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触景生情)

  宁语拖着大包的行礼往体育馆走去。宫希墨这厮,说好一起来的。害她把严哥哥说来接她的事给推脱掉了,而他却爽约。没有办法,只好一个人拖着行礼自己打的。不过这地方还真大,她都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看着前面一个做清洁的阿姨,宁语满心欢喜,急忙放下行礼快步上去。

“那个,阿姨,请问一下这里女子网球队的宿舍该往哪走?”宁语非常有礼貌的问道,而且还很甜很甜的笑着,表示自己是诚心问路的。

那个阿姨奇怪的瞥了她一眼,然后用手指着最远处那一栋宿舍。然后就不再理她,继续打理手中的活。

宁语看了看她指的地方,尴尬的笑了笑,说了句谢谢,就拉着行礼往那边走去。真是奇怪,这个阿姨怎么不说话,还用那种眼神打量她,是她有哪里穿的不对劲吗?

走了近二十分钟,宁语才来到那栋宿舍。她抹了抹头上的汗,再次提着行礼往里面去。704……噢!竟然在顶楼,这没电梯的地方,还提着这么一大包行礼,看来,今天是注定不得消停了。

宫希墨静静的看着窗外,那些树木一幕幕的从眼前掠过。思绪也渐渐的回到从前。那时候的他还是高中生,同样是这条路,这所学校。可是,他已经离开有近三年了。

下了车,徒步走在学校的操场上。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那时候的他还在尽情的挥洒着自己的汗水,尽情的感受体育带来的乐趣……可是这一切的一切,竟然让他错过自己最亲的人。甚至是那遗憾的最后一面……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脚,回忆似乎被拉到了很远的地方。

“宫希墨,怎么了?”教练有些担心的来到宫希墨的面前,看着他痛苦的面颊关心到。

“好像扭到脚了……”宫希墨有些疼痛难忍,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往下坠,似乎不知道主人的疲惫。

“来来来,你们,赶快,把他送去医务室,快……”教练急忙指挥着一帮同学,看着离开的一群人,他摸了摸额头,“怎么出这岔子,马上就要比赛了!”

“韧带被拉伤了,这一次的比赛怕是没有办法参加了!”校医无情的宣布到,这对于一个即将参加比赛的运动员来说,是一件多么痛苦和遗憾的事。只是,现实是残酷的。受伤也是无法避免的。这一届的比赛无法参加,要等到下一届,也是一种煎熬。

宫希墨面无表情的坐在病床上,看着教练那失望的表情,心里也有些难过。这一次,他是答应母亲要拿金牌回去的。却发生这样的事。

“桑果,去看看比赛名单交上去没有,如果没有,赶快拿来换人,罗拉补上。”说完教练头也不回的离开医务室,宫希墨的心瞬间变得冰冷。本来就没有表情的脸瞬间像是石化了一般。换人,那么,他就失去了比赛资格……这一届离开,那么下一届,他还能站上去吗?母亲的希望不就落空了?母亲说过,她要等着他把金牌给她拿回去。他怎可食言。

“教练,我可以继续参加比赛!”坚定的语气让教练有一丝错愕,不过随即安慰开来,“没事,今年去不了,明年再来!反正你之前的成绩也是可观的,要是这一次造成更大的伤害无法上台了,那就遗憾了。”

“教练,我一定要比赛,就是今年。”再一次坚定的说道,母亲已经等不了了。

“那你的脚……”

“我可以的。”宫希墨坚定的点头。

“那行,我想办法让比赛延后延后,为你争取更大的治疗空间。”教练说道。眼下已是他能帮的极限了。

“比赛推迟了一天,我已经尽力了,明天好好表现。如果不行,还是不要勉强。”教练看着他的脚踝,呵,又是一个倔强的孩子。只是他得天赋,没人能比得上的。

跳高,宫希墨的强项。而今天,一米八都没有跳过。

“没事,你已经尽力了,明年等脚伤好了……”

“宫希墨,电话!”

宫希墨接过电话,只听了两句,电话就应声而落。他转身忍着脚伤往场外跑去……

那一次,他受了伤,那一次,比赛延了后,那一次,他失去了见母亲最后一面的机会,那一次,他没有带回金牌,那一次,他让母亲带着遗憾离开。

回过神来,眼泪早已经掉了下来。这个久违的学校,他又一次回来。妈妈,是为了她,你会原谅我吗?

第五十三章 (触景生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