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圣诞节的礼物

  这时我才知道青霉素还有个弟弟——至于怎么称呼……没准是叫抗生素的吧。

“是么,”朔有些凄伤的笑着,“还真是对不起他了,我一直没去找过他。”

老阿太站起来找来两把椅子给我们坐,还从内侧的厨房里给我们倒了水,往杯子里的水各加了一颗红色的小球,溶化后整杯水变成红色。“补身体的,”她见我对这颜色有些恐惧,特地解释,“朔,你最近又把身体伤坏了吧。”

“唔,好的差不多了。”朔一口气就把杯子里的水喝掉半杯,好像刚才那三杯奶茶他是白喝的。

“还有——”老阿太很抱怨,“你知不知道你东拆西拆让人修很麻烦啊。”

“不然我怎么进来?”朔还是理直气壮的声明他拆门是一种正义。

老阿太指了指窗,“这是特地给你们这种人装的嘛。”

啥?你叫来拜访的人爬窗?朔完全误解,“窗户比门难拆多了。”

“不是叫你拆的!”

我喝了一口杯里的红色液体,很酸,一下子让我嘴里分泌出大量唾沫。我只好把杯子推给朔,让他把这杯喝掉也得了。

“这位小姐?怎么称呼?”老阿太问我。我说我叫阿九,她笑了笑,“朔很少和女生这么接近的。”

“她也是界王大人的手下。”朔用一种“当然要接近”的表情说,还很亲密的一把搂住我的肩。

“这么说你也是了?你不是勾湛的部下吗?”

“勾湛他——死了。”他用很肯定语气,说得好像勾湛跟他完全没有关系——

喂!勾湛分明是你杀的吧!

“死了啊——没听说这件事。”

“消息被总部封锁。”

“这样——也好,”成天只会诅咒人去死的老阿太这么说,“像他这么没人情的糟老头子,借点钱都不肯的。”

“哦,说到钱,”朔从口袋里取出一张蓝色的卡递给阿太,“听说你们最近经费赤字很严重,我想我能帮些忙,把这个带走好了,顺便替我向青玫殿下问个好。”

原来妖精也是需要经费的……而且经费也会赤字的……老阿太看上去一下子年轻了三十岁,“吔?朔,你的性子变了很多呀。”

“好像是的呢。”朔笑笑,漂亮的双眼眯成细细的两弯月。

“那么,上面真的有钱吗?”老阿太担心这张卡已经被刷爆。

“六七个零肯定是有的——没有小数点。主要是因为大人的卡被充爆了,就划了一半在这张卡上。”

真正的资本家是奈岚……

完全看不出来他手头上有六七个零啊!

“那么,谢谢了。”阿太说,走进走廊里取下一件浅绿色的毛绒外套递给我,“呐,小姑娘,给你的,圣诞节快乐。”

“恩,快乐。”我接过外套,朔就要拉着我往外走打算离开。

“等等!”我和阿太同时叫起来。

BANG!

前面是墙啊大哥……

这样下去毁容是迟早的事。朔捂着脸蹲在地上,阿妈凑上前,“你眼神好像比我还差——不多留一会吗?我可以带你回青龙族。”

“不,不用了。”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暴怒的喊叫:“青霉素你给我死出来!”

呃……我基本上知道外面的是谁了。朔赶紧往外跑,我跟在他后面。

“妈的青霉素你再不死出来我就把你种在公园里!”

“大人!”朔跑出去和奈岚来个热情的拥抱。我看见一个妈妈叫她的小孩不要往这里看……

今天是圣诞节。

奈岚一向只是口头上说的凶,他绝不会把朔种在公园里,相反的,他还对逛街很感兴趣。“真是的,今天是圣诞节都不通知我。”

果然我们都没想起今天是圣诞节。

光明已经被黑暗吞噬,但大街上霓虹灯又把黑暗照成了光明。黑压压的都是人,形态各异的人,穿着不同的人,表情异样的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想法。

每个人都猜不透对方在想什么。

也永远无法真正了解对方是谁。

一个装扮成圣诞老人的男人向我们走过来。他的个子很高,可能飚破了两米,挂着大胡子,红色的圣诞帽下露出黄色的短发。

“圣诞节快乐。”他对着我们笑,大胡子抖了抖,听声音他还很年轻。“有礼物给你们哦。”

他从大袋子里掏出两个小盒子分别给了奈岚和朔,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只有乒乓球大小的迷你型盒子给我。很难想象这么小的盒子能装什么东西。

“我叫煌。”他说。

“哦。”奈岚应了一声,朔直接一脚踩了下去——圣诞老公公很敏捷的一挪脚避开。“小心喽这位。”他对着朔粲然一笑,转身拖着大袋子走入人群消失。

“很可怕的家伙。”奈岚说。朔点头 ,重复一句,“很可怕。”

我不明白这两个人为什么要把一个好端端的圣诞老人说成希特勒。

我们依旧在大街上走,突然闯出几个鬼武士向我们冲过来。“快跑!”奈岚见状拉着我和朔赶紧挤进人群。跑了大约有三四分钟,奈岚竟然来个急刹车,我被甩出去撞在地上,朔更倒霉的砸在一棵圣诞树上。

我想说——这棵圣诞树好漂亮啊——

“Oh my dear sinlo,would you want to sleep with me tonight?”

圣诞节的礼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