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地道决战3

  你刚才还好意思说我!你明明发狂发的比我还厉害!

但他没咬我,仅仅是把又长又粗糙的舌头往我脸上舔,尾巴竟然还摇啊摇啊——

你一世英名的形象就这么毁了啊……

“发春啊你!”我黑线的推开他的狼头。

朔走过来,衣服上都是血迹,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身上的。见了我们,戴上镜片很无语的看了半天,才向我很无奈的解释,“狼的发情期一年有两次,阿九你不用太在意……”

发情期……

朔又一次打退妖兽进攻保护发春的某只,碎裂的石壁中依旧有不少妖兽从封印中挣脱出来。我蓄足力气一脚踹开狼人,他掀倒在地甩了甩头,似乎清醒了一些,喉咙发出低鸣声。

我赶紧巴在朔身后。

狼人终于集中精力对抗妖兽,朔将长刀变成长枪,银底黑纹,构造几乎和奈岚的一模一样——

你们用的是情侣装?!

啧啧,又脑残了。我赶紧拍拍我的脑袋,果然最近脑子总有奇怪的想法。

狼人的个头很庞大,可以与巨大的妖兽轻易对抗,朔一路配合着他杀进包围圈的中央,我顺着墙壁一点一点往里蹭希望不会成为妖兽的攻击对象。

脚忽然踩到了圆滚滚的东西,差点打滑,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堆还残留新鲜皮肉的白骨……

别告诉我他就是罗恩。

我咽了口唾沫,心想以后一定要离奈岚养的那条虫子远一点。继续往安全处蹭,突然背后墙体碎裂,一只头上长角的大型妖兽一爪子伸出来就把我拍在地上。

它的脚掌死死按住我的后背不肯放,指甲嵌进皮肉,我喊叫了一声,狼人立马冲过来扑到妖兽,双方一起撞在已经脆弱不堪的石墙上。

石墙轰然倒塌坠落。

“奈岚!”

没人回应我,我用爪子刨开巨大的石块,石块下忽然抖动起来,爬出来的不是奈岚。

“滚开!”我对着它大吼,很明显它被我吓到了,木愣愣的看着我。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滚开!”

对方一定受过高等教育,被我骂一顿后爬着找青霉素决斗去了。我继续挖石块,终于见到了他的肩,就把他整个人从石块堆里拖出来。

我扯他的狼耳朵,他哼了哼,睁开眼看我。

应当没什么事。狼人弱弱的冲我摇摇尾巴,呜咽一声,有气无力的躺在我怀里。他一定是哪里被石块砸出故障,我就顺着他的灰毛从上到下摸了个遍,发现他的腿已经肿胀,弥漫着泛黑的粘稠液体。

“乖,听话。”我真的是爱心泛滥想把他当狗养,给他揉着伤腿,他还真的赖在我怀里一动不动任我折腾。

朔抽空走过来给狼人检查了身体,“没事,骨头断了。”

狼人的灰色开始退去,朔脱下自己外套给他遮盖上。他用了很长时间才恢复基本的外貌,头发依旧是灰色的,意识尚未恢复,朔就坐在一边静静的等。

朔也很疲惫。

罡玘已经体力透支,由离设结界保护着,司和社还在奋战,看上去也有些力不从心。

朔的手腕上的护腕已经碎裂,我看见了上面棕紫色的疤痕——左右手都有,围着手腕绕了一圈,像条弯弯曲曲的小蛇。

“怎么留下的?”我问他。

“缚妖链,”他说,声音有些沙哑,大概是因为渴了,咳嗽几声,“也是去年冬天的事,为了防止我逃脱给我缚上的,因为上面附有很复杂的咒文,我挣扎了几下磨损了皮肉,咒文的力量就渗进去——伤口因此一直得不到复原,大人只能用别的咒文中和掉它对我身体的不良影响。他做了很大努力,伤疤还是留下。”

“现在想起那件事是不是还是很难受?”

“不,并没有——真正让我难受的并不是那次肉体的痛苦,而是——”他的碧蓝的眼睛望着我,又缓缓移开,摇头,“你终有一天会明白,很多事情和你们想的不一样。”

“到底是什么?”

“我也说不清……一个人活着,总得有个理由是不是?我已经活了两千多年了,说起来我的年龄比社还要大……”

他似乎还在说这个话题,又似乎已经把话题扯远,我怕他太难过,就不再追问下去。

奈岚的头发恢复了黑色,意识也清醒了一些,坐起来甩甩头,转头问我,“我没干什么吧?”

看他一脸无辜的样子,我真的怀疑他是不是假装失忆。

“你有!”我指控他,“你发春!”

地道决战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