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打开房门,洪丹洁进去,回头关上门,背后飞过来一个东西,好在她敏锐,闪在一边,及时躲过。回头的一瞬间,又有一个布偶玩具扔过来,这次没那么好运,直接砸在脸上,在一群人惊讶的目光下顺流而下,直接掉在地上滚在脚边。

被莫名的东西击中,心中藏有恼怒的她看到满屋子凌乱的场景,气焰奇迹般停止了。她这个人就是天生的劳碌命,看到凌乱的地方总想整理一番。

周友奎迅速走过去,把准备收拾屋子的她带到一边,指了指砸她的罪魁祸首、此时正在周友奎房门外斜靠门候着的女人。小声地告诉她,那个女人是蔡鹏飞的女朋友小雅。

老蔡今天做事不周全,被小雅逮住了跟银行女职员眉来眼去的场景,从而惹怒了那位眼神不断射向这边的大小姐。她一路追过来,进了房门,老蔡已经躲进房门去了。于是,大小姐火气腾腾没处发泄,就开始砸东西。怒气之下,把周友奎跟范建业的手机扔进了盛满水的杯子里,还缺德地拦着惊慌失措的他们。错失了抢救时间,手机报废了。

明白了事情经过的洪丹洁用眼神鼓励周友奎。意思是,反正大厅里的东西都是你们的,砸了就砸了,节哀吧!为此,周友奎一度怀疑她恶劣因子作祟。间接得出了:女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的稀有动物的结论。

他眼神瞟了一眼地上还残留碎屑的新型数码相机,这砸的都是钱呀!钱呀,默哀地坐在范建业旁边,在范建业伸出右手指了背后关着的门后,更加哀叹不已。

小雅砸坏了他多少东西?每次跟蔡鹏飞要回本钱,都被他用写的欠条给搪塞过去,弄得血本无归。他也就那点小爱好了,这都要破坏?

小雅一直站在门边,也不跟别人说一句话。洪丹洁倒了两杯水,走过她身边的时候,体谅她穿着尖细高跟鞋的辛苦,把一杯水递给她。她看都不看一眼,眼珠子瞪得老大

同情心收回,洪丹洁顺便收回杯子,走过去坐在单独沙发上,把左手上的杯子放在茶几上,喝了几口右手边上的水。闲情逸致地看着旁边看着她的两位闲人,对着他们挤挤眉毛,睁着眼睛,摇摇头,一点要了解门里门外一对情人的感情史的意思都没有。

估计是站累了,小雅过来了。不到对边,也不到旁边,直接走到洪丹洁的左边,瞧了瞧她。没有恶意,没有善意。

洪丹洁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眼神求助于神佛般静坐的两人。接收到她的眼神,两人迅速拿起中间待了很久的遥控器,“唰”地一声,电视屏幕上闪现了“赛车”的游戏模块。他们手指按动,神情专注地比赛。可见他们已经准备很充足了。

“这位从少女直接变成中年妇女的朋友,麻烦你让让!”

洪丹洁听完最后的话,站了起来让位给她。她拿起座位上放着的雨伞,洪丹洁没觉得有什么,当听到背后传来从房间里出来的陈恒发出的闷笑的声音后,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她话里的意思,“什么?从少女直接变成中年妇女?我……”仔细瞧了瞧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摸摸自己的脸,虽然过了青春年少,那也不至于疙瘩满面。还是有年轻的资本的。听到“噗嗤”两声时,狠狠瞪了停下来看她的两人,看了看早已走到阳台上站着的女人。小雅的意思是说她变老了,这对于任何一个女人都是死穴。火气上升,“噌”地跑过去。

“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什么意思?”

“女人的怒火交给女人”范建业看了看她们的阵势,猜想着等会儿一定会因两个火气上升的女人而上演一场江湖恩怨的好戏。回头幸灾乐祸地伸出右手对着周友奎一笑。

“火上浇油,让一切变得山崩地裂!”周友奎明白他的意思,伸出左手拍了一下他的手。

“Yeah!”两人再次击掌,为彼此的“心有灵犀”喝彩。

如果眼神可以做武器,洪丹洁的武器已经被她练就了锐气,直接把小雅的精神骨都戳穿了。从小到大,都是被别人赞扬美丽的她,实在是容忍不了别人一点的质疑。难怪她那么生气。

小雅不过是无心之谈,在她怒火的眼神下,有了悔意。话都说出去了,还能挽回吗?结果,口不对心,又说出一些话。“我,我没有说错。瞧瞧你穿的衣服,黑色系列,不是中年妇女惯常穿的吗?”

“黑色系列?”洪丹洁看了看自己身上接近灰色的衣裳。穿了黑色就变成中年妇女了?这年代,穿衣风格变了,老年人都穿红戴绿的,年轻人穿黑色的多了去了。

得知答案的洪丹洁心里舒服多了。抬起头高昂地看着她,“我能把黑色穿出去,就说明我有自信!哪像你,粉红色,小女生,脾气差,二十四节气一天走完。怎么着?我敢穿,你敢穿吗?”

洪丹洁说这话并不是没有根据的。粉红色是温暖色调,给人“安全、轻松的感觉,喜欢粉红色的人容易受到伤害。”等特点。关于喜欢粉红色的女生的新型解说是这样的,喜欢粉色的女生很容易形成一种“公主病”易怒,自我为中心,不善独处等特点。在粉红色衣服下的人得到了一种保护,导致他们在外界发生失衡的情况下,乱了阵脚,总体上来说就是缺乏自控能力、分析能力,行为举止跟小孩子无疑。严重一点就是“长不大的孩子”

“我……懒得你,你们!”小雅指了一下洪丹洁,在她挑衅的目光下迅速转了个方向,指向站着的陈恒跟坐着的两人,语气中伴随一丝的惧怕。没错,小雅的确不敢穿黑色衣服,她觉得黑色没有安全,一团黑,心情跟着不好。

别人是心直口快说了实话让人难以接受。你是人身攻击导致人缘不好。像你这种人情绪容易波动的女人,我见多了,如果不加以改善,会导致两种极端一个结果。蔡鹏飞怎么会找了这样一个奇葩女人当女朋友?难道他喜欢带小孩?洪丹洁想到了以前看过事情的种种,心中巡回了一圈。

刚才发泄一通的小雅现在非常累,连一点骂人的力气都没有,瞧了瞧不敢出来的蔡鹏飞,看了看对她和颜悦色的两人,无意中扫视了满屋子错乱的东西,觉察到自己过分了,心里一阵内疚。捡起角落里的包出门去了。回头瞪了一下眼色挺好的三人,再次强调,“懒得理你们这群疯子!”走的时候狠狠踢了一下蔡鹏飞的房门。

门,纹丝不动,不知道她的脚尖有没有受到创伤。女人,喜欢自讨苦吃。经过陈恒的面前,停下来瞧了瞧他,在他推推眼镜的时候,不屑地到门边换了鞋子开门,重重地关上。出了门,她就纠结了,自己这么无理取闹,蔡鹏飞还会爱自己吗?面子过不去导致她不回头。

人一走,周友奎赶紧敲了敲门,告诉里边的蔡鹏飞,当事人走了,得出来放风了。

“哈哈……”范建业一想到小雅说洪丹洁的话,控制不住,狂笑出声。

这一笑也就算了,刚巧碰上进来的郭闯辉,疑惑地问他笑什么,听完他的话后,郭闯辉同样扔了手提包,瞧了瞧脸色铁青的洪丹洁,憋着笑,走进房门去了。他为人操守还是挺不错的。

“小心洪洪姐给你小鞋穿!”陈恒拿起一个抱枕扔给他。

“别呀,我也不是有意的不是!”范建业接过抱枕,小心瞧了瞧站在冰箱前沉思而面无表情的洪丹洁,接收到她回头的目光,对着她尴尬一笑。

房间里的蔡鹏飞,此时的心情一点都不好受。跟小雅认识三年了,最初,小雅温柔、思想单纯的外表吸引了他。加上当过兵,英雄主义蓬发,最浪漫的“雨中抱着她狂奔”的事情彻底俘获了小雅的心。场景还在昨天,历历在目。他放下手中的小雅的照片,哀叹一声。刚交往那段时间,她表现得体贴、关心、爱照顾人。他还一度暗自欣喜自己捡了个宝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雅的很多特点他接受不了。比如,一天打十次电话,每次都质问式地问,“在哪?”“在干什么?”“跟什么人在一起?”那尖锐的电话声音让他几近奔溃。可他忍下来了,觉得既然当初爱上了一个人,就应该走完责任。

三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却改变不了一个人本质上存在的性格,她,是一个只有缺点没有优点,明明是草根,却是要过上层千金生活虚荣心爆棚的无知女人。

小雅,在蔡鹏飞容忍不下的情况下,经常躲着她,而她,因为胡思乱想,也慢慢地走向极端。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呀?”洪丹洁吃完东西,他们四个一排坐着非常默契地看着洪丹洁的表情,实在受不了他们的目光,洪丹洁只好问出了声。

“你……”异口同声地问。

“我没事,不就被人贬低了一下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什么样的贬低没有见识过?我很好,没事。”洪丹洁表面装得不在乎,心里不知道多在意,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因为美貌从而没有找到婚姻?

“你们在说什么?”最终,蔡鹏飞还是整理好心情出来了。

第15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