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呜呜……”从来被人忽视的小雅,抱着洪丹洁的胳膊就痛哭了起来。

这么简单的活都不会干!你是笨蛋吗?请你不要什么都依赖我?你生活的一塌糊涂……这些话,都是别人毫不留情地说给小雅听的。委婉的话,她不懂,由不得别人。

不管她走到哪里,都会因为不经大脑的话得罪那个地方的人。洪丹洁已经领教过了。如果不是蔡鹏飞不愿其烦地教她基本的东西,她可能什么都不会。

“他说要分开,我该怎么办?我很爱他!”哭泣中,小雅抽噎地说道。她知道她的脾气不好,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小雅,我相信,鹏飞是一时冲动才说出那么伤人的话的,你要原谅他。”洪丹洁绞尽脑汁,突然发觉能安慰人的话很少。

小雅虽然单纯,却也知道她跟蔡鹏飞的关系处于紧张的白热化,如果不给彼此时间的话,这段感情真的就完了。她的脾气如此糟糕,如果不是蔡鹏飞忍耐力好,恐怕早就抛弃她了。很多人都曾直白地告诉她,如果她不改变现状,未来会很糟糕。她也努力去改过,可是,就是改不了,想说的话跟说出来的话,很多都是没有关联的。

“要不,你回去找你的朋友,大醉一场?”

洪丹洁想到自己要是心情不好,就想约闺蜜,狠狠地吃东西。胃堆积食物满满的。离心的地方填充满了,挤压着心,就不会觉得心空荡荡的没有归宿。

“我没有闺蜜!”小雅落寞地说道。因为她的性格,很多人都不愿意跟她相处,以前的同学一听到她的名字,都会躲得远远的。谁愿意跟一个随时发脾气的人交往?何况她经常性把脏话说出口。

你的朋友变成了别人的,别人的仍然是别人的。这句话,是小雅以前的一个朋友对她说的,说完后,她们就不是朋友了。

“啊?”洪丹洁听完就觉得难办了。她想不明白的是,就算你是个丑八怪,总有那么一两个人可以约出来喝咖啡的吧?没有闺蜜,这种说法,她还是第一次听。顿时没了主意。

“不过,我有个姐姐!”小雅小声地说。她有什么秘密,都是第一个告诉姐姐。可她很害怕她的姐姐,她的姐姐喜欢管着她,什么都替她安排好了。

有个姐姐也是办法,洪丹洁舒了一口气,只要有人倾诉,她很快就会好的。

“这样吧,你早点回去休息,睡上一觉后,让自己冷静一段时间。”

“我知道了!”小雅点点头,离开她的胳膊,刚好有一辆车走过来,拦了车,坐上去向洪丹洁笑了笑,扬手而去了。

小雅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还真是奇怪了。看着车离开的方向,洪丹洁一时之间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不同的人,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奇怪的性格。

“洪洪姐……”范建业提着公文包悄无声息地站在洪丹洁的背后喊了一声。

“啊!”

洪丹洁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迅速跳到一边。他在笑的时候才回应过来。“咦,胖子怎么不在你身后?”

“胖子他出差去了。”范建业解释,看了看她的眼神,眯着眼睛说,“洪洪姐,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胖子在不在我背后跟你似乎没有关系吧?”一度怀疑她是不是看上了舍友周友奎。有些时候,男人也会想歪。

“你别那样看我,我跟他是清白的。”洪丹洁赶紧撇清,“主要是你们两个,经常成双成对地出入,撇单了很容易让人起疑的。”

“我跟他成双入对?洪洪姐,我拜托你想象力不要那么丰富行不行?”范建业受打击地抓狂。他们两个经常在一起玩游戏是将就着的,谁叫两人比别人闲呢?

“女人的想象力丰富是上天赋予的天性,你不得否认。”洪丹洁冷笑一声,往回走。

“行,你是女人,有权利说女人的好话。”范建业不想跟她一般见识,跟着往回走,“对了,刚才那个是小雅吧,我劝你啊,像她那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发脾气,什么时候不发脾气。不知道什么时候生气,什么时候不生气。经常发脾气,经常生气’的女人,你还是少接触为好,否则,哪一天就会被感染成一个生活一塌糊涂的人。那是一种悲哀。”

“怎么说话呢?你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呀?”洪丹洁不认可范建业的话,是,她是没有他们那么了解小雅,可小雅那样的人,也就是单纯了一点,不懂地控制情绪罢了,至于像过街老鼠一样喊打吗?

“洪洪姐,你太善良了,千万别被蒙蔽了双眼。她那种人,实在是没办法医治了。鹏飞花了三年的时间,都没能把她变正常。爱情都不能改变的人,其他人,压根改变不了。不是我要说她的坏话,等接触久了,你就会发现,她那个人,简直是个神经病,真的,不骗你!”范建业实话实说,别说他心胸狭窄,实在是这么多年的教训惨痛啊,不是手机被扔进杯子里的问题,而是他们的生活严重被打扰。处于一种恐慌的状态。

洪丹洁听完他的话,并没有反驳,只是想着一个人有错误,改正了就好了,没必要放弃。一放弃,就相当于让一个可以变好的人没有改造的机会。

范建业看她沉思的样子,摇摇头,过不了多久,她就会知道什么叫做崩溃。有些东西,告诉她没有用,一定要让她亲身经历,烦恼了才知道别人说得是至理名言。

回到宿舍,一片祥和。那三个男人忘掉了刚才的不愉快,此时正在下棋。

“陈恒,你公司不是研制了一款游戏吗?我们一起玩吧!”范建业的一生,估计是奉献给游戏了。靠近陈恒就想把他从象棋的阵地转移到游戏的模块。

“玩腻了!”被打断的陈恒心情不好,抬头淡漠地回绝了他的想法。继续潜心研究棋盘上的动静。

难得看范建业得意的神情垮下来,洪丹洁心情多云转晴。高高兴兴地往厨房走去,准备明天的中饭。

“洪洪姐!”蔡鹏飞走了进来,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以后,小雅有劳你多多费心了。”

“别这样说,你才是她的精神支柱。”洪丹洁并不理解蔡鹏飞的意思,以为他是想拜托自己多多去照顾小雅。却不知道,等待她的是异常巡回战

“总之,这段日子,可能要让你操心了!”蔡鹏飞含糊带过想要表达的意思。他也希望女人之间比较好说话,如果洪丹洁能帮助小雅走出怪圈的话,最好不过了。反正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他是没办法了。

洪丹洁不以为然地点头。继续操劳着明天的中饭。一个人的饭菜,弄起来也容易。当然,这也是暂时的。

周友奎多次走到厨房看她,一会儿说要倒水,一会儿说想拿点东西。那里可什么都没有呀。

“没事,我就过来拿点东西!”当洪丹洁再次抬头看他的时候,他拿起盐罐出门去了。他是想要求她多煮一份,又想到她根本就没有权利替他做什么,只能忍住心中的想法,欲言又止。

他不说,她也不能直白地道出他心中所想。她明天想睡晚一点,所以提前做好明天的饭。

“胖子,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范建业看他焦躁的样子,无奈地说道。就为了一顿饭,至于这样吗?

“你没闻到香味吗?”周友奎指着里边,小声地说道,“就你要面子,这年头,面子值多少钱?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胖吗?就是吃地沟油吃的。”

范建业噗嗤一笑,还有这样的说法。

“姐,我回来了!”小雅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她姐姐那里。事情不管是大是小,她都是听姐姐的。在她身上,总是可以看到依赖。也因为这样,导致很多人厌恶她。

“你哭了?”看到她脸上的泪水,平静地说道。很担心她的情况却不愿意表露关心,这就是他们姐妹相处的处境。

“他要跟我分手!”小雅还是哭出来了。

“早分算了,那种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男人。”姐姐没有说什么,而是赞同他们的结果。她离婚后,对于男人就已经失望透顶了。

“可是……”

“行了,别哭了,不就是一个男人,有什么稀奇。”

正因为她的姐姐太强势,什么都要管,才让她连独立的能力都没有。

简单的对话结束后,小雅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哭了。

仔细瞧瞧她房间的摆设,四周墙壁,全部堆满东西,就连床上都放好多东西。

这是典型的没有安全感的人。这样的人,喜欢在任何空旷的地方放上属于她的东西,一根针,一支笔,只要她看得见,心里才会舒畅。有东西包围着她,才能让她安心。

哭了一会儿,她把桌子上的储蓄罐拿下来,倒出硬币。蔡鹏飞常告诉她,每天储蓄一个硬币,若干年后,就会有很多。这是最古老的储蓄办法。她那么爱花钱,要有存钱意识。

她把硬币摆在床边沿,躺在银色的世界里,憧憬未来。只有这样,她才能缓解被抛弃的悲伤心情。

“是他对不起我,我为什么要哭?他也说了,给彼此三个月,到时候,他就知道我的好了。”没一会儿,她便坐起来,很坚决。向来是想到别人对不起自己,从来没有好好反省过自己的过错,这就是被保护得特别好的人的特点。

“姐,今天晚上吃什么?我饿了!”小雅顿时扫去阴霾。

“汤水,自己去端!”

小雅兴高采烈地进厨房,打开锅盖,一锅乱七八糟的东西:金针菇、胡萝卜、芥菜、玉米……

“姐,真好吃!”

“呕……”这边的蔡鹏飞想到小雅的伙食,一阵恶心,扔下手中的牌,冲到厕所大吐特吐。

“老蔡,输了就输了,千万别整出一些声音。”郭闯辉把他的牌洗了,看着其他人。

“肠胃不好吧!饮食不均衡导致的。”洪丹洁抬起头,脸上已经贴了几根纸条。

“洪洪姐,到你了!”陈恒催促。

“我拜托你们心肠放好一点行不行?我失恋了,失去了三年的青春,已经很惨了,你们还数落我?”蔡鹏飞摸着肚子出来了。

“几个月了?”洪丹洁不客气地看向他的肚子。

“洪洪姐,你不厚道呀!”

第20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