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贴身照顾

  天边微微现出一抹晨光,在通往月华古寺的小路上,一阵急驰的马蹄声敲碎了静谧,马上一身,身材挺拔,俊逸威严,只是眉眼间的凝重和担忧破坏了本该更加俊朗的面容。

此人正是安忠涛。他本以为自己很生连瑾瑜的气,但没有想到,一看到那封信,他的心仿佛被扯碎了一般,片刻都不想耽误,星夜兼程终于赶到了这里。

安倾然拉开房门看到爹爹满脸风霜地站在那里,眼底起了雾气:“爹爹……孩儿没用……”

边说边扯着安忠涛的衣袖来到了床前,安忠涛见床上连瑾瑜的面容苍白如纸,双眸紧闭,他立刻唤着她的名字坐到了床前,见她仍然没有醒来,不禁问安倾然:“找了大夫没有?”

“娘亲先前昏迷,倒是劳累所致……大夫给开了些药,正煎着呢!”安倾然抽泣着道,其实她心里有数,娘亲并无大碍“我去瞧瞧,药煎好了没有……”

说着走了出去,轻轻带上了房门。

月华寺的清晨无比的静美,安倾然看了看湛蓝的天空,嘴角起了笑意,看爹爹的表情,她就知道,他心里其实是有娘亲的,现在,就只看娘亲的了!

希望她可以放下以往的恩怨,给爹爹一个机会。

她呢,就了了心事了!

寺院晨钟已响起,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连瑾瑜睁开了眼睛,待她看清眼前的人时,眼底带着不敢相信:“忠涛,你怎么来了?”

安忠涛眼底动容,他一直握着她的手:“瑾瑜,你瘦了……”

他只这几个字,就让连瑾瑜的鼻翼一酸,心里的委屈又涌了上来,她何曾想来这里受苦,她何曾不愿意与在将军府内恩爱成双?

想到这里,她扭过头去,不去理他。

安忠涛这一刻,心里只是心疼,没有半点责怪,就在他骑马来到月华寺的这一刻,往昔所有的美好都涌入脑海,那一年,他自己在后山与友人一起狩猎,追赶一只鹿的时候,正好碰到游山的连瑾瑜,她一脸的正义凛然,挡住了他们的马匹,指出春季万物萌发,不是打猎的季节,等他们下马的时候,那鹿早跑得不知去向了,而她倔强美丽的样子却抓住了他的心……

是啊,自己就是喜欢好这份对正义的坚持,也喜欢她性格中的强大,为什么,现在他全忘记了,倒因为她的倔强而迁怒,因为她的倔强而喜欢上了温柔?

现在回想,她仍然是那个正义直言敢于面对强悍的小姑娘,而变的人却是自己,越想越难过,不禁开口道:“瑾瑜,你何苦,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

连瑾瑜眼神在寻找着自己的女儿,却见安倾然在安忠涛的背后冲她眨了眨眼睛,连瑾瑜才放下心来。

她看着安忠涛,发现他蓬头垢面的,与以往威严的形象很大的区别,不禁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爹爹昨天来的,已经服侍娘亲一天一夜了,娘亲若是再不醒过来,爹爹说要把人家大夫给杀了呢!”安倾然声音欢快。

连瑾瑜苦笑:“倒亏你想得出来!”

安忠涛也是松了口气:“倾然倒是夸张了,若是再不醒过来,我怕是想要人去请太医了……”

“哪就那么娇贵了!”连瑾瑜说着坐了起来,安忠涛忙拿着锦枕放在她身后,动作难得的温柔,连瑾瑜虽然未说什么,但到底有些动容。

安忠涛又转伸拿起帕子,伤势要给她擦脸,连瑾瑜脸一红接了过来:“你做什么,孩子在这里呢!”

“给你擦擦汗……怎么?怕我做不好吗?别忘记了,这一天一夜的,我可是不只给你擦过脸呢!”

“越发的胡说了!”连瑾瑜瞪了他一眼。

“是呀,爹爹还给娘亲擦手擦脚了呢!”安倾然在身后笑嘻嘻地插了一句,“对了,我还得去了空大师那里瞧瞧,看他在讲什么课……”

也不说完,转身就跑了出去。

安忠涛看着连瑾瑜一笑:“倾然这个孩子,越发的懂事了……”

第六十六章 贴身照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