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复活?

  至于中午饭,奈岚在小摊上买了一碗牛肉面。

“这是牛肉?”奈岚用掉漆的筷子夹起一片像是茭白一样的东西。

我不知道他在问谁。朔很斯文的坐在一边打哈欠,也不理会他的牢骚,只有那个卖拉面的老汉子哼一声,“不吃拉倒。”

“你有没有职业道德!”奈岚踏上桌子一把揪住老汉的衣领,“你怎么可以侮辱牛肉面的尊严!”

朔继续打哈欠,我无限郁闷的坐在朔旁边。和这村里的人计较是再吃亏不过的事,简直是鹭鸶腿上劈精肉,为了一分一毛他们就会和你玩命。

贫穷的悲哀。

“阿九很像我以前喜欢的一个女孩子。”朔突然说,温和的笑着。

“是么?”我想说你以前的女朋友也是毛毛的吗?

“很久的事了,我没能保护她。”

“这样。”既然是伤心事我就不敢再提。

他温柔地揉着我的头。

奈岚抱怨完终于开始安心吃面,朔却一脸紧张的跳起来,“大人,等一下——”他一挥手,一股冷气扩散开来,奈岚头上的一只大头苍蝇冻成一块冰,翻落到牛肉面里。

“青!霉!素!”意料之中,奈岚再次核聚变。

“不卫生的,大人……”朔依用筷子从碗里挑出冰冻苍蝇,再从里面挑出几片菜叶,“这种菜长在阴坡,虽然野生但是寒性大,孕妇吃了会流产——过多食用会导致微量中毒产生全身痉挛——”

……我侧头去看奈岚反应——和我想的一样糟。

终于他放下筷子,“你能不能说点好话?”

“苍蝇有丰富的蛋白质。”朔指着冰冻苍蝇。

“去死吧你!”奈岚一脚把他踹出小摊。

地主儿子的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我只知道他是一个整天像鬼一样游荡的人,经常调戏二审家的小妞,因此挨了不少温柔的巴掌。据说此人行为不端正,还找人来猎我的毛皮,我曾经就一火把他扔到树上晾着,晾了一整夜。

那具**还没有下葬,照理说要守灵三天。刚开始几天一干人等还在很敬业的哭,到我们这次去的时候一票人已经在那里有说有笑了。

我竟然看见那具**抽了抽,盖在他身上的白布抖了抖。

“朔,气息收敛点,”奈岚说,“你吓到他了。”

我第一次知道死人也会被吓到。朔的双手打了很复杂的手势。然而**却更加疯狂的抽起来,像抽羊癫疯似的,把周围那帮人吓得夺门而逃。

好吧,还有一个剩着,就是那个地主,由于过度肥胖在地上摊成一坨。我去拉他,拉不动,就后退几步,再冲上去一脚把他踢出门去。

看他像个肉球越滚越远的样子我忽然好有成就感。

这时奈岚的手机响了,他就不紧不慢的去接电话。铃声很可笑,音量放到最大,大唱着“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

我最近几十年喜欢在城市游荡,对于手机这种东西也不陌生。不过说真的他的手机黑黑的,看上去很让人怀旧的样子,他对着手机说了一通话,确切的事骂了一通,最后应一声,尽量三点前赶到。

“很忙是么?”朔说,有些很失望的样子。

奈岚一耸肩,“全是小事——实习生又惹祸了,实习一下而已就招上千年老妖。”

这时候那具**已经趴下了灵床——

你死的好好地怎么就活了!

“怕不怕?”奈岚还有心思对我笑,“要是跟了我每天要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打交道呢。”

【每天】是吗……

我决定我还是再考虑一大下。

***********

票票~~~大家积极点喔,不要总是叫我催票票啦……

复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