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感情是好几块一斤的

  奈岚直接无视了那个嘴里全是烟味的包头工,登上山到那颗树前。果然,狐狸就站在树前,把手贴在树干上。

残阳,落日,白雪。

“它该休息了。”奈岚压着嗓子说了一句。他不想惊扰到狐狸,尽管他知道狐狸已经知道他来了。

狐狸不吭声。

“或许你能另外找个地方……你不能住这里了。现在是人类的时代,他们要改造世界,也是没办法的事。”

狐狸只有一声冷笑。“你不也是人类吗。”

“我……并不能算。”

狐狸转过头来,帽底下露出温和的亮光。

没有任何暴戾的杀气,她的眼睛温净如水。

奈岚走上前,把手贴在树上。这树似乎加快了死亡,密密麻麻的叶子如暴雨一般砸下来。

奈岚头上与狐狸帽上全是叶子。

“我也希望我能普通地过完一生,但我不能,我有很多事要做……我想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死去,我也不能,我活了一百多年……”

狐狸似乎在听似乎没在听。

然后,她往深山中走过去。“我生于此。”她走得很慢,“也将消亡于此。”

枯黄的落叶模糊了视线。

我生于此,也将消亡与此……

他知道狐狸要表达什么。

东头地主家。

其实地主的家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房子多了些,围成个四合院的形状,周边又是大块大块的地。

厅子中央放着一张雕花木床,上面用一块大白布盖着一具XX。

奈岚有些厌烦地听着哭声,很轻松地就把前面的人推开,眯了眯眼,用手揭开白布。

(请不要让我形容那XX的惨状……)

“怎么死的?”他又把白布盖回去,走出来,问那个呆在墙角不怎么吭声的管家。

“咋知道咧,他把自己反锁在屋里头,又大喊大叫的啦,喊啥救命的,等俺们把门踹开,他就那个样了呗。”

他最终觉得无趣,转身离开,忽然看见一个狰狞的笑脸。

只是个野鬼,他不在意,也不去收拾。毕竟流连于尘世的鬼魂太多,见一个收拾一个的话,他迟早会过劳死。

听说天师的死亡率高的原因60%是被这种小事**的。

人类真是个脆弱的物种。

可人类又占领了全世界。

今天晚上很宁静。那只狐狸怎么消停了?

金老头呆在屋里,看着桌上冒热气的发酵大白菜。没人来吃。那该死的奈岚闻到发酵味就滚得要多远

有多远了。

他很感伤地拿出抽屉里的发黄照片,摸着上面的人,叹道,“老婆子啊,你走后就没人吃我的菜了——”

老婆子在天之灵:┬_┬你以为我愿意吃吗……

一道白色的影子掠过破裂的玻璃窗。窗外透出一双巨大的金黄色的眼睛。

敌意和怨恨的眼睛。

一股寒意顿生,桌上的热菜在那一瞬间失去了全部热气。

老头子哆嗦着从抽屉里找出枪,捏在手里,手心出了汗。

敲门声响起。他不敢开门。

敲门声很快变成踹门声。门很快开了,走进来一个人。

是奈岚。

“你啊,没事别吓我。”老头子大大舒口气,把枪塞回抽屉,满脸邪恶地送上发酵大白菜。

奈岚的脸像是布满冰霜,没声息地飘近老头子,那股寒意始终残留在空气中。

他离老头子近一些时,老头子发现他的眼睛是金色。

他永远不会忘记这双眼睛,哪怕已经过了半个世纪——他曾亲眼看见杀死自己父亲的巨型狐狸站在倒塌的屋前,就有着这么一双漂亮又凶残的金色眸子。

“是——是你!”

他赶紧端起枪,对的奈岚的头。枪口在颤抖。奈岚笑了,嘴长长地咧开,一直到耳根,露出白森森的尖牙。他的全身泛起白光,变成那只巨大的狐狸,身子塞满了整间大厅。

“你是村长。”

没有疑问的语气,女孩子浅浅的声音像是浸在水里。

老头子依然看见狐狸在笑,确实笑的那么凄凉。他往后退,退到走廊道里。

只有一发子弹。但如果能击中她的头部,绝对能解决掉她。

狐狸的大爪子往前探。“当所有都毁了的时候,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老头子觉得狐狸很绝望,但他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怎么可以对畜牲手软。

“还记得我母亲吗?她就是这么死的……”

那一瞬间,金老头的脑子里竟然出现了过去了五十年的画面,他早该忘记的事。

那是一年春天,本是美好的季节。

他的父亲很高兴地把猎枪挂在墙上最显眼的地方。父亲手里拎着一只死狐狸对他笑,“这可是少见的银狐啦,好大劲才打来的,用它的毛换来的钱可以让俺们家吃上好几年……”

老头子的喉咙僵的发干,根本说不出话。

他盯着面前的巨大狐狸,她的眼里噙着泪。

狐狸向他逼近,他的手扣动了扳机。

“奈岚。”

这是狐狸第一次叫他名字。

她看见一道紫光挡在它面前,然后有人双膝跪地,扑倒在地上。

面前的老头子因极度恐慌而面目狰狞。他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我……不是……”

狐狸被吓到了。

狐狸真的被吓到了。

她低下头,用鼻子触了触奈岚的脸。“奈岚。”她又叫了一声。

奈岚把头侧过来,看着狐狸。伸开手掌摸了摸狐狸的下巴。

“要好好活着知道吗?自杀谁不会。”

“嗯。”狐狸点头保证。

再次声明,她真的被吓到了……

“还有——”奈岚的脸上泛起微笑,“以后要听我的话。”

“呃?”这有关系吗?狐狸错愕。

见狐狸不愿意,他很失望地叹了口气。“那真是遗憾。”

他的身子因疼痛而抽搐着,面色惨白。

“是……我会听话。”狐狸用软软的鼻子又触了触他的脸。

她有个直觉——好像它不答应这男的就会马上挂掉。

就这样,狐狸把自己给卖了。

“灵言成立。”奈岚忽然笑得很灿烂,然后他做了一件令阎王爷也想不到的事——

他竟然很轻松地从地上爬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用手拍掉衣服上的灰尘!

狐狸再次被吓到!

你骗我!

你欺骗我的感情!

你欺骗我脆弱的感情!

奈岚把手贴在左胸,那颗子弹就被他取出拿在手里。

“啧,生锈了,好脏。”他对着已经石化正在悲哀地风化的金老头抱怨。

请问——这是脏不脏的问题吗!

你完全没意识到子弹打在你身上吗!

狐狸清醒的意识到今天遇见了一个火星人,惨叫一声就往问外跑,奈岚一脚踩住她尾巴。

“喂,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人。”

……

我就是这样死在他手里的。

感情是好几块一斤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