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古亭异变1

  “后退。”奈岚说,我们后退五六步。

虫子更疯狂的喷射表演天女散花,有几根还掉在我头上。白球向上拉升,汇成一个人的基本轮廓。

确确实实是个人。我可以看见他的黑色衣服,白虫从他的皮肤各处钻出来,像是长在田地里的整齐的水稻,风一吹还一起晃动的感觉。他的脸上同样长满虫,眼睛埋没在一片扭动的白色里,连头皮上也是,让人怀疑他的头发不是黑的而是白的。

反胃中。我想我以后对爬虫类都不会有好感了。

“朔,你解决,我快吐了。”奈岚侧过身不去看虫人。

谁让你刚刚吃茶叶蛋。朔甩出一团火抛出去,很快散尽,虫人依旧往我们扑过来。

这年头虫子也会开外挂。

朔托起一团更大的火,往上一抛,一个飞身把火团踢出去,砸的虫人翻身让屁股着地。

“啊——”虫人惨叫,我想被他压扁的虫子已经腐蚀掉他屁股了。

“声音很熟诶。”奈岚说。

真的很熟……不久前冬瓜毁了某人的n只地雷后那人也是这么悲惨的叫……

“弦刀!”我和奈岚同时叫起来。

虫人爬起来,张大嘴,有半张脸那么大,吼叫着。我看见他舌头上开始出现白斑,再之后有白虫从他舌头里长出来,很快舌头变成白色的蠕动的海洋……

读者大人请原谅我不敢再形容下去。

“颜!弦!刀!你搞什么鬼!”奈岚取出长枪对着虫人,“生物入侵也没你这么夸张的!”

“目前他完全失控,大人。”朔很有知识分子形象的一推镜片,“寄生物叫蜿,通常腐蚀为生。”

“无性繁殖?”

“不,恶意的扩散。”

朔不去当科学家简直是可惜——虫人已经扑上来了啊!

“等等,弦刀,”奈岚一伸手做个打住的手势,虫人愣了一愣,“等我们讨论完你再进攻。”

老大你太天真了。虫人已经扑上奈岚,奈岚长枪一挥把他打回去,“别急嘛同志,正想办法救你呐——阿九,你先挡一下。”

我满头黑线的看着他和朔在地上画示意图。

我拦了一片狐火暂时挡住虫人牌弦刀,奈岚终于想到办法,对虫人说:“带头的是哪一根?出来!”

我怀疑他对虫弹琴,没想到虫子竟然听懂了,纷纷缩回弦刀身体里,只剩下他脑门上的一条。“有什么条件才能离开他?”

弦刀的嘴巴一张一合,发出嘶哑声音,“生存。”

“生存么,找我就行了,只要你不捣蛋,我可以允许你寄生在我身体里。”奈岚伸出手,虫子扭了半天,终于脱离弦刀掉在奈岚手里,钻进他的掌心消失。

“这样有危险么?”我问他。

“一条而已,不会有事的,我的身体比弦刀好一点——和平解决,已经不错了。”

弦刀扑到在地上,奈岚把他掀过来,扯他的脸,直到确定没法把他弄醒才把他拖到一边。“没事就行。”

我想说……他的屁股可能有事……

这时奈岚的手机又开始发春:“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不管——”

“有跟爱无关的吗?”我好好地鄙视了他的手机。

“应该没有——手机是总部发的,还说这是改良版。”

我忽然想知道没改良前它会不会唱世上只有妈妈好。

奈岚接了电话,把音量开到最大以便我们也能听见。“你是哪根葱?你叫我们来这里的?”

“咳,我是很大一根葱。”对方笑了笑,“我在楼上,实习生在我手里。”

“那你先开个价。”

“开价?”

“你不是绑架吗?”

“呃,我只是找你们——不上来的话我撕票。”

“你这还是绑架。”

“上来!”对方挂断。

跟奈岚通电话真是一件痛苦的事。

找到楼梯爬上去,楼梯嘎吱嘎吱作响,中间还有一段断裂。上了二楼,走过拐角,就发现两个实习生被捆得像麻花一样。奈岚解开绳子,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里面还装着他吃剩下的三个茶叶蛋,给了实习生,“呐,你们的夜宵。”

实习生们当场黑线了。

忽然朔说了一声,“大人,过来了。”我看不见是什么过来了,只是掀起一阵狂风把我拍在墙上。

古亭异变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