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 敌意消失

  宁语静静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她的座位正好靠窗,看向窗外,树叶都已经落的差不多了,只还有那种叫麻雀的鸟儿还不愿离去,还在上串下跳的。宁语心里一酸,现在窗外的情景就和她的心境一样清凉。

趴到桌上,泪水无声的掉了下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来到这个城市之后,就变得越来越脆弱。这时,手机响起,宁语抹掉眼泪。

“喂,爸。”宁语努力的笑着,就算对方看不到她也努力的笑着。

“女儿呀,在外面还习惯吧!钱够不够用,和同学相处的还好吧!”宁父听到女儿的声音心里一阵高兴,又是一阵难过,一个人跑那么远去读书,他又有些不放心。

“爸,都好呢,别担心,钱够用呢!”宁语吸了一口气,轻快的说道。

“那就好,女儿呀,什么事都别强求,也别逞强,如果有什么委屈,给爸爸说啊,不要把自己看低了,那些有钱人有些就是脾气不好,但只要是欺负我女儿,爸爸一定给你撑腰。”宁父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又不知道是什么事,只好笼统的说。

“爸,我很好,你就别担心了,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妈妈还好吧!”宁语急忙转开话题。

“好,好着呢!女儿呀,自己别搞什么节约啊,该用的用,该花的花,好好照顾自己啊!电话费贵,爸就不多说了,好好照顾自己啊。”

“恩。”宁语点了点头,挂上电话,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太自私了,就只顾着自己,都忘了给父母打电话了。

回到宿舍,怎么这么黑呀,不会是停电了吧!宁语用手摸到开关,打开。

“韩云。穆……韩云。穆,你怎么了。”宁语跑上去扶起地上的韩云。穆。韩云。穆脸色卡白,紧闭着眼,没有任何反应,宁语都快慌了神。

对了,电话……宁语摸出手机,天呀,怎么这个时候没电,真是的。又在韩云。穆的身上寻找她的手机,翻开:“喂,120吗?这里是飞鹰学院108号宿舍,这里有人昏倒了,脸色卡白,恩,好的。”挂掉电话,又寻找她的亲属,看到一个男友的电话,急忙拨了过去。

“喂,你好,你是韩云。穆的亲人吗?是,是这样的,她现在昏倒在宿舍,你能不能赶过来,喔……有药吗?是在她的包里吗?找到了,那吃几颗?喔,好的,我马上给她服下。”宁语慌忙丢下电话,找来水,喂韩云。穆服下。

“医生,怎么样?”韩云。穆的男友急忙追上前问道,宁语也急忙跟过去。

“还好,服药及时,不然,可就没救了,像这种心脏不好的人,要多备些药在身边,还有她的脚好像有扭伤到,不过没有大碍,你们现在可以去看看她。”医生说完就离开了。

两人移近病床前,宁语只在后面看着,韩云。穆的男友走上前,细心地给她拂去额前的发丝,再紧握住她的手,仿佛下一刻她就会消失。韩云。穆睡得很安静,很安静。

“谢谢你,我送你回去吧!很晚了,你明天应该还会上课吧!”韩云。穆德男友把手中女友的手放下,转向宁语到,宁语微微的点了点头,折腾了大半夜,她也累了,韩云。穆也脱险了,心也落了下来。

车上,两人都沉默不语,或许是不知道说什么吧!宁语转向窗外,大城市就是不一样,连夜景都这么美。

“今天多亏了你。”韩云。穆的男友首先发话了。宁语转过头,微笑着摇摇头。

“知道吗?我和她走到一起不容易。我们是高中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的我,就是一个十足的坏学生,我们家没有钱,那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转到了我们学校,还说要做我女朋友。听说她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就开始带坏她。”

宁语不知道他为何要给她说这些,也没有回话,他有继续讲。

“她跟着我,打架斗殴,进入酒吧等等很多不适合她的场合,可是她都没有说什么,有时我醉了,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我,看着我。你知道?她就是那种很乖很乖的学生,可是跟着我,她学会了喝酒,打架……后来我和一个酒吧的女孩混在了一起,她还是什么都不说。我当时都不懂她为什么还要跟着我,我是一个十足十足的坏学生,后来我发现她的身上到处都是伤,看的我有些不忍,问她如何来的,她也不说。后来又一次,她心脏病犯了,那一次,我慌乱了,那种害怕失去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过。我认知到自己是喜欢上了她。她的哥哥在医院找到我,狠狠的揍了我一顿,可是我都感觉不到痛……她哥哥告诉我,她为了能和我在一起,央求他给她转学,瞒着父母给她转学,她用生命来威胁他,他不得不同意。后来她父母知道了,把她关起来,打她,骂她,她还是央求她哥哥放她出来……这些,这些我都不知道。”

“后来我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可是她的父母反对我们,她竟然用生命去威胁她的父母……我不知道她的爱到底是怎样的强大,我只知道,此生,我不能负她。”

“她应该是爱疯了你,女孩在爱情面前,都会变得不顾一切。”宁语有些伤心的说出这句话。这和她自己又有什么区别。

“是呀,我所以,我发誓,此生要好好的保护她,这一次,多亏了你,不然,我就失去她了。”他感激的说道。

“不用说着感谢,这应该是上天眷顾你们,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得到这样珍贵的爱情。”宁语带着有些祝福的眼神说道。

下了车慢慢的走向自己的宿舍,有些为韩云。穆的坚持而感动。为她的努力而得到的爱情而珍贵,自己什么时候有那么幸运,都怕是要感谢老天了。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宫希墨一脸阴沉,他本来是想来邀请她去参加希银的生日晚宴,可是到了这里却又没有人,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吓……宁语又被吓了一跳,这厮能不能不要莫名其妙的就出现,还一脸的……有欠他钱吗?“你……有事吗?”

“我问你去哪里了?”宫希墨的脸变得越来越难看,这女人……问东答西的。

“额……我有义务要告诉你么?”宁语没有表情的说道,要知道,他们什么关系也不是,想到今天在操场,她亲希银姐的事,虽然她是喜欢他,但是他这样做,到底又是为哪般。

“你……哼,要不是希银说要邀请你一起去参加她的生日晚宴,她又忙的脱不开声,才让我来接你,哪知道你这么不识好歹。”宫希墨有些气结,说出来的话也和原先的不太一样。

“希银姐生日?那还是谢谢你了,改天我会亲自向她道歉,你也可以走了。”宁语有些生气的说道。

“你……”宫希墨转身生自己的闷气去了,他明明想邀她去参加希银的生日晚会,可是没想到,这厮一点也不领情,他这样苦苦的等,又是为哪般,刚刚还担心她来着。

宁语也不再理他,自己回了宿舍。不知道他到底是气哪般,气等了自己很久,可是她有没有要他等,而且也没有人通知她今天希银要开生日晚宴,她哪知道会有这么一出。难过的又郁闷的自己埋头睡下。

“宁语……宁语……”清早,宁语听到敲门声不悦的从睡梦中醒来,究竟是谁一大早扰人清梦……不甘心的下床,打开房门。

宁语被突然地拥抱弄得不知所措,这是个什么情况?她们又在唱哪一出。

“宁语,昨天谢谢你。”韩云。穆坐在沙发上,看着被田溟抱的不知所措的宁语,真诚的感谢到。

“是呀,宁语,真是谢谢你了,昨天要不是你?我们,我们……反正就是感谢你就对了。”田溟放开拥抱她的手,改为抓着她的肩,抓的宁语生痛。

“宁语,以前我们那么对你……真是不好意思哟,不过我们以后会把你当成好朋友,绝对不会再那样对你。”左菲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急切的申明到。

“这也没什么,论谁遇到都会救的,我也是听医生的话,打给她的亲属,看看有没有什么急救药……”宁语还没有说完,左菲又抢白道。

“宁语,其实那次,是我们故意把水关掉的,还害你生病了。还有那次体育课,也是我们威胁老师那样安排的,本想让你出丑来着,不过我们以后不会了,你要相信我们。”

“没事,过了就算了,其实挺羡慕你们的,你们感情真好。”宁语由衷的说道。

“宁语,谢谢你,其实昨天,也是我们故意的,杨希银叫我们转告你,昨天她的生日派对,我们故意没有告诉你,我们本来一起直接去派对的,后来我忘记了带药,才回来拿的,我把药装好,又去上了个厕所,出来就犯病了,我本来还有力气过来拿药的,后来被绊倒……”韩云。穆也向着宁语讲诉她们所犯的过错。

“没事呢,也是因为这样我才能救到你呢?你脚好些了吧!”宁语灿灿的笑道,被感谢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好多了呢?”韩云。穆灿灿的笑道。

“喔,那行,我先去上课了,今天我有一节旁听课。”宁语看了看表说道。

“恩,好。”

第8章 敌意消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