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老大的恶梦2

  黑暗中透出黑蒙蒙的微亮,渐渐清晰起来。

是个很普通的木屋,不大,但物品摆放都很简洁,因此也并不觉得拥挤。窗外映出的是一片竹林,风拂过发出沙沙的细碎声。

一个很平常的夏日的傍晚。

屋子门窗开敞着,中央有个临时搭的灶台,不死不活的火焰正在煮一个砂纸黑色药壶。我甚至能闻到浓浓的草药味。

灶边有个穿暗灰色布衣的男人,看不出年级有多大,很随意的坐在床边竹椅上,无表情的侧头看着正在跳跃的火焰。

看了很久,他又微微偏过身子去看床上。

床上还有一个人,但我看不见他是谁。我只能定格在那个固定的视角充当路人甲张望一切。

男人站起来,用沙子浇灭残火,取过碗从壶里倒出浓黑的草药汁液。始终是漫不经心的表情,他甚至懒懒的打了几个哈欠,把碗放在竹椅上,坐在床沿抱起床上的人放在怀里。

竟然是奈岚。

他的情况很糟,费力的睁着眼,映出对死亡来临的惊惶。

“会好的。”男人把药灌进他嘴里,他吐了出来。男人的眉头皱了,又试着喂他喝一点,奈岚很难受的咽下一口,开始挣扎试图回避开抵在唇上的瓷碗沿。

“听话,喝下去。”虽说这活挺安慰人但他的语气又很折磨人,奈岚被迫吞下半碗后挣扎的愈发用力,喉咙底发出沙哑的呻吟,那张一直盖在他身上的白布滑落——

我猛然抬起头睁开眼,吓出一身冷汗。

看了看还在做梦的奈岚,他依旧在发抖,但平躺后神色舒缓了许多。犹豫几秒后我推了推他:“奈岚,醒醒。”

他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明明醒了,却很久才睁开眼,好似还很留恋。

“你做噩梦了,”我说,爬起来给他倒水,再把药递给他。

他神色暗淡的想了一会儿,却说:“好梦。”

“好梦?你做梦做得很辛苦呀。”我嘲笑他,扶他坐起来,翻出一件白色毛绒上衣给他披上。

“那家伙一定是想我了。”嘴角泛起苦笑,他喝了几口水,再把药片吞下去,“真是,都好几年没生过病了。”

“还好只是小病。”

“恩,小病而已——不过只能晚一点去接朔了,他身子差,被传染不好。”

他吃了那个面包,兴趣并不大,不过可笑的是嘴上说没胃口结果两三口就高效率的把它消灭。

整个下午我们都在看电视,遥控器被他按的啪嗒啪嗒响,将所有频道翻了一遍又一遍。过滤了在冒泡的肥皂剧之后他停留在音乐频道,正在放一首歌,我不知道题目是什么——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看着你抱着我目光似月色寂寞——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

然而奈岚并不专注于听歌,他出着神,应当又有了什么心事。

怎么总是把心事往肚子里咽呢。

“阿九会唱歌吗?”他有意无意的问上一句。

我摇头。

“好好学,以后唱歌我听。”

我笑着应下,扑上去在他脸上舔几口。桌子上有两张纸,他瞥了一眼,不搭理。

老大的恶梦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