叶替硕塞梳洗了一番,看着硕塞的脸庞,轻声说道:“痴情最无聊!可是要如何才能治好这痴情呢?”

  “我对你可是痴情?”飘零叶爬在硕塞胸前,低声说道:“你对她也是痴情吗?”

  “娜木钟!”硕塞感受到了胸口的温暖,抬手抱住了飘零叶,嘴里轻声叫道:“娜木钟!”

  飘零叶听到了硕塞口口中叫着的名字,心痛的流泪。使劲推开硕塞,想要离开他的怀抱。

  “不要走!”硕塞醉梦中也感受到了飘零叶想要离去的力气,更是紧紧抱着她不放。

  这一夜,一半的醉酒,一半的醉心,一半的伤心,一半的甜蜜,一半的美梦,一半的清醒!

第十一章 硕塞之醉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