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花痴的报复

  宁语知道,幸福就是如此,被喜欢的人在乎的滋味是甜甜的。看向宫希墨,遇见他她的命运好像开始好起来了,哥哥回来了,喜欢的人也正式的和她在一起了,或许没有什么烦恼了。

“墨,我去趟洗手间。”宁语笑着说道。

“恩。”宫希墨因为宁语的一个墨字,心情变得格外开朗,连笑容都变得那么甜。开心的看着她离开,转向白然他们,和希银一起走了过去。

宁语望了望厕所间,好像没有人。

推开……一盆水倾斜而下,宁语淋了个全湿。这是谁的恶作剧呀!好老土的方式。不过内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进去了,进去了,快,关上……”细小的声音在外面传来,宁语用手推推门……

“喂,你们是谁呀!快把门打开!”宁语急切的拍着门,外面没有任何声音。

哎呦,好冷。宁语抱紧双臂,对了,电话……怎么会没有带,穿着礼服怎么可能带手机呀,不是放到外面的包里了么!真是笨,礼服已经全湿了,宁语猛的敲门。

“有人吗?谁帮我开开门呀?外面有人吗!喂,有没有人呀!”宁语泄气的看着自己的礼服。到底是谁呀!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语冷得发抖了,“呀!”宁语猛的闭上眼,这是什么呀?蛋糕?噢,老天,整人也不是这么个整法呀!这到处都是奶油。

“喂,你是谁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喂,你说话呀!”宁语有些急了。看了看表,舞会就要结束了,不知道宫希墨发现什么了没。

“田溟,那个,宁语刚才离开了,她说她有事,叫你们转告给宫希墨一下,顺便帮她把包带回去。”一个女孩走上来说道,随即离开。

“喂,你谁呀?喂,喂……”真是奇怪,要离开为什么不跟她说,还叫人转告,那个女孩,她也不认识呀!

“宫少爷,宁语有事,先离开了,她让我告诉你一声。”田溟。

“?”不是说去洗手间吗?这女人,不过田溟的话应该没错,不愉快的点点头。

“怎么啦,女朋友走了,不高兴啦!”苏研取笑到。

“去你的!”宫希墨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我先回去了,有事!”

“喂,我们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今晚出去happy吧!”白然拉住他说道。

“不……”

“哪有那么舍不得,去啦!好久没有聚了,要不你给她打电话,叫她也过来。”苏研提议到。

“就是,你别扫兴!”杜楠也加入阵对。

“打个电话叫她过来就是呀!”杜北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

宫希墨无奈的笑笑,拿起手机……这女人,怎么不接电话。

“怎么啦?没人接?”苏研!宫希墨点点头。

“别啦,说不定人家在洗澡呢!”白然坏笑的说道。

“别担心啦,我回去看看。”宫希银笑道。宫希墨点点头。

“耶……谁都不准走,哎呦,不就是女朋友嘛,一会不见也没什么事啊,别那副表情,哟,该不会你是妻管严吧!”白然狐疑的盯着他看。

“去你的,没有正经。好啦!到底还去不去呀!”宫希墨没好气的吼道。哼,宁语,回去在收拾你。

“这才对嘛!走啦!走啦!”杜楠拉着朋友们。

这厮是怎么的,不会还没有发现她的状况吧!哎呦,老天,好冷。

宁语用手去推推门,还是推不开,真是的,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呀!至少扫厕所的阿姨应该在呀!

忽,猛的一片漆黑。“怎么啦!发生什么状况啦!不会吧,停电?”宁语只想的到这个词汇,要知道厕所是不会关灯的。

“有没有人呀,谁来救救我呀!”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门还是一丝不动。宁语有些气恼,再这样下去又得进医院。不管了,翻。

伸手摸到手把,这个是一个探脚点,可是手放到哪里呢?宁语伸手摸,什么东西,滑滑的……“啊……”一声尖叫划过夜空。

“宁语怎么还没有回来?”田溟望望门口,这个女人,不是说先回来吗?怎么都没人呢?

“人家约会啦,肯定是和宫希墨去啦!哎呀,轮不到你操心啦!”左菲好笑的看着她。

“也是,穆,你洗完了没,我进来罗!”田溟也不管她了,呵呵,内急,争厕所去。

第三十章 花痴的报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