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找茬

  安静的夜晚,只有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以往的记忆如走马观灯在眼前一幕幕出现,秦素起身随意披了件衣服,立着窗边等待天亮。

这一夜小秦素的记忆如针般刻在了她的脑海,刺得她的心隐隐作痛,她不得不静下心来梳理属于两个灵魂的记忆。

一夜没睡,她对着蒙蒙亮的天际幽幽舒了口气,有忧愁、有无奈、可没有一丝彷徨。

紧了紧衣袍下瘦小的拳头,秦素扯开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今后的秦素,不会再懦弱。

明玉一早进屋发现秦素已经起身,搁下洗簌用的脸盆,将毛巾拧的半干递了过去,关切地问,“小姐,今天起的这么早,也不多睡会儿。”

秦素接过毛巾擦了把脸,抿嘴一笑,墨色的眼眸隐约透着嘲讽,“就怕有人等不及。”

明玉虽不解,但也没有多问,收拾好床被,道了声安就打算去准备早餐。

还没等她离开,院子里伴随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来的问候声响起。“夫人早。”

明玉慌地立在原地不知所措,夫人……怎么会这个时候来呢?虽然她不清楚昨天秦素是怎么脱险的?可秦沁的所作所为却是令她心有余悸,一大早夫人赶来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明玉皱紧了眉头,下意识地站在了秦素的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要保护好六小姐。

钱云娘一群人直奔秦素的居室,分散开的下人将屋子围的密不透风,一见这阵仗,明玉心里的不安越加强烈。

反观秦素,淡然地端起茶杯,专心地品茶,丝毫不在意因钱云娘的到来而引起的小混乱。

似感受到一道刺人的注视,秦素微微侧头打量起来人,一袭海蓝色的华服精美细致,图案栩栩如生,发髻金钗摇曳,光线折射下晃得人眼睛生疼。

眯了眯眼,看清钱云娘的面貌后,她不得不暗地里赞一句,虽然已经过了四十岁,但保养得当的钱云娘看起来最多也不过三十,眉眼间风情无限,勾起的眼角妩媚动人,难怪姓秦的老头独宠她这么多年。

她在打量钱云娘,钱云娘也同样在观察她,感受到秦素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怒气从眼底腾腾窜上。

“放肆!你就是这么学规矩的吗?见了长辈也不问安?”

“我想钱姨娘也不稀罕我的问安吧?”秦素微微一笑,淡淡地回击。

一片抽气声响起,侍女们不敢相信,秦素竟然敢把“姨娘”两个字说出口,秦家谁不知道?夫人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这个二老婆身份,夫人搬进城外的别庄常住后,从不理秦家事务,秦素的母亲又去世得早,府里也就剩下这一位能做主的女主人,这些年来,在有心人的唆使下都管钱姨娘叫“夫人。”连大人大少爷都默许了钱姨娘的地位,这不过是只差一个名分的事,结果今天六小姐徒然揭起了这块伤疤,给了钱云娘一巴掌。

钱云娘一口气噎在胸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身旁的侍女一见不对劲连上前扶着她,低声提醒:“夫人,三小姐她还在床上躺着呢……”

钱云娘一听,眼睛蓦然瞪大,伸手拒绝了侍女的搀扶,指着秦素狠声叱道:“你个目无尊长的丫头,不把长辈放在眼里,不把兄弟姐妹放在心上,竟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来,废了你姐姐的手!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了?还有没有你父亲大人?”一想起她的沁儿一整晚哭的喘不过气,她的心就跟被火烧似的难受。

张口这么一顶高帽子扣下来,明玉被唬了一跳,“夫人您怎么能这么说小姐,小姐她没做什么……”

“闭嘴。”钱云娘见明玉开口,连声叱道:“我还没来得及教训你,你倒是等不及要来教训我了?身为六小姐的侍女,不好好拦着主子,唆使主子干出这种事!今天我要是不教训你,以后这家还真没了规矩。”转而对着一旁候命的侍女冷声下达着命令,“把她拖出去抽一百鞭子,赶出秦家,今后不得踏进秦府大门!”

一百鞭子?那还有命能活着离开吗?明玉惨白着脸想。

第5章 找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