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八 昏迷

  众人都看着病床上的女孩,都没有说话,想着刚才医生说的话。

“她本身就有感冒,加上体质又弱,精神上也不安稳,还呛进了海水……她暂时抢救过来了,不过病人没有什么求生意志,如果度过今晚,她还没有醒来,我们也都无能为力了。”

医生的话,像是重磅,砸在五个人的头上。

“宁语,你起来呀,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的,你的哥哥他还活着,你没有必要自责,你快起来,你哥哥一直都爱在你,一直都在找你,我也需要你,你是我第一个交付真心的女孩,我祈求你,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你没有什么过错。一点也没有。”宫希墨紧拉着她的手轻声对她说道,眼泪就那样滑落到他的手上,冰凉冰凉。

“宁语,你要坚强,你可是我罩着的人,不可以这么脆弱。”希银难过的却又用着很坚硬的语气说道。

“宁语,你真的很脆弱耶!你到这里进了多少次医院了。你快醒来吧!你哥哥没有被你害死,他回来了,林尊就是你哥哥。只不过他失去记忆了,所以没有认出你。你快起来吧!”韩云。穆看着床上苍白的人儿,哭泣的说道,今天发生太多的事了,这让她都有点接受不了,何况是当事人呢?

“穆,别哭了,小心你的身体,宁语不会有事的,你别忘了,她在关键时刻都没有退缩过耶!”左菲想着宁语被傅雯欺负的时候,还有那次体育课,还有今天早上的事,她虽然表面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在有事的时候都会变得强硬,希望这次也是,她能挺过难关。

“就是,别难过了,你身体不好,宁语一定会没事的,相信吧!”其实田溟嘴上是这样说着,自己其实也没有低,至少她们接触了宁语,她不是那种坏女孩,也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孩,更不是那种心怀鬼胎的女孩,或许是因为她的纯真,她才真的会把她当成朋友吧。

昏睡的宁语笑着飘在云朵里,看着对面飘来的身影,虽然还是看不清他的脸,但她可以感觉到是梦中的那个哥哥:“哥,我来陪你了!”

“你以为你来陪我你就解脱了吗?我告诉你,没有,是因为你我才会死的,所以,你不应该上天堂,你应该下地狱。”男子哀怨的说道,并靠近宁语推了她一下。

“哥,你还是不原谅我么?哥……”宁语看不清他的脸,就连身影都变得越来越模糊。她急切的喊道,希望哥哥可以原谅她。

“不会,一直都不会……“幽怨的声音透过云层传到宁语的耳朵里,她闭上眼,眼泪重眼角滑落。

“宁语,不要难过了,很久的事了,你知不知道,关心你的人还有很多很多。”宫希墨去拉宁语的手,痛苦的看着她,把她拉到怀里。

“不,你什么都不懂,不懂,哥哥是因为我而死,我就是该死,来赎我得罪。”宁语猛的推开他,痛苦的看着宫希墨,他不懂她的痛,不懂。

“是,我是不懂,可是你这样折磨你自己有意愿吗?有吗?”宫希墨对着她怒吼,看来她真的是放不开了。

“可是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宁语猛的捂住自己的脸,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哥哥是因为她才会……

田溟指着宁语的眼角:“你们看,她哭了,她能听到!”

“林尊,你快和她说话呀,她现在可就是因为你……”左菲着急的拉着林尊,把他推到病床前。林尊看着病床上的人儿……他害她自责了14年……

“你还愣着干嘛!快点呀!她的命可是在你的手上。”田溟也急切的推到。

“宁语,你能听到吗?我是宫希墨,我喜欢你,我不要你死,我要你活着,好好的活着,我不会再欺负你,不会看再看到你有困难而不去帮你,我喜欢你的坚强,虽然你有时候让人很生气……我不再和你分手,下次我一定听你解释,我会搞清楚状况再做决定,我只求你,不要再睡了……林尊,你倒是说话呀!”宫希墨一阵怒吼。

“语儿,我是哥哥,我是宁枫,我没有死,没有,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对不起,哥害你自责了14年,对不起……语儿,你一定要坚强,14年你都走过了,以后的日子还会有哥,有你喜欢的人陪着你,你还愿意放弃吗?你如果离开了,妈妈和爸爸要怎么办?14年前失去了我,14年后又再失去你,妈妈她能受的了吗?再说我回来了,只要你醒过来,哥一辈子都不离开你了,哥会好好保护你,好好的疼你,把失去的14年补回来。哥只求你起来,不要再睡了。”林尊沉下头,眼泪就那样滑落,语儿,哥欠你的是不是太多了。

“田溟……你看,心电图……”韩云。穆一说完就晕了过去,田溟急忙接住她,心电图的曲线渐渐消失……病房里响起“嘀嘀嘀”的声音,是那么的刺耳……

“我去叫医生……”左菲心慌的往外面跑去。

“医生,医生……”宫希墨急切又愤恨的喊道,“宁语,你一定要坚强,坚强……我不准你有事,不准……”宫希墨握紧她的手生怕她就这么离开了。

“语儿,你不能有事呀,哥哥回来了,哥哥不准你死,不准……”林尊哭喊道。

“快让开,让我们检查,家属先出去。”护士小姐很有经验的说道,不过在看到宫希墨和林尊的时候,心还是漏掉了一拍,但随即又反应过来。

“快,给韩云。穆喂药!”杨希银急忙从韩云。穆的包里掏出药品递给田溟。

“她有没有事!”宫希墨和林尊同时问道,不过看到吃下药的韩云。穆渐渐的醒了过来,也就舒心了,注意力急忙又转到病房里面去了。

林尊恨恨的锤了锤墙,语儿,哥是不是很对不起你。

宫希墨焦急的望向里面,眼里渗出丝丝血丝。宁语,你的哥哥还活着,还活着,你一定要醒来。

“别这样!”杨希银啪啪了两人的肩膀,其实她自己心中也很担心,可是这两个人……

“语儿,我是哥哥,我是宁枫,我没有死,没有,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对不起,哥害你自责了14年,对不起……语儿,你一定要坚强,14年你都走过了,以后的日子还会有哥,有你喜欢的人陪着你,你还愿意放弃吗?你如果离开了,妈妈和爸爸要怎么办?14年前失去了我,14年后又再失去你,妈妈她能受的了吗?再说我回来了,只要你醒过来,哥一辈子都不离开你了,哥会好好保护你,好好的疼你,把失去的14年补回来。哥只求你起来,不要再睡了。”“语儿,你不能有事呀,哥哥回来了,哥哥不准你死,不准……”一句句话回旋在宁语的脑海里,哥,你没有死么?我这是在哪儿,为什么都看不到一丝光线“哥,你在哪儿,我害怕……”宁语带着哭腔喊了出来。

“谁是病人的哥哥,病人一直在潜意识的叫她……”护士探出头来喊道。林尊急忙跑了过去,宫希墨也急忙更上。

“病人有一些意识了,需要亲人的帮助,她哥哥可以进来。”护士有着经验的说道,林尊急忙进去,宫希墨也想进去看,可是门框的一声被关上了。

“别担心了,林尊进去了,应该会没事的。”杨希银安慰着自己的哥哥。头焦急的探向病房里。

“你配病人说说话,我们已经实施过急救了,暂时恢复了心跳,不过,要她尽快苏醒,不然还会有危险。”医生向着个长得极好看的男人说道。而一些护士在旁边看呆了,先前没有时间看嘛,呵呵!他竟然是钢琴师林尊,天呀,太帅了。

医生看到犯花痴的护士们,“走啦!”没好气的喊道。

“宫希墨看到病房门一打开,就急切的跑进去,其他几个女孩也一拥而进。“注意,不要打扰到病人。”护士看到这些女孩没好气的提醒到。

“哥……哥……你在哪儿,语儿害怕……”宁语徘徊在黑夜里,不知道哪儿是出口,哪里有哥哥的身影。

“语儿,哥在,对不起,哥没有好好的保护你,语儿,你快醒醒,起来看看我,14年了,你不是一直都在找我吗?”林尊深埋下头,自责的喊道。紧握住宁语的手,想让她感受到他的存在。

“宁语,我是宫希墨,你给我起来,听到没有,不要再折磨我了……”宫希墨握住宁语的另一只手急切的喊道。

“宫希墨……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哥哥……”宁语感受到宫希墨的声音就向她说道,眼泪从眼角滑落。

“你没有,你没有对不起我们,是我,没弄清楚就错怪你……”宫希墨

“你没有对不起我,反而是哥,没有照顾到你,没有照顾父母,全都给你一个人承担。”林尊。

“哥,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贪玩……”宁语听到那来自远方的声音,心变得好安,好安,就那么睡了。

“语儿,不准到来生,不准……我要你这生就陪着我……”

“宁语……”宫希墨看着一脸平静的宁语,急切的喊道。

“宁语……”韩云。穆她们也喊道,捂住嘴,不相信她就这么离开了。

“语儿,不准你死……”林尊摇着她……

“喂,别摇了,她只是睡着了。”杨希银好笑的看着那两个人。

“真的么!”五个人都不相信的看着杨希银。

“你看她的呼吸变得均匀,你看她的面色,哪像是没有生命的人。”这两个男人,真是急疯了,这么点都看不出来。杨希银不禁轻笑。

“那她刚刚还说话……怎么……”众人疑惑。

“笨,都没有人责怪她了,没有人责备她了,她也不自责了,自然就放下心睡了。”看来那些医生还是有些本事,什么时候叫哥哥对这个医院进行一下投资。呵呵。

十八 昏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