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类内部的事

  我觉得这两件事已经可以解决了,朔却说其中一件并没解决完整。

蜘蛛搬迁的事我们是绝对放心的,人有人品,妖也有妖品,夜蛛的妖品绝对是上档次的,但人的就难说了。

“办事就要办的彻底,服务质量第一,”朔生伸一个手指在我眼前晃,“这关系到天师品牌问题。”

接下去要做的就是看那些化纤长老板们的态度,虽说他们口头答应但书面协定并没有下来。更麻烦的是,马上要选举下一任村长了,而任选绝不会是金儿子。

“我的家不在这里,”他说,“我只是受我爹所托处理这些事,处理完了我就走,应当不会再回来了。”

选举方式是投票,每户人家都有一票,包括金儿子手里就有一张。看上去挺民主,但金儿子偷偷告诉我们,三四天前有人来警告过,如果不把票投给某某某,今后就没好日子过。

而那个某某某,是个在村里很遭鄙视的家伙,在开山前后成了那些企业工程老板的最亲密下手。

票已经投完,我和朔就在半夜潜入村委会。票还在选举箱里,没开锁,朔就把箱子拆了——他是拆东西的老手,我把票摊开来一张张检查,十个人里就有八个人投票给那某某某。

朔耸耸肩,苦笑,“没办法了。”

到了我来这里的第三个清晨。

朔想喝水,我说,忍着。结果他去了河边,又被我拖回来。金儿子用煤炉煮了一壶水,“烧过的还是可以喝的,生河水寄生虫多。”

这里的树一向是亚热带常绿,到了冬天樟树仅仅会变红一些或是掉几片叶给你意思意思。但如今树真的枯了,田地里青菜长势不佳,听金儿子说这些菜长期吃还会脱发。如今这里菜市场上的菜只要标上“外地产”的牌号,价格就会翻倍。

到了如此我不得不赞同朔的观点了,只好对金儿子说:“这事——真的不在我们管辖范围内,不瞒你,我们是妖精,不管你信不信,但我们只能解决跟妖精搭边的问题。”

“这事你们不管就没人管,出多少钱都行。”

“不是钱的问题,我们可以不收钱。我们只能尽力,知道么,我们没法改变你们人类的内部问题。”

金儿子的神色很难看。朔喝了水后一直很沉默,侧了侧头说:“人很多。”

有人敲门,貌似态度不怎么友好。

金儿子要去开,被朔拦下,“你进里屋去——阿九,最近打架技术有升级么?”

“没有耶,不过挨打次数倒是挺多了。”我抄起扫把。

敲门声愈发粗鲁,朔开了门,一个人刚踏进来就被朔猛踩一脚。

对方惨叫后退居二线,下一个冲上来叫骂,“妈的哪个是姓金的?”

“我。”朔淡淡的应一声。对方很不相信的扫描他半天,“你这妞……姓金?”

朔再温和也容忍不了又有人侮辱他的性别,风度翩翩的抬起脚踩在对方脸上,于是门外十几人抡着棍棒喊叫着冲上来。

人类内部的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