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鬼城堡里的鬼故事

  在他背后缓缓打开的门中伸出一只暴露血管的长手,惨白的没一点血色。我们尖叫着指他后面,他依旧忘我地打算献身,“不过活尸标本出了点问题,某个混蛋把福尔马林浓度调错了,所以看到尸体的时候你们要承受住心理打击——”

白手卡主胡柯的脖颈,出乎意料的,他一个迅速的反身取出快刀将白手切成两段。

这速度不在社之下。

惨叫声结束,城堡的门又缓缓拉上。“所以说呢,不用太担心,”已经为我们做示范的这位将刀收回腰间,“并没什么多大攻击力,反应快些就能应付了。”

我和王大伟都是反应迟钝的小朋友啊……其余人也同样露出为难神色。胡柯一脚踹开大铁门,“先进去坐,正式考试晚上才开始。”

我们都不愿进去的,但天色已渐渐暗了,我们又不得不进去。阴森森的一片,大理石的地板渗出死亡的凉气。我知道我是心理压力太重了,毕竟考试而已,况且我又是一个作陪衬的,这是绝不会闹出什么事的。

很黑,根本看不透彻。我牵着王大伟的衣角走,他好好地把我鄙视了一把。

没想到一离开奈岚就变得这么无措。

胡柯依旧作着一些有必要或没必要的介绍,回声在空气中飘着,弥久不散。这时一个很沧桑的声音响起来:

“需要……导游吗……”

我往四周查看,却发现没有人。继续往前走着,脚底被什么东西一绊,栽了一跤——

“喂!我问你呐!需要导游吗!”

什么服务态度……我抬头,发现前面站着一个缩水型的老阿太,正拿拐杖戳我鼻子,“年纪轻轻的,眼神咋就这么不好使捏!”

不是我眼神不好啊……是你缩水缩的实在太厉害了啊……

“导游是么?”一个实习生低下头看她,像在观察一件艺术品。

“跟着她走吧,额外的服务。”胡柯说。

缩水老阿太推开壁上的木窗,外面的光亮便透进来。大厅很空旷,她带着我们进了转角口的楼梯,顺着台阶一步一步登上去。

台阶上没有灰尘,干净的近乎诡异。

一共有三楼。二楼中央死一排不宽又不窄的走廊,两侧都是隔壁的房间。我记不清这样一层楼里的房间倒是是几十个还是几百个,仅仅记得走廊东歪西扭似乎一直引着我们绕圆圈。

最神奇的是,在建筑内部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倾斜。 在每个房间时则是各种的刑具————虽说历史长了一些,但完全像是崭新的新货。墙上挂着一些老照片,已经泛黄,上面的人物模糊不清,用玻璃框框着。

没有缩水老阿太我们真的会绕圈绕到死了。之后又去了三楼,似乎和底下一楼没什么两样,我们便觉得无趣,随着她回到一楼大厅。

“好了,基本情况你们也了解一些了,”胡柯说,“现在解散,正式考试九点开始。”

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用来休息,老阿太便邀请我们去她的地方坐一坐。虽说还没开始,胡柯已经在考察本上做一些随行记录,我便觉得阿太的邀请没这么简单了。

“直觉很准。”他的右手压在我的肩上,露出熟悉的无害的微笑,我却又记不起哪里见过。

“呃?”我有些惊异。

“很简单的读心术而已——怎么样,要不要学?给你八五折优惠。”

我白了他一眼,跟着实习生们往大厅里侧走。内侧石墙上有一个火炉,周围有一张桌子和一排老式木椅。老阿太升起炉内的火,木柴哧哧的发出声响,蹦出若明若暗的火星。

“晚饭还没吃吧?”她说,我们点头。她从柜子里取出不知是什么肉的东西,串上架子放在火炉上烤。“要让它熟还有一段时间——若是你们不介意,我可以给你们将一些事。”

我们答应了,毕竟闲着也是闲着,浪费青春是最可耻的犯罪。

“是我女儿的事——我没记错的话,已经过了几百年了吧。我的女儿捡到了一个金铃铛,她很喜欢,用一根绳子穿着它把它挂在脖子上。巫师说这是一个不祥的铃铛,但她不信,事实上这个铃铛还会给我们带来好运,一系列变故之后,我们升为了贵族——”

“讲的是真的?”

“当然。我女儿爱上了一个骑士,但那个骑士已经有了心上人。她就对着铃铛许愿,说她想当骑士的妻子——骑士的心上人第二天死了,半年后她就如愿嫁给他。后来她老了,容颜不再,骑士又有了新欢,她很沮丧,对着铃铛说都去死吧,第二天,骑士死了,那个新欢也死了。”

某实习生咽一口唾沫,“然后呢?”

“然后——我有一个星期没见到她,直到闻到尸体的腐臭味——那一天刮大风,金铃铛晃动发出声响,我才知道我女儿已经吊死在梁上。而吊死她的绳子,就是那个铃铛的线圈。”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胡柯特意安排营造气氛的,总之这是一个挺无聊的故事,没有男女主角在那里谈恋爱。

鬼城堡里的鬼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