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血殇之毒

     贤淑妃暗暗打量着为自己细心把脉的女子,柳眉、明眸、高鼻梁,白纱下依稀可见的五官亦是十分精致。传言林府的八小姐自幼体弱多病而且是个克父克母克夫的命,她的娘亲贤淑妃曾见过一次,是个性格温婉的大美人,而正是那样性格的人是并不适合生存在林府那样的府邸的。

   当年的事她也有耳闻,盗贼?呵,这种传闻她怎么会相信,而所谓的克父克母克夫的命格,贤淑妃心底不齿,这种谣言把戏也只有那些不入流的人才能想得出来。

   看着一菲的面纱,听说是因为药物而毁容了,想到方才林一菲说的话,贤淑妃微微挑眉,好奇的盯着白纱似要看得更为仔细些,什么药竟然连飘渺神医都不能治愈?

   而林一菲也敏感的擦觉到了贤淑妃的审视目光,及时的收回手站到一旁说道:“娘娘可否将尽来的方子给妾身看一看?”

   贤淑妃收回审视的目光,她突然有些好奇,甚至有莫名的期待。但是,在多了一分另眼相看的同时,也多了一分防备,如果让她发现她的隐藏对自己的儿子有任何不利的地方,她绝对不会轻饶。

   对着蓝玉使了个眼色,蓝玉便从一旁的盒子里取来药方。

   “这些都是一些补血补气的药方,并没有问题。”她最初怀疑药方里有问题,可是眼下看来问题不在药方。朝大殿内审视了一番,突然在看到窗前的花时眼神一暗。

   贤淑妃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可是有何不妥?”

   林一菲走到窗前仔细观察起来,在看到泥土上的物质时眉头瞬间凝得紧紧的,在看到周围还有其他宫人时欲言又止。

   贤淑妃对其余宫人说道:“蓝玉留下,其他人下去吧。”

   看到众人散去,林一菲问到“娘娘,此花可是一直用在茶水浇灌?”

   贤淑妃被林一菲问得一头雾水,这有什么关系吗?她自幼喜欢种花,而用茶水浇灌盆栽是那人的习惯,他说这样可以当作施花肥,虽然并不知道是否真能当花肥,可是这么多年来她都习惯了。

   想到那人,贤淑妃低下头,一抹悲痛在眸中蔓延,再抬起头来时除了疑惑再无其他。

   蓝玉看了一眼沉思的贤淑妃,对林一菲恭敬的答道“娘娘一直以来都是让奴婢们将喝剩的茶水浇花的。”一直站在一旁的蓝玉觉得,这个王妃绝对不是外界传言的那般,即使没有容貌,但绝对是一个聪慧的女子,所以,回答中多了恭敬。

   “娘娘的这花是从哪里来的?”茶水浇花是贤淑妃一直以来的习惯?那就是说众人皆知咯?于是,她问出了绝对关键的一个问题。

   贤淑妃看向林一菲,满眼震惊“菲儿你的意思是。。。。。。”

   林一菲及时打断贤淑妃的话,“不,妾身不敢妄言。只是,娘娘务必查一查这花的最初来源。”

   在皇宫中生活了那么多年的贤淑妃怎会听不懂其中的意思,而同时再次惊讶林一菲的细腻,她说的不仅仅是谁送给自己的花,而是要查找这花最初的来历。

   贤淑妃微微失神,在她这个年纪的时,想必自己也不能做到如此敏锐和细腻的观察能力吧。

   点点头示意林一菲往下讲。

   “此花名为血殇,因鲜艳似血而得名”,贤淑妃点点头对此话表示赞同,爱花如她自然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此花难得,她也不会如此喜爱。

   “一般的血殇已经非常难得,而这花瓣上能长出如同泪滴般的印迹则堪称血殇王后。可是,偏偏这花是见不得茶叶的,因为这花比寻常的花朵更喜欢含酸性的土壤。一旦遇到茶水,茶里面的一种物质则会降低土壤里的酸性,变成碱性土壤,之后会把血殇里的一种毒素给逼出来,吸入此毒之后会出现疲惫无力、没有食欲、嗜睡等症状,最终在沉睡中永远不再醒来。”

   听着林一菲的解释,其中提到的许多字眼她们都听不懂,比如酸性、碱性等等,但是最后的话却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看着贤淑妃震惊过后充满了恨意的眼神,林一菲能理解她此刻内的心情,但是她能说的也只有这些,至于这花究竟从何而来,相信作为当事人的她会去查清楚。

   “不过娘娘您放心,由于您体内的毒素尚浅,妾身开一些药方给您,内服再加上每日泡药浴,要不了多久便能清除。只是这花。。。。。。”

   听到林一菲的话,贤淑妃笑着再次拉起她的手,“这次母妃可真要好好谢谢菲儿了,看来,冥儿能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气。以后别娘娘娘娘的叫了,你已经嫁入王府,该叫我母妃才是。”

   “是,母妃!”林一菲乖巧的应道,没想到意外的收获让她暂时在贤淑妃面前的危机解除了。

   贤淑妃中毒嗜睡是真,可是她很清楚之前的贤淑妃绝对是故意给她一个下马威的,那是的入睡是假。

   看来,至少贤淑妃算不上是个恶婆婆,一菲想,或许她对于自己的容貌和传言还是有些在意的,但至少因为今天一事不至于交恶,对于林一菲来说便是觉得很好的事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所认识的女子之中就没有一个不是和她对立的。

第三十七章 血殇之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