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收费问题

  “就这么躺下睡了吗?”他问。

我铺开被子,“难不成你给我来个睡前即兴表演?”

“我是说——照理说你第一次执行任务应当兴奋点,哪有这么早就睡的道理。”

“那好,”我端端正正坐在一叠被子上,指着他,“你来表演喷火。”

“阿九,”朔用撒娇的语气回应道,“我只想早点回去,明白么?”

当然明白……你想尽快回家见你心上人……傻子都明白。

“那好,争取今天解决。”我说。

有两张任务单,他取过其中处理妖精的那一张,“这个我来,你去和那些工厂老板谈谈。”

“我抓妖怪,你去谈。”我和他换一张,毕竟我不懂谈判。

“喔。”他抽了任务单就往外跳,我本打算跟着跳,想想还是不要和自己小命开玩笑,就爬楼梯下去。

金儿子还没睡,坐在厅堂的椅子上用手托着下巴想心事,白炽灯忽明忽暗。

“明天吧,”他说,“今天晚了。”

“追求高效。”我扬了扬手里的单子,“你的信里有提到抓妖精吗?”

“提到一些……主要是村里人反应的,有个很大的长毛的东西,我是不信。”

这么说的话总部是把一封信拆成了两张任务单,如果每张任务单收价相同的话……咦,不是乱收费么。

真不愧是老金的儿子,马上想到和他爹当年想到的同一个问题:“处理完收费高不高?我爹说上次来的天师一分钱都没收的。”

奈岚?

“呃,他是资本家。”我不敢告诉他奈岚的存卡上其实有六七个零,“而且——他来这里赚了只狐狸应该觉得很爽就懒得收钱——那个,有妖精的具体地址吗?”

“先谈价钱。”

“……”我完全可以想象当初奈岚和老金谈价钱的情景了,基本过程都是一样的。“有电话吗?”我问。

他指了指小桌。

于是我拨了奈岚的号码,彩铃是这样的——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死了都——

连接听铃声都跟爱脱离不了关系吗……

金儿子黑线的看着我的汗毛很神奇的倒竖起来,我把听筒给他,“要不要听歌?”

他摇头。过了几秒歌停了,奈岚应了一声,“喂?”

声音哑哑的,或许是因为电话太破或许是感冒加重。

“是我,阿九,想问问收费问题——什么情况下可以免单?不行的话打打折。”

听筒里声音很嘈杂,还有像大炮轰击的声音。“等一下。”他说。

隆隆声音不断,奈岚喝了一声“炎爆”,更大的爆炸声,之后是一阵惨叫——

“好了。”他吸了吸鼻子,想必感冒时期鼻塞很难受,“收费问题是么。”

你是在边打边聊么……“如果忙的话待会儿打给你。”

“啊,没事,这事已经处理完了——像在你这种榨不出油的村子的话,把成本捞回来已经不错了,公车费啊伙食费啊什么的,不过,恩,稍微多拿点,毕竟还是要和总部四六分成的,总不能亏。”

收费问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