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双妖王

  由于疼痛朔一直睡不着,奈岚一直给他揉着伤口,还给他唱歌。他的破坏性超强,这人人都知;但人们一定不知道他还有破坏性更强的——就是我现在正在冒着生命危险听他唱歌。

他的歌声可以直接让人短命。

还好朔终于说了实话:“大人……我还不想死……”

朔睡不着,导致奈岚睡不着,再进一步闹得我也睡不着。奈岚干脆和我聊了一些事。“我还没有仔细的讲过你身上的封印问题——这还得扯到一千年前——朔,你有资料么?”

“记着一点。”朔指指自己的头。奈岚再解释,“千年前有场大战——一千年有了吧?朔?”

“一千两百三十九年。”朔说。

“好吧。那场大战直接导致妖兽的大灭绝——九尾就是其中的一种。所以,你的存在几乎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释是当年的大战还有九尾残存下来——但我们没有搜集到任何资料。”

“我倒知道有一个,他已经失踪很久了。”朔说,“他同样姓九夜,而且他属于当时四大妖王——大战时妖兽战败后他便消失了,至今还没消息。我想他应该还活着。”

“喔?”奈岚有些意外,“妖王不是只有一个么?”

“妖王有四个,大战时死的只有倒数的两个。妖王之首被封印,位列第二的九尾打开时间裂缝逃脱,两人都不知下落。”朔很耐心的解说,“已经流传了这么多年,误差肯定是有的。”

“你参加了?”

“我参加过。”朔并不愿再提起。

战争,流血,人人都不愿再经历这些,就算回想起来,那流逝的血液,那撕心的呐喊,依旧是无法言语的悲哀。

奈岚继续讲,“呐,这么说你和当年的妖王可能有点联系——我们判断一只妖精的力量和身份是通过感受他的气息,只有到了一定境界的妖精才能够敛藏气息,就像朔和社这样的千年老妖——”

“我不老,大人——”

“闭嘴。但是我刚碰上你的时候,你给我的感觉仅仅是一只狐狸,仅仅是狐臊味——”

“没有!”我叫出来,奈岚说话还真的总是让人火大。

“好吧,总之你身上没有妖精的感觉就是了。如果是九尾的话,就连这里的实习生也能辨认出来的——你自从出生后住在那个村子里,没有妖精来骚扰你是吧?”

“恩,是的。”

“这就是了。如果你是九尾就一定会被袭击,其他妖精都希望得到你的力量——但你没有,就说明你的力量完全被封印,而封印你的那个人就一定是你父亲,只有极其强大的妖精才能够将你的力量连同气息一起完美的进行掩藏,而且这么长时间对你身体没产生任何排斥。”

天呐,我感觉我在听天书……

奈岚还是很同情我什么也听不懂,“这些你不用管,反正这封印可以保护你的身份不被发现——在我们眼里九尾是很危险的妖兽,见一个灭一个知道吗?所以我才不让你透露身份。而亭子里你有发狂倾向应该是你情绪不稳定,造成封印波动而释放了你一部分力量,你没有控制住,就是这样。”

朔终于睡着了,大概因为奈岚讲的是在太无聊。他抱着奈岚,把头靠在奈岚肚子上,一脸幸福的样子。我也睡下了,这些事很快就忘光——大概年轻,忘记一些事都不需要时间。

同样的,都不会有烦恼。

朔恢复的很快,快的难以想象。趁奈岚还睡着,他把我推醒:“我们去逛街怎么样?”

就像奈岚说的,朔就像一件衣服脏了根本不用洗,水里一泡再拎起来晾干马上又像新的一样。

我刚想说奈岚发现你不在会满世界找你,朔已经穿好衣服,拖着我往门外走了。

“等等——”

“嘘——不要吵醒大人哦。”

“不是,我是说——”

“不用担心,不是什么大伤口——”

BANG!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撞在墙上。我只是想说……前面是墙啊大哥!

时间就是在无意识中过去。妖精的时间永远是充足的,似乎几百年都不会老去,但那些快乐的时光,却和人类一样,总是短暂的一瞬。即使活了上千年,那真正作为有意义而活着的日子,也许并不多。

就像人短暂的一生,真正快乐的日子,或许只有几天,或许仅仅是看着自己心爱的人露出微笑的那一刻——便已足够。

水阵不知真的竟然罢工了,我只好牵着朔走下楼。弦刀不在一楼,这真是一个大好消息——据可靠消息透露,他还被扣留在医务室——因为他的屁股……

不说这个,但可以说说当我们知道这几天不会有新的地雷冒出来真的比过年还高兴。

双妖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