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七 曲中缘由

  “……”

没有发言,看着抱着的两人,其他的人只有抹泪……

“哥,告诉我是谁救了你?”宁语红着眼睛看着他问道。

“语儿,我不是你哥哥,只是我想有个妹妹也不是坏事……”林尊边说边看宁语的脸色,看着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就住了嘴,其实他对宁语也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可是那种感觉,为什么他想不起来那种感觉的由来。

“你们骗我……你们骗我……既然不是刚才为什么说是我哥哥……为什么要叫我语儿……”宁语说完一把推开林尊,跑了出去,一行人急忙追了出去。

“宁语……宁语……”

竟然不是为什么要叫我语儿,为什么……哥……你真的回不来了吗……?是不是我还是有一点期待……可是这份期待等了14年他也没有出现,是真的回不来了……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宁语蹲在江边扯着自己的头发哭道……

“跑去哪儿了?真是……你们去那边找,我们去这边找……”宫希墨分配着任务,他和韩云。穆她们一起,林尊和杨希银一起。

“你们到底是怎么弄得?为什么林尊会说他是宁语的哥哥呀!”田溟边找边问着宫希墨,现在也不管他是谁了,宁语那么难过就是因为林尊的出现导致宁语想到她那死去的哥哥,虽然那是意外,但宁语一直都在自责。

“我们只是把关系摊开,林尊就想认宁语做妹妹。”宫希墨急切的找着,不耐烦的把事情说道。

“那么说,你和希银本身是兄妹!”韩云。穆惊奇的问着这个问题,这个……这个保密工作也做得太好了吧!

“是,只有摊开,林尊和希银才可以在一起,那样林尊的父母也不会有意义。”宫希墨随口说道,但注意力还是在寻找宁语身上。

“你要不要听宁语的故事……”左菲觉得有必要把事情说清楚,停下来问着前面急切寻找宁语的宫希墨。

“要先把宁语找到,这才是重点。”宫希墨没有停下脚步喊道,到处寻找着宁语的身影。

“可是,这是事情的关键,也是宁语跑出去的缘由!”左菲喊道,只有知道因为什么才能知道所以,才能解决,找到她又能怎么样,她还不是会一样的难过。

“快点说!”宫希墨终于停下脚步听着着她们发言,不过他也没用回头,而是四处搜望某人。

“……”

“事情就是这样。”韩云。穆看着他,等着他发言。

宫希墨一阵沉默,再抬头:“先找到她,我有办法!”宫希墨说完又继续开始寻找。

“哥……我想你……”宁语站在海边,像14年前一样,海风好冷,刮得她直打哆嗦。可是她却好难过,如果没有贪耍去海边,如果没有调皮爬到礁石上……哥哥不会死,现在她也不会这么难过,这么自责。

哥,我要怎么做才能赎回我犯的错……宁语望着大海,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

“宁语……宁语……你要干什么,别做傻事……”杨希银看着渐渐往海水里面走去的宁语,心里堵得慌,急忙喊道,可是对面的人像是没有反应。

“快去把她拉回来……”杨希银急切的喊道,急忙拿出手机拨给宫希墨他们,告诉他宁语在海边。

“语儿,你别做傻事,快回来……”林尊踏着海水往她那里走去,也急切的喊道。

宁语回过头看着林尊……“哥,我对不起你,我来陪你了!”说完就这样往水里倒去。

好多的片段从宁语脑海里闪过,嘴角扬起一丝丝笑意,哥,我解脱了。

林尊看着宁语倒下去,脑海里不断闪过一些片段,头好痛,猛的跪在海水里,抱住头……

这时,宫希墨他们赶到,宫希墨看了一眼林尊,急切的往宁语那里跑去。

冰冷的海水侵蚀着宁语的皮肤,此时的海水不像以前的那次落水,那一次好恐惧,这一次,却变得好心安,好心安……忽的,宁语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哥……你来……接我了……”时候还没有碰触到那张脸,就垂直落下,失去了知觉。

宫希墨抱着她猛地转身,往岸边跑去,眼泪就这样滑落,这一刻,心好痛,会不会就这样失去了。

“语儿!……”林尊跑到宫希墨面前,想查看宁语,她们也一下拥了上来:“宁语……”

宫希墨直接撞开她们,抱着她往路边跑去……几行人急忙跟上。

她身上好冰冷,水一滴一滴往下掉,宫希墨抱紧了她,直接打上一辆出租车,飞奔医院而去。为什么你总是让自己生病,为什么你总是害我担心,宁语,你到底发生过什么,让你这么痛苦。宫希墨把她的头紧靠着自己,那苍白的脸,那不断往下低落的海水,让他好揪心:“师傅,麻烦你快点……”一声怒吼……

“语儿……语儿怎么样……怎么样……”林尊抓住宫希墨的肩膀急切的问道,几个女孩也紧张的看着宫希墨,双手握的紧紧,显示了她们的紧张。

“就是因为你,就是因为你叫他语儿她才会这样的……你伤害了希银还不够吗,为什么又要搭上她……”一拳重重的落在林尊的脸上,宫希墨揪住他,又准备落上一拳。

“够了!你这是干什么!”杨希银气冲冲的拉过宫希墨,韩云。穆她们则被吓的目瞪口呆,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愤怒的宫希墨。

林尊被杨希银从地上拉起来,林尊擦了擦嘴角的血液,眼神里弥漫着痛苦的泪水:“一开始我对语儿就有一种无名的亲切,她好像就是那种,我一直寻找的感觉,叫她语儿是因为亲切,也是脱口而出,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是刚才,见她下水,靠近那海水,我很想很想保护她,就像以前一样,那时候好疑惑为什么是像以前一样,后来脑里闪过很多很多的画面。”林尊落寞的又自责的低下头,语儿就是因为他,现在才会在急救室吧!望着那闪着的红灯,心里好痛好痛。

众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原来,他真的是她的哥哥,原来宁语早就有感觉,是呀,那是割不掉的亲情呀!

十七 曲中缘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