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洪丹洁进门后,惯常在沙发上坐着玩游戏,有“二侠”称号的范建业跟周友奎换人了,换成了陈恒跟郭闯辉。他们两个围着大毛巾,鼻子一阵一阵地抽着,桌上的纸巾一点、一点地被他们耗费。

四月的天,虽然有雨水,但水泥板散发的热气已经升到空中然后倒转过来熏烤人群了,他们就算感冒也不至于这么怕冷吧?

“洪洪姐回来……哈秋!”两人狠狠吸了一下鼻子,异口同声地问好,抽起一张纸,胡乱地擦鼻涕,还耸动着胳膊,那样子像极了患了“羊癫疯”的病患者。

“你们怎么了?”洪丹洁挎着包,换了拖鞋,疑惑地走过来,眼神看向墙上的钟表,九点十分,空调没开,怎么冷成这样子?不会真的伤风感冒了吧。摸摸他们的额头,没有发烧啊。疑惑归疑惑,病还是不能拖的,转身就要出去买药。被他们叫住了。

“洪洪姐,你先不要忙,看那边!”两人一同把手指向那个小客厅的窗边。洪丹洁这才留意到第三、四个人的存在。仔细留意看向那边。

小雅腻在蔡鹏飞的身上,时不时发出撒娇的声音,“嗯,鹏飞,我要这个,你给我买,还有这个,我也要买。你给我买嘛……不,我就要买……”

四月的天不冷,却因某些人旁若无人地制造冷气,骨子里一阵子的恶寒,洪丹洁感觉鸡皮疙瘩顿起。戳戳手,迅速冲回房间去躲避去了。

我就知道会这样。陈恒跟郭闯辉对视一眼,了然地摇头,继续旁若无人地抽鼻涕。

他们也不想这样啊,实在是做“电灯泡”太久了,灯丝坏了,没办法承受高负荷的电压冲击,身体机能最后歇菜了。当然,只要那高电压停止,两人顿时会回过神来。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在耳朵里?你这个混蛋,你不爱我,你不爱我,你在外边有女人……”突然,一阵咆哮,紧接着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只见小雅手脚并用,一拳一脚狠狠地踢在蔡鹏飞的小腿跟腰上,那个狠劲,根本就不像一个小女生该有的力气。

“不买东西就是不爱她?有这样出息的人吗?”陈恒眼神询问郭闯辉,“你跟秦夏,不会这样恐怖吧?”

“秦夏是个好女人,小雅怎么能跟她比。”郭闯辉摇头,换成他是蔡鹏飞,遇到这样的女朋友,直接拿把刀把他杀了算了,回头问他,“你跟谭思燕没事吧?”

“早分了,都没理过她!”陈恒无奈说。

蔡鹏飞隐忍怒气,任由小雅发泄情绪。说实话,他已经受够了她的无理取闹。谈恋爱不是幸福的吗?到他那里,换成无理取闹与拳打脚踢,谁受得了!

“怎么打起来了?劝劝架啊!”洪丹洁听到声音,迅速冲出来,看到那阵势,多次想上前劝架又被吓了回来,扯着两人的毛巾求救。

感情不是很美好吗?他们两个人的相处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洪洪姐,这样的战争,我们劝过N次了,没用,吃苦的还是老蔡。”陈恒左手放在嘴边,小声地告诉她。想当年,因为劝架,被小雅手中的扫帚打了一下,进了医院缝了三针,挂着腿呆滞地活了几天。濒临死亡的恐惧,他再也不想经历了。

这几年,他们已经习惯了小雅的一切缺点:做事粗鲁,不会轻手轻脚;强势地要求别人吃她买的坏水果;做错事责怪别人;不懂反省等。

那就由着他们这样下去呀!小雅的力气不小呀,蔡鹏飞的心脏能承受高负荷的打吗?求救无果,洪丹洁很担心!

“够了!”一声响亮的声音传来,众人吓了一跳,纷纷抱成一团惊恐地看向扬手扯开小雅的蔡鹏飞。

什么情况?老虎发威吓唬猴子呢?老蔡的怒气够大,他一个退伍军人不至于打女人吧?劝架的话,谁上去比较合适呢?三人纷纷用眼神交流。

“小雅,我拜托你,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行吗?”蔡鹏飞一吼,“这么多年了,你到底想干什么呀?”手还在颤抖,看了这边一眼,跑回房间关上门了。

“姓蔡的,你吼我,你敢吼我,我跟你没完……”小雅冲过来砸门,眼泪不断往下流。

郭闯辉跟陈恒不厚道地推着洪丹洁去劝架。

“不、不、不!”洪丹洁看那阵势,上去劝解不是引上一身罪吗?赶紧摆摆手逃到他们的背后。

小雅累了,就蹲在门边恶狠狠地瞪向周围的人!

这人,总得去劝劝啊!洪丹洁准备好了纸巾,推了推他们,就在郭闯辉跟陈恒猜拳以郭闯辉失败的当间里,蔡鹏飞出来了,心平气和地说道,“小雅,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你非常清楚。时至今日,我们两个活得太累了。我觉得,我们应该让彼此一段时间整理我们的生活。这样吧,三个月,给我们三个月的时间思考未来。”

“你的意思是要分手?”小雅冲着他怒吼,暴怒的手脚又要动起来。被蔡鹏飞抱住了。

“不,不是分手,而是让大家冷静一阵子。”

也不知道小雅是怎么想的。总之,在他说完这句话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出去了。

看着她孤寂的身影,怎么就那么让人心酸呢?

蔡鹏飞是有意要跟小雅拉开距离,给彼此时间不过是个借口。他不想伤害小雅,也不想让自己活得很累。

有些感情,总是在折磨着对方,却迟迟不放手,最终落下两败俱伤的局面。

“我去送送她!”洪丹洁看着落寞的小雅,同为女人,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关心一下舍友的女友。两个人的感情,走过来不容易,不能那么随便说放弃就放弃。

“鹏飞,你这样做,对小雅不公平,最终会伤害她的。”同为男人,郭闯辉很快就意识到这次蔡鹏飞是有“分手”的意思。表面上不说出来,心里已经开始疏离了。看在小雅是个小女生的份上,他觉得这段感情蔡鹏飞如果放弃了,那么,受伤害的定然是小雅。她意志力太弱了。是个承受不住打击的人。

“是啊,小雅性格是有点奇怪,不过,她也是一个挺不错的人,你看,她也经常会买一些东西给我们吃的。”陈恒快速冲到厨房,把篮子里放着的水果拿了出来。上面泛黄的桃子,看一眼就没有想要吃的冲动。小雅总是同情一些小商贩,总是买他们那些残败的水果。每次买过来放在篮子里,第二天,就被周友奎扔了。他看不惯食物成了那样还当宝贝。

“她有同情心,这个我不否认。”蔡鹏飞点头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只是,这段感情,根本就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我不忍心伤害她。我也隐忍她的性格。可是,她在质疑我的能力,在否认我的一切。一年前,我在公司猛然间听到别人的对话,他们说我什么?说我这个总监看起来气色不好,像个糟老头子。我不是怪小雅,你们也知道的,我像个爹。那么,我何必跟一个消极的人在一起生活?我就是这么自私!”

向来自信的蔡鹏飞,听到别人谈论自己是个“糟老头子”的时候,奔溃了。他用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反省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哪些事情导致自己心情不好。当他发现心情不好是因为小雅的无理取闹跟各种缺点导致后,纵观三年来的感情经历跟生活状态,一一对比,才发现,他已经厌烦了那种像个老头一样照顾自己女儿的生活。他还那么年轻,为什么要找个女儿受罪呢?当然,他也不敢一下子就伤害小雅,毕竟她是个不懂得生活的小女生。只能慢慢地教会她一些基本的生存之道,再慢慢地疏远他。这些,也是他这么多年一直在做的事情,结果不容乐观。

一年又过去了,小雅一点都没有改变。所以他失望了,最后绝望了,想要彻底断绝一段感情。

任何人,都没有权利、义务要求别人对自己做什么。尽管是情人,也有彼此的空间。这是复杂而又缠绵的相处之道。只要一方逾越了太多,感情必然会遭受空前绝后的裂痕。没准还会从裂缝里迸发岩浆,直接把相连的一点泥土烧得粉碎。

听完蔡鹏飞的话,郭闯辉跟陈恒叹了一口气,默契地不再提及任何事情。

“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蔡鹏飞说了一声就进去了,他打算到别处住上一阵子,躲避小雅再说。

“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的!”郭闯辉安慰他。

“小雅,你等等我!”洪丹洁出门追赶上那边打车的小雅,见到她泪流满面,于心不忍,好些话,又溜回肚子里。不管哪个女人,被人抛弃,都会心痛的。有的人善于伪装,留给别人无限遐想。有些人不善于处理,开始一段漫长的愈合。

洪丹洁没有经历过感情,却被感情伤的很深。她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有共同性的。

“小雅,其实我……我,你有时间吗?我们散散步吧!”

想了很久,迟疑了很久,洪丹洁还是提出了这样的借口。想关心他。

第19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