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4章 金萌自罚

  突来的信息令纳兰天佑同他的属下惊喜之余更多的却是疑惑和愤怒,没想到他们费尽心思查找无果的银面身份竟然是暗域的主子。

可是血侯门究竟什么时候与暗域结下梁子以至于他处处与自己作对呢?

纳兰天佑温文儒雅表面的背后是阴晦的怨恨,如今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也终于是时候该新账旧账一起算了,至于其他江湖人士的想法,随便他们怎么猜,没有证据的事情能耐他何?

“原来他就是暗域的主子,只不过可惜了……”纳兰天佑故作惋惜之色。

“可惜什么?”春雷身后几人上前一步异口同声,紧张的神色一目了然。

只见纳兰天佑往前走了几步,引得身后几人一阵惊呼“主子!”

纳兰天佑朝后摆摆手,直至走到早已合起的沟壑深崖的地方方才驻足。

“只可惜他已经长眠于此了。”

顺着他手指指着的方向,地底下?

妈的!这不是明摆着咒我们主子死了吗?

黑衣人唰唰唰的亮出了家伙,同时纳兰天佑这边的人也紧接着亮出了武器。

一言不合,武力较量,瞬间风飞沙扬。

周围的人群一阵惊呼连退数丈。

娘的!怎么又要开打了,而且还是不带打招呼的,说打就打!

东东在灵魂空间呼喊舞清雅,却一直得不到回应,看向早已昏迷过去的血色,一狠心只得趁着现在混乱的机会暂时离开这里替血色疗伤。

……

舞清雅眉头跳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金发棕眸的金萌,迷失大陆的神族?君王兽?宝物?

原来真的有神器?这么说来它是那神器的守护者?

心跳加快的速度许久不能平复下来,将手放在胸口感受着水晶项链传来的温热感,这是自将它佩戴在身上后第一次发生异状。

她似乎再一次碰触了一些神秘莫测的东西,她私心的想要拒绝,可是心中偏偏又有另外一种声音在牵引着她继续前行一探究竟。

【东东、小黑、血色?】在灵魂空间尝试了数次却都以失败告终,舞清雅猜想这个地方应该是被施了法的。

想到东东曾告诉自己的,她的魂力因着项链的缘故非常强大,只是不知道是否真能大到契约一头超神兽?

看到舞清雅略有动摇的眼神,金萌使劲的朝银面投递求救的眼色。

“咳……嗯,那个……雅雅,其实到现在为止你心里是明白的,不管你是否愿意契约它,它这千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你,难道你真的不想去看看那个所谓的宝物是什么?跟你的项链究竟有什么关系?”

终于等到银面为自己说话,金萌眼中充满了感激,不停的点头应和着。

不得不说,银面的话一句击中要害,他说指出的正是舞清雅所想的,而且这似乎还关乎到舞清雅的身世,这不正是当初自己承诺便宜娘亲纳兰月池的吗?

既然如此何必矫情。

不过嘛……

欺我者必百倍还之,看在它伟大的父母亲以及身为守护者的份上,她就给它打个折吧!

金萌被她盯得浑身不自然,‘嘶啦’的打了个冷颤。

“等出去之后记得对血色道歉。”

金萌的双眸蓦地一亮,这么说她是答应了?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眼下我没想好怎么惩罚你,但是到需要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银面下的容颜扬起好看的樱色唇瓣,这丫头真是挺可爱的。

金萌一脸委屈,却使劲的点着头,生怕她反悔似的,只是在心里不住的祈求希望自己不要被整得太惨才好。

   “可是,你打伤了我却是不争的事实,若想认我为主,眼下你必须做一件事自我惩罚的事以表决心和忠心。”虽然事情发展成这样,但是契约是另一码事,她绝对不能白白受了这一掌。

   诧异从棕色双眸中闪过,它以为她会就此放过它,没想到还真如银面所言,她还是记恨上了。

   抬起手,没有一丝犹豫狠劲的朝自己胸口一拍。

   一股鲜血从嘴角边流出来,这是它眼下能想到的最好的惩罚,它打了她一掌,自是应该给自己更狠的一掌。

舞清雅眸色一闪,却没有人能够看懂个她在想什么,“记住今日的一切,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期盼,既然跟了我就千万不要背叛我,否则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的。”

   金萌默默的低下了头,它知道要想让她信任自己绝对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做到的,但是只要她肯契约它,它就很满足了,其他的它会用行动来表示,就如方才一样。

第64章 金萌自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