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五 秃废的心痛

  宫希墨秃废的坐在天台上,那遥远的夜空是那么的明亮,校园里的一切都变得寂静,就连他的心都变得波澜不惊。嘴角带着一丝丝苦笑,一仰头,余剩的酒精全部进到肚子里。

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她那可笑的摸样,呵呵,那惊讶的表情真的很搞笑,脸上不禁有着一丝温柔的笑容。第二次见面还是她迷路了?在他的凉亭里睡着了,还还误认为我是鬼来着,那时候的她也是好逗,好可爱。是那时候就对她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吧!第二天看见她被欺负,其实他也不是故意要她成为全校女生的公敌的,只是看她那大条的女孩,就鬼使神差的留下她了,谁知道会变成那样,看着她被欺负,想看看她会怎么处理,哪知她还是那么大条,既然火上加油?真是搞不懂,哪会有这么笨的人呀!后来她又发高烧住院了,这女人,怎么那么不会照顾自己,害他在她病房里守了一天,某人还不知道感激呢!还想落跑。再后来病还没有好的她,又屋檐下望着飘落的雨发呆!把她又接到那个除了希银就不会有第二个女人进去的别墅,他的私人住宅地!看着她那表情,想该是误会他和希银的关系了吧!

后来的体育课可是让他很意外的,本来以为她那么笨会被欺负的,没想到她还扳回一局呢?那时候感觉这个丫头也不是那么笨吧!后来就是希银的生日宴会,本来是有邀请她的,可是她都一直没有出现,去找她还碰到她坐着别人的车回来,简直把他气个半死。要不是希银让他去努力的表明心迹……说实话,那还是他第一次做那种傻事呢?那个女人不但不领情,还跑开,要不是他说道做到的性格,那次表白哪会成功。

可是林尊来到这个学校了,希银也是为他要死要活的,这个口口声声在梦中还会喊着他的女孩,既然也会投怀送抱,是他看错她吗?她和其他女孩也是一样的吧!那种爱慕虚荣,那种……那个林尊到底有什么好,可是他能对他怎么样,希银重视她,看那种状态,她也是很重视他的吧!提着酒,又一次喝下大半瓶。

她什么时候在他的心中那么重要了,可是,那种难过,那些被一张张拍下来的照片,本来还不相信的他,再看到她披着他的衣服从钢琴室里冲出来的那一霎那不得不相信了。呵!宫希墨,不要以为你高高在上已经习惯了,现在还是有人不屑于你。

宁语转展的醒来,看着自己身上的被子,揭开,起身。她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下。披上外衣来到天台。有多久她已经不习惯上天台了,是在哥哥离开后吧!她还记得自己和哥哥趴在天台看星星的情景,她还记得和哥哥在天台复习的情景,她还记得和哥哥在天台捉迷藏的事情……那些快乐,都回不来了!

“哥哥,对不起……对不起……”捂住自己的脸无声的哭泣。那段被埋藏的往事,又被挖了出来,到如今,还是那么疼,那么疼。是她对不起哥哥,是她,都是她害的,不知道现在的她还有什么权利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还有什么权利。放下手,望着天空,哥哥,你会不会怪我,会不会。

宫希墨提起酒瓶,扶着墙,跌跌撞撞的往楼道口走去。猛的,就在那一瞬间,看见远处天台上那抹人影,微弱的灯光,只能看到她抬头看着星空。看不真她的表情。心猛的抽痛,为什么,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女孩。

宁语从荷包里掏出手机:宫希墨,你可不可以听我解释。

宫希墨摸出手机,看着屏幕上的短信,心没由来的痛,望了一眼对面天台上的人:你要怎么解释?我要怎么相信你!

宁语苦笑,他以为自己好过么?他以为她不难过么?不论是对他还是对哥哥……她的心比任何人都难过:或许他的出现就是要阻止我追求幸福的权利,因为他,或许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好过。

又喝掉一口酒,那么说,宁语,你把我放到什么位置呢?一开始既然有喜欢的人,为什么还要接近他呢?为什么梦中喊的不是林尊而是他呢?还是你故意让我误会,让我注意你,如果是这样,你做到了!宫希墨没有再回信息,转身靠着墙跌坐到地上。

宁语继续发到:宫希墨,你是我至今唯一爱过的人,不是喜欢,是爱,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你了,是不是很可笑,那时候,我们连面都没有见过呢?你给我表白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很幸福,很幸福,可是熟不知道,那种感觉又回来了,那个被封存已经的记忆也随之回来,此时我才知道,我不配拥有爱情,也不配拥有幸福,因为我是一个罪人!

发给宫希墨的时候,宫希墨已经睡着了,所以,信息也没有看到。

宁语蹲下身子,右手用力的揪着自己的衣襟,她摸到颈上的吊坠,上面的男孩笑的好么开心,紧紧地握住,眼泪不住的滑落:“哥,是不是我真的不配得到幸福!”

梦中:宁语又来到小时候时常去的海边,海风好大,吹得她好冷,好冷!迎面走来一个帅气的男生,看不真切他的脸,但是宁语知道,一定是他!“哥哥!”宁语想上前抱住他,可是她和他始终有那么长的距离。“语儿,我不怪你贪玩,可是你怎么能忘了我呢?还活的那么开心,你心安么?你不难过么?我可是为了救你才死的,你怎么能忘记你的救命恩人!”宁枫一脸责备到,还很揪心的表情!“哥,不是的,不是的,我从没有忘记你,没有,只是被埋藏了,哥,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宁语捂住脸忍不住的哭泣,是她害死了哥哥,是她。“你是对不起我,所以,你要一生都记得我,一生都记得。”说完宁枫消失在海边,像小时候一样,只留下了鞋子。“哥,哥,你不要走,不要走,哥,我想你,我想你……”猛的,宁语从梦中惊醒。

十五 秃废的心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