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东袁瑾宸2

  “夫人,时候不早该歇着了”我来到床边铺好了被褥,却不见她有任何的睡意,站在窗前看着朦胧的前方,失神看了好久,不舍得离去,我踏步来到她身后,朝她投目失神之处看了一眼,除了闪闪孤灯,欲将浓密的丛林,什么也见不得了。

“夫人”我再次的轻声的开口,停留中,她转身,朝屋内走去,我抬手关起了窗户,庆夫人弯身坐在了铜镜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我前去,取下了她鬓边的朱钗。

“皇上驾到!”门外一声高喊,庆夫人起身朝门口走去,我紧随其后。

“皇上福安”庆夫人作礼相迎,我也紧紧的低着头。

“不用多礼”东袁帝来到庆夫人面前抬手扶起了她,余光中,看见东袁帝龙颜大悦,他将目光在我身上逗留了片刻,我心中无任何起伏的起身朝门口走去,关上了房门,耳边留下的是他们的浓浓的情意声,他们的关系确实是胜了其他的后宫女子的,怎能不让他人眼红,嫉妒,恨……

明月当空,我站在回廊里抬头注视良久,深深的吸了口凉气,迈开步子走在冰凉的鹅卵石上,月光洒下,有丝微微的凉意,找一处空旷的地方坐了下来,抬头看着并无暖色的明月,这一场景,似乎又回到了以前了,全身释放的躺在了身后的草坪之上。

坐在屋檐,看着满天的繁星,宫中流传开,说今夜会有流星雨,不知是随口而谈,还是确有此事,但却也是抱着那一丝的好奇,与星翠坐上了高高的屋檐上等待着空中划过的流星。

“你看!流星!”星翠一声惊呼,随后便双手合十的许下了愿望……不知是种安慰的说法,还是,真的会实现自己的愿望,当做是一次玩笑?一次好奇?便也是乐的了。

时间也总是一纵即逝,两个月了,两个月之后身在同样地方,却是不一样的场景,不一样的身份,物是人非,换来的也只是我的强颜欢笑,别无选择,倒是觉得自己十分的可笑了,在别人看来恐怕是更多的同情,还有怜悯……

我再次的轻叹一口,闭上了眼睛,放松着自己,时间冻结了一般。

宁静不久,耳边便飘起了竹笛的长鸣声,声音婉转惆怅,却也时而的微微凄凉,我坐起了身子,向四周环视了一番,不见声音的来源,索性站起朝着声源走去,笛声渐进,凉亭中见一男子坐在石桌旁,忘忽周遭的陷在了自己的笛声中,我停在原地听了下去,昏暗的灯光中,那张青丝内的面容有些模糊,不曾认清面前是哪位了,清风徐徐,吹起了他那白色的裙摆,倒算的上是一位俊俏的男子了,时而不断的笛声中,我不自觉的跨开了步子,朝着面前的凉亭靠近了一点,再一点。

时间久之,耳边清静了下来,他侧身对我,留下的是更多的悬念,纤长的手指缓缓的放在了膝盖之上,面对空气沉默一会,便起身,正好与我相对着,这才看清是何人了,东袁的储君……东袁瑾宸,那双黑色的瞳孔早在我记忆的最深处,还有那熊熊燃烧的烈火,让我心情即刻的起伏了起来。

“给太子请安”我镇定的在原地给他作礼,我心中感想,却是任何人都见不得的,他见我却没有那么多的感想可言了。

“你是母后的侍女?”他开口淡淡的问,只是想确认此事属实否。

“是,奴婢韩微凝,那日不小心失足摔下了斜涯,幸得夫人相救,容夫人怜悯便将我留了下来”我低头不慌不忙的回答他,相信这些都是他想要的答案,脚步渐进,他停下了我面前,彼此沉默了片刻,我能感觉到,此刻他的双眼一定在明锐的审视着我。

“抬起头来”他轻言。

我不曾多想,抬头迎上了他的眼光,瞬间,他的眼光颤动了一下,镇定中,他侧开眼光,从我身上挪开,恢复了刚刚见他之时的冷淡,他从我身边走过,留下了丝丝的冷风,发丝遮住我的视线,侧头看他时,他的身影已经在夜幕中若隐若现的离去了,心中,他刚刚颤动的眼生意欲为何?似乎像是一个谜底,在我心头敷上了薄薄的一层雾霾。

夜里辗转反侧,我要接近的人至今都是无从下手,我要做的事,变的遥不可及,深宫之中,如迷雾的森林一般,那处灯火明亮之处,谁将为我点亮那盏灯?想到那燃烧的刺耳声,还有那清风带来的血腥,利剑穿心,无一人活了下来,有的怕是尸骨无存,在那场大火中,烧的粉碎,左思右想之中,心中的恨,怒,都在这刻悄悄的点燃,不能自己的揪紧了胸口的衣襟,那一幕清楚的映在眼帘内,我闭上双眼,冰冷的泪滴缓缓流下,随着耳垂,滴到了被褥上,一瞬间被吸的干干净净,我要复国,东袁国,会重踏南北国的悲凉……

早晨推窗而至,凉意便让人觉得精神了许多,屋内的帷幔被撩开,我急忙前去,将床幔挂在了一旁,搀扶她梳洗着。

“不知夫人昨夜睡的可好?”我拿着干净的方巾在一旁等候着。

“春暖花开时节,夜里便不觉得那样寒冷,睡的自然是安好”面色红润,无一丝的疲惫,我淡笑了一声,递给她巾怕,待拭干了面容,便来到镜子面前,梳着发髻,青丝久之,往日的发迹,并没有因一夜,而有所凌乱,梳理起来,更不需要太多的时间。

“薇儿,上次送去内勤阁的衣服,已有好些日子了,那颜色本宫十分的喜欢,待会你去瞧瞧,将它拿回来”庆夫人习惯的轻抚着胸前的发丝,照着镜子一会儿就出神了,我在喉咙里答应的,想必她是没有听见的,就在心里将这事记下了。

内勤阁,便是洗衣物的地方,内置却也是有着身份的区别的,三位之上的后宫主子,是有人单独操办的,庆夫人衣物由西阁操办着,南北国之时,也没有此规矩,只是,东袁国,后宫地位是分的最清楚不过了。西阁屋门敞开,我进去那刻,传来的是异样的眼光,原本忙碌的宫娥们,都暂停了手上的活了,我停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了。

“这位姑娘见的眼生,不知来此是受何人的话儿?”宁静之中,一方角落走来了一位身材十分肥胖的妇女,妆容有些浓重,只是她自己觉得却是再好看不过了吧,听她的口气,似乎是这里西阁管事的主,我踱步走近她,对她微微点了下头,初次见面,她既然是这里的长者,就不可这样随便的了,她见我有此识相之举,傲慢的将眼光放到了一旁,视我为了空气。

“这位姑姑,庆夫人让奴婢过来瞧瞧,她那粉红衣袍可劳好了,今儿个来取了”我诺诺的回答她,看着她不屑神情,想来却是来之有因的。

“你是庆夫人的身边的?何时来的宫中的?”一听庆夫人三个字,她即刻将眼光放在了我身上,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身为庆夫人的内勤阁宫娥,怎能对此不上心的。

“来宫已有些日子了,今日是初次来此,还望姑姑请教了”我言语绵绵,她在我身边开始打转着,让我有些不自在,我心中淡定,直到她停在我面前,我又是微微一笑,故作无事,她面无表情。

“去把衣服取来”她侧头,朝身边其中一个忙碌的宫娥高喊了一声,不一会儿的时间,盖有纱巾的衣物便整齐的递到了我面前。

“有劳了”我微笑而言,顺手接过。

“姑娘留步”转身之际,身后姑姑传来一语,我停下步子,再次面对她。

“不知姑姑还有何事要交代的”

“姑娘竟然是庆夫人身边的人,有空还得多来此处,这样方可了解夫人穿着”

“奴婢记下了,得空定会来此的”我微笑转身,这会,身后的人们都安静了下来,只是身后有股凉凉的气息,悄悄的传进了我的心间,让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直到出了内勤阁,才微微释怀一些。

第12章 东袁瑾宸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