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走出餐厅,看着空旷的停车地,洪丹洁居然不知道要去哪里,来的路,飘渺得很。

够了,不想再继续了,未来,它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正走着,手机又响了,不用看,她都知道,这时候打过来的,除了爱操心她婚事的妈妈外,似乎没有别人。

掏出手机,上面的屏幕写着“六姐”,诧异于陈女士的淡定,这个时候居然没有动静!按了接听键。除了沙沙的声音外,什么也没有。

六姐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电话停歇后,她主动拨了出去,这是她人生为数非常少的主动拨打电话。

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

“喂,六姐,六……”焦急询问,留给她的只是挂断的声音。匆忙挂断电话,潘六珠没事吧?不至于不小心按到了吧?这人怎么能这样,自己幸福去了,连个招呼也不打了!太不厚道了,见到她,非得好好损一损!

放好电话,抬头看天色,已经接近傍晚了,按照她对六姐的了解,此时的六姐应该在家了。家,多么温馨的归所,有家归不得,为什么她此时感觉到好想哭?

没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还是潘六珠的,接听,有哭声!她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避开繁忙的马路,走到路边的花坛旁,拨弄着手中的电话,好不容易翻到六姐家的固话,拨了过去。“您好,请问六姐在不在家?”

接电话的是六姐的爷爷,他听力不太好,一直在“喂,喂!”她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能歉意地挂断电话。再次拨通六姐的电话,那里还是一段嘈杂的声音。能接电话说明暂时没什么事。

自我安慰一番后,急急地走到路边,她想坐出租车回去。从行李箱里找出当年的通讯录,看能不能找到六姐附近的同学,叫他帮忙看看六姐是否有事。目前,她能想到的也是这个土办法。

刚坐上出租车,六姐打过来了,抓着电话的洪丹洁想也不想直接按了电话键,焦急地询问,“六姐,六姐,潘六珠,是你吗?回答我!”

“丹洁,听说你来这里了!我在H街旁的小咖啡店,很显眼的,你过来吧!”六姐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酒味。

“好,我马上过去!师傅,劳烦H街!”洪丹洁听出了不对劲。急忙应答。挂了电话后,吩咐司机转弯去目的地。手托下巴地沉思。潘六珠前段日子嫁人了,洪丹洁因为小卖部的原因,没能亲自去参加他们的婚礼,打上礼金就算了,听说她现在在家专心造人。

刚才她的语气,带着宿醉的味道,难道她喝酒了?在咖啡店里喝酒?似乎说不过去。莫非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怎么没听她提过来这个城市呢?

种种猜测在心中萦绕而过,等到了那个咖啡店,角落里那个瘦削的背影,洪丹洁一眼就认出来是潘六珠。半卷小波浪发型,说明她是个潮流人士,应该不会遇到什么事情吧。松了一口气,淡定地走过去喊了一声。

潘六珠听到声音,回过头来了。她吓了一跳: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厚重的眼影里透视出浓重的疲惫。脸上的妆容,未能掩盖硕大的青春痘。仔细一看,不单单是脸部,鼻子跟下巴也有红红的斑点,那不是……过敏!她诧异地左手背挨着下巴,要知道,潘六珠向来是非常在意她的脸的,从不吃上火的东西,就是怕长青春痘。仔细辨认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潘六珠后,小心谨慎地坐下来。

“不要惊讶,你看到的的确是我!”潘六珠苦涩一笑,待她完全坐稳后,抬起手,掀开袖子,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斑,残留着抓过的痕迹,“丹洁,这就是我自作孽造成的。”

“你,没事吧?”本来想问发生什么事的,又怕引起她的伤心事,洪丹洁避重就轻地说。就算潘六珠不说,她也能猜出一点,这世间的事情,无外乎感情,莫非她被抛弃了?听说她的老公很爱她,曾经见过那个男人,长得一表人才,不像不负责任的男人啊。

“我怎么会有事!”潘六珠淡然一笑,扯着桌上的纸巾狰狞地说道,“有事的是他,我怎么会有事?哼!”几近疯狂的怒吼吓坏了洪丹洁。

什么样的仇恨,让她变了性格?以前的潘六珠,人漂亮,又柔和,性情温顺,是个男人见了都会有保护的冲动。现在的她,像个复仇的使者,随时都有毁灭别人的本事。

“六姐,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转移话题,洪丹洁想让她放松心情。

“半年前就来了!”果然,潘六珠神情缓和,心情变得好一点。洪丹洁应了一声,一时尴尬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潘六珠低头搅动咖啡时,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有几滴溅在咖啡里,溅起了小型的漪涟回荡在杯子里。低声哭泣变成了大声哽咽,赶忙用双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来。看得洪丹洁又是一惊。事情可见多严重。想要安慰的话,终究在她痛苦的神情下,改为轻拍她的背。

这时候也没有一个人能知会一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洪丹洁只能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她的后背。

半年前就来这里了!她不是前段子嫁人了吗?前段子好像是两个月前,也没仔细算。

洪丹洁一时不知道谁说的才是真的,也不敢开口,怕说错话。

潘六珠哭累了,彻底哭累了,哽咽的声音变成了抽噎,一下又一下地伸缩脖子,看得人万分同情。

递给她纸巾,胡乱擦了眼角的眼珠,搅成一团,扔在桌上。本以为眼泪带出了毒素,她心情会变好,哪知道她抬头一看洪丹洁,又哭了起来,干脆胳膊放在桌子上,下巴搁在交叠的地方痛哭。

“这?”洪丹洁是没法子了,颓然地靠在椅子上,哭吧,哭吧,尽情地哭,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可千万别憋坏了身体。

正想着安慰的措辞,范建业的电话过来了,道歉后走到一边接听,那边说了一声,“你赶紧回来吧,这里已经开战了,火势严重蔓延,人员嘛,伤亡不大,但是,已经到了惨重的地步了。”叹了一声,挂断了电话,洪丹洁一个人使劲地“喂喂!”那里能发生什么事情?

这里还有一个伤心难过的人,那边的火,就等消防叔叔用喷枪解决好了。洪丹洁不厚道地想着。

“丹洁,我没事了,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洪丹洁挂完电话刚要回去安慰潘六珠,回头就看到潘六珠已经站在她背后,又吓了她一跳,在她还没有缓解过来时,潘六珠首先提出了告辞。

“好,好,我马上就回去!”洪丹洁随意一笑,在她走了几步远的时候,叫住了她,走出去,“呃,呵,嗯?”语气词说了不少,就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手不自觉地摸摸头发,脸上的神情非常尴尬。今天的事,总觉得不太正常。她转变的速度太快,稳定情绪太过神速,按照以往她的性格,不可能那么快保持好心情。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潘六珠勉强扯开一个笑容,“过几天,我去找你,到时候再告诉你发生的事情。今天,我太累了,什么都不想说。”

“没事,没事,你先回去休息!”我并不着急想知道你的事情,只是希望你能想开点。洪丹洁再次笑了笑。

“我回去了!”潘六珠点点头。微笑过后,那种神情,比任何时候都来得落寞。

落寞!洪丹洁看着她的背影,更加确定潘六珠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事,她不说,自己也不好意思问。有些事情,最好不要问,免得戳伤别人的痛楚。

“小姐,诚惠五百元!”服务员把账单递给洪丹洁。

“什么咖啡,那么贵?”洪丹洁惊讶地看着上面打印出来的数字,想想以前买的咖啡,似乎没有那么贵啊。潘六珠嫁人了,品味也上升了。

“那位小姐已经坐了一个下午了,喝完一杯又一杯,十几杯咖啡,五百元已经很划算了。”服务员解释。

坐了一下午了,受的刺激肯定很大。询问一下服务员是否看到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在她摇头的时候,已经把钱递到她手上,提起手提袋,匆忙离开。

拨打范建业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也不知道宿舍里会发生什么事,按照五个都是男人的理论,没道理会发生大事。

一边安慰,一边拨打陈恒的电话,奇迹般的,他的电话也不通。接着又拨打周友奎的电话,奇迹般的,也处于关机状态。

感叹事情不会那么巧,她偏不信邪。拨打了郭闯辉的电话,总算是通了,得知他在外边后,把范建业的话传达了一遍,听到一声轻笑,显然,郭闯辉是非常清楚那里会发生什么事。再深入询问下,郭闯辉劝解她,叫她还是别那么快回去,省得殃及池鱼。

事情似乎很有趣,洪丹洁怎么也要去见识一下所谓的“殃及池鱼”是怎么一回事。

走了一段路程,洪丹洁无意中拨通了蔡鹏飞的电话,刚想说话,那边传来一阵咕噜声,吓了一跳。

今天,舍友们,发生什么事了?不,应该是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多奇怪的事情。城市里的生活,还真是多姿多彩啊,能在这里活下去吗?洪丹洁茫然了。

第14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