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朔的情歌

  “那就随你。”他的眼眯成细细的一条缝,谜样极了。

接近傍晚,金老头的儿子——简称金儿子腾出二楼一个房间给我们住。我收拾了被子而已,青霉素便去玩失踪,我通过窗户看见他在离屋子七八米远的一棵大樟树上,坐在枝桠上倚着树干,垂下一只脚很悠闲的晃荡。

半张脸掩在树的阴影下,蓝色的眸子透出微亮的光。

我向他招了招手,他笑着张开双臂示意他会接住我。于是我跳了出去,但是很不幸的跳过了头,眼睁睁看着一脸错愕的他被抛在我身后——

我还是稳稳地落在他怀里,他竟然可以用这么快的速度跳下树。

他又抱着我跳上树干,飞散的蓝发拂过我的眼睛。

“朔可以教我唱歌吗?”

“用心去唱,就可以了,”他解开头绳,被水泡了N久之后已经没了弹性。他把绳子拉了拉,决定再将就一下,又挽起背后的头发,“唱歌只是表达感情的一种形式,根本不用学的。”

“那……你唱歌是要表达什么?”

“怀念已死的人,祝福活着的人,宽恕一切罪恶,安慰离世的灵魂。”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在唱歌。

“那你可以唱一首歌我听吗?”

他眨眼,笑了,缓了口气开始唱:

有一条路在远方 有一条路走向衰亡  

有一条路必须去选择 有一条路选择了就是离殇  

离殇 离殇的眼泪 离殇的眼泪思念的千回   

思念千回 玫瑰花海

千年的回眸换不来今世的挂念  

破碎的图腾呼唤纷飞的白雪

凋落的花瓣留下无名的暗香

已忘记走过的是谁 已放开现实的谦卑

不曾有过恨也不曾有过泪 那里是芳香夕颜

笑容依醉

没有情殇的人是绝不会唱出如此心碎的歌,我一边听一边思索他有没有过恋爱史,听他唱完后问:“是什么歌?”

“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不过妖兽灭绝后会唱的人也少了。”

“那……再唱一首!”

“精灵的歌,”他说,又唱起来:

若是没有相爱就没有相恨

年夕阳已去繁华不再生

往人世茫茫何处留影

却是那苍山碧水

残雪落空灵

“像是情歌。”我笑了。

“精灵是很感性的物种,一旦爱人死去,不出一年自身也将抑郁而亡。”

他的双手拖住我的脸,表情很认真,把额头抵在我脑门上,凉凉的,轻轻念道:“妖精喜欢对方,会喜欢一辈子——”

“等一下!”我忽然紧张起来。

“阿九有没有喜欢的人呢——”他又往前靠了靠。

“等等!有问题!”

“难道没有吗——呃?”

卡啦一声脆响。

其实我想说的是——大哥你别再往前靠了树干要断了啊!!!

很久以后才知道,有一种人,不是用来爱的,而是用来怜惜。

“阿九屁股还痛吗?”到了晚上风情万种的青霉素伸手要给我揉揉。

“……揉你自己的去。”

“我的屁股不痛嘛。”

废话,到底是谁砸我身上的来着。

朔的情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