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真的是零级

  “很好,西里亚,反应很快。”死树一脚踢开小球,笑道,“要是连我都吞,你现在已经不会呼吸了。”

三眼猫咽一口唾沫,死树坐在大家面前的位子上,“继续我们的话题——为什么冬小麦比春小麦营养好——”

我还在考虑冬小麦和饲养妖精的联系,大家已经陷入了冬眠统一战线。朔同样连连打哈欠,我就和他说悄悄话,“诶,妖精最高等级是几级?”

“二十级。”

“那你——几级了?”

“十九级。”朔用很神秘的表情看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色的硬卡片,上面打印着他的名字,还有等级,确实是十九级,“不想再往上考而已,考到顶了多没意思。”

原来等级也像考试一样要一级一级往上考。我盘算着零级到底有多次,朔揉揉我的头,“放心啦,考级是很简单的事,四百年前我从一级一次性考到十三级,很顺利。”

我想也只有像他一样强大的火星人才能一次性连跳十二级……

我开始后悔没有带一个录音机来了,死树简直在播报催眠曲,连十九级的朔也光荣牺牲。要是录下来放给天天失眠的奈岚听,保证能把他的生物钟整个倒过来。

“全!部!起!来!”死树举起一把椅子扔过来,冬眠统一战线彻底崩溃。

朔睁开眼,理理头发,竟然还神志不清的问我,晚饭吃了吗?

坐在后面的那个非洲爆炸头忽然把我拎了起来,又一脸失望的把我放下去,“怎么这么轻,吃一顿都不够的。”

这群恶魔已经睡饱了吃性大发。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还真的收到一张卡片,是白色的,比起朔的低级多了,上面有我名字,阿九,还有隶属人,界王,编号5748,还有最显眼的等级,零级。

我忽然想冲过去把死树咬死以证明我完全具备攻击性。

当一桶纯净水再次被朔解决掉以后,我渴了不得不到楼下去找水。这时朔也在楼下坐在桌前整理信件,戴着那枚很神奇的紫红色镜片。奈岚喜欢凑热闹,也从二楼走下来,却因为踩爆了几个地雷正和弦刀吵个不停。

“大人,本周有三十七封给你的情书,比上周多三封。”朔把一叠画满爱心的信件递给奈岚。

“扔掉——”奈岚抽一句空说,继续回归主题骂弦刀,“你以为你国防部部长啊!我每天设高级结界保护这屋子你不累我还累啊——”

“还有,大人,这是请帖。”朔把一张大红信封递给他。

奈岚倒了杯水补充消耗掉的口水,这期间接过请帖,翻到背面,上面用暗红色的字体写着血淋淋的一句话——【再撕让你死全家】。

他阴森森的一笑,“我全家死了一百年了。”然后刷的一下把请帖撕成两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忽然出现的超声波让我脑子迅速膨胀。玻璃醉了,哗啦啦碎片掉了一地,连地板上潜藏的地雷也纷纷引爆,轰隆隆的炸出一片白烟。

结果导致了超声波惨叫完后轮到弦刀惨叫。“啊啊——我的——”

“啊你个大头鬼!”奈岚一脚直接把弦刀踹成静音状态。

地上的请帖融成黑烟,汇成一个人头的样子,像个黑冬瓜。“都叫你别撕了嘛,你还不信——”

没想到奈岚还很淡定的对冬瓜头说,“赔我玻璃。”

“赔我地雷!”弦刀痛失爱子一样咆哮。

冬瓜头嘿嘿笑着,“玻璃嘛,好说,明儿送你一无机双层隔离的,至于地雷么——”

“这个不用赔,”朔很有礼貌的回应,捂住还在惨叫的弦刀的嘴,“我们还要多谢你。”

“那就好——我说,奈岚兄弟——”

“谁和你是兄弟。”奈岚头上爆青筋。

“这没关系,本王随时欢迎你做我兄弟——本王可是心宽体胖(注:胖的读音是pan不是pang,第四声)的啦——”

体胖谁都看的出来,心宽就不一定了。

真的是零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