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0章 妃子伤

  薛凌璟闻言,看了一眼秦紫心便向太和殿走去。

“梁国?”秦紫心想起了曾听陈五月说起过的梁国,自己的母亲月琉璃便是那梁国的公主。

“难道五月他真的不是薛国人?”

秦紫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此次梁国和鲜祚同时来犯,会不会和无尘哥哥有关,无数的疑问袭来,秦紫心有些喘不过气。

“薛凌璟,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你?”不知是为何,那份曾经对薛凌璟的执念,似乎已经开始慢慢苏醒。

不行,他是灭了整个丞相府的人,是凶手。苏雪儿和苏原该死,薛凌璟也不可原谅,不可。

“秦姑娘,你可准备好了?”李玉身着內监的衣服,来到了碧落宫。

“李玉,你告诉我,这次的战争是不是与无尘哥哥有关?”

秦紫心内心充满了疑惑,为何无尘哥哥派人来接自己的时候,刚巧赶上了梁国和鲜祚联手攻打薛国?

“秦姑娘,在下的任务只是将你带离薛国,其余的在下无法告知。”李玉严肃地说道,让秦紫心也没了问下去的劲头。

“是吗?那,无尘哥哥可说过我们该如何出去?”

秦紫心看着眼前的李玉,经过一次政变,这皇宫的戒备可是无比森严的,他虽然进来了,但是要想将自己带出去又谈何容易?

“这个自然无需姑娘担心,三日后,在下会再次来到碧落宫。届时,在下自然有办法将秦姑娘带出去。”

李玉看着渐渐走近的铃兰,急速离去了。

“看来,这个世界是要狼烟四起了。”

秦紫心看着越来越灰暗的天际道,只是此刻的秦紫心并不知,丞相府的蒙难正是这狼烟的导火索。

梁国和鲜祚自起兵开始就接连大败薛国军队,直奔京都而来。整个薛国现可谓是人心惶惶,涌进京都的流民也日渐增多。薛凌璟下令,拼死抵抗,却由于内政不稳难以凝聚人心。

“李玉,我不能等你了,我现在就要离开薛国去见无尘哥哥。”秦紫心作內监打扮往朱雀门方向急速离去。

“站住!你是哪个宫的人,不知道皇后娘娘在此休息吗?”一个宫女拦住秦紫心的去路。

“回姑姑,奴才乃御膳局的內监,正欲出宫进行采买。”这也太冤家路窄了些,秦紫心也不慌不忙地回答,似乎这一切就是如此。

“御膳局的人?本宫怎么觉得你的声音有些耳熟?”苏雪儿缓缓来到了秦紫心的身边,她俯视着跪在地上的人,一脸的不屑。

“回娘娘,奴才不过是御膳局的一个小奴才,哪有福气见过娘娘,今日一见也是奴才前世修来的福分。”

秦紫心将头埋得低低的,憋着气说话,要不是还急着去见无尘哥哥,我早就废了你!

“你下去吧。”苏雪儿挥挥手示意秦紫心离开。

“谢皇后娘娘。”秦紫心也不想再做停留,迅速离去。

“你这个不长眼睛的奴才,怎么乱跑乱撞,惊扰了皇上的圣驾!”

秦紫心跑得过急撞在了一身铠甲的薛凌璟身上,內监的帽子也滚落到了一边,秦紫心暗叫这下不好了。

“是你!秦紫心,你这身打扮是何故?难不成你想混出宫去!”

薛凌璟看到撞向自己的是秦紫心,抬手制止了侍卫的责骂。略一思索便猜出了秦紫心的用意,平静的眼底掀起了一阵风暴。

“我只是,只是。”

看到薛凌璟眼中的变化,秦紫心有一瞬间的动摇,薛凌璟看自己的眼神蕴含了太多的东西,让人猜不透却又能感受得到。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都怪臣妾管教不严才会出这等事,请皇上将紫微贵妃交予臣妾教导!”

苏雪儿闻声回过头,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秦紫心和一脸暗沉的薛凌璟,这正是她的机会。

“罢了,皇后娘娘日夜为后宫操劳,就让秦紫心自行回去禁足一月。”

薛凌璟收起眼中的情绪,带着青平向朱雀门外走去,梁国和鲜祚已兵临京都,他必须去督战,看来薛国的军事布防图确确实实落在了他们的手中,这下要想挽回败局,只怕是难上加难。

闻言苏雪儿不可置信地看着面无表情的薛凌璟,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了这个女人和她过不去,她不甘心。

“薛凌璟!你还护着她!”苏雪儿夺过侍卫的刀直指秦紫心的脖子,眼中是说不出的哀怨。

“苏雪儿,你要做什么?”秦紫心看着指向自己的白刃,冷汗连连,她还不想死啊,她不仅大仇未报更不想死在仇人手里。

“你闭嘴!薛凌璟,你曾经说过的,要和我一起坐享薛国的天下。此生只爱我苏雪儿一人,可是你竟然三番两次地帮助这个贱女人,今日我到想要看看,你会杀了我还是会让我杀了她。”

苏雪儿将刀刃向秦紫心的纤细的脖颈靠了靠。

“苏雪儿,你今日作为我薛国皇后已是和朕坐享江山,最好将你手中的刀放下。”薛凌璟硬生生地停下疾行的脚步,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那你就给臣妾一个承诺,让臣妾亲手处置了秦紫心。”苏雪儿眼中挂着晶莹的泪珠,拿着刀的手臂微微颤抖。

“不对!苏皇后,现在我门左丞相府也被皇上给,灭了。你们苏家早就没有了威胁,你作为一国皇后理应开心才是。更何况。”

秦紫心迅速地接过薛凌璟的话,苏雪儿不过是在证实她在薛凌璟心中的分量,为何却将自己拉进来?

“有何不对!更何况什么,你倒是说啊?秦紫心,让你闭嘴你偏说,本宫倒是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来。若是惹恼了本宫,就别怪刀剑无眼!”

苏雪儿看着故意卖关子的秦紫心,就让她在薛凌璟的面前出些乱子似乎也不错。

“苏皇后此言差矣,皇上他留紫心在这宫中,无非就是想要抓住偷走那个什么布防图的陈五月,皇上他对你,那可是一心一意的。更何况现下狼烟四起,听说梁国和鲜祚也已经打到了京都城外,皇上身着铠甲,必定是去督战,而你。”

秦紫心不顾薛凌璟眸中投来的警告执意说着,看着有些紧张的苏雪儿,秦紫心又故意顿了一下。

“本宫怎样?”

苏雪儿将刀移到秦紫心的脸上,只要秦紫心说出的话有半点差池,她就毁了她的这张脸。

“皇后娘娘,请小心拿刀。而你却在这里为了莫须有的‘情敌’跟皇上死缠烂打,反而耽误了他督战的时间,也极有可能影响到战争的胜负,若是有个万一,那你原本的好印象可能就都会没了。唉。”

秦紫心看着移到自己脸庞的刀,猜出了苏雪儿的用意,看来只有赶紧将薛凌璟搬出来,来压得住她。

“你说的,可是真的?”

苏雪儿见秦紫心侃侃而谈,并且说的不无道理,一时间有些放松了紧惕。

就在苏雪儿手中的刀缓缓落下之际,薛凌璟目光一冷手起刀落,点点鲜血晕染了灰色的地砖。苏雪儿瞪着大大的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就连薛凌璟的眼中也充满了无措。

“薛凌潇!”秦紫心首先反映过来奔向那倒在地上的单薄身影,薛凌潇用身子挡下了那本该刺进苏雪儿心口的剑。

“你没事,就好。”薛凌潇没有在意周围的一切,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一脸慌乱的苏雪儿。

“你滚开!”苏雪儿拉开薛凌潇身边的秦紫心,颓然地跪在薛凌潇身旁。

“薛凌潇,你怎么这么傻,啊!”

苏雪儿疯了一般地抱住薛凌潇大喊,秦紫心在一旁默然而立,苏雪儿已不是之前的苏雪儿了,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的爱在哪里了吧。

“你这个暴君!”

秦紫心正要开口就看到提剑而来的周平,他们是何时从地宫出来的?周平不顾一切地扑向薛凌璟,薛凌璟只是提着剑站着,不动分毫。一旁的青平拔剑应对,两人打了起来。

“周平,你住手!”秦紫心冲到两人中间,一刀一剑一前一后地抵在秦紫心心口处。

“秦姑娘,你让开,我要为皇上报仇!你也亲眼所见,是那个暴君亲手杀了皇上!”周平红着双眼喊道。

“国难当头,你们就不能消停一点吗?梁国和鲜祚都已经打到大门口了!”

秦紫心一把抓住周平的剑抵在自己的咽喉处,虽然薛国并没有给她什么美好的回忆,但是这好歹也是父亲曾经一心想要守护的地方。

“青平,住手!他没死。”薛凌璟略微沙哑的嗓音传来,清平放下的手中的剑。

“朕追封苏雪儿为静轩皇后,葬于皇陵!”

“凌潇,对不起。”苏雪儿看着穿胸而过的红色玄铁剑,脸上竟是解脱的微笑。

“薛凌璟,你为什么杀了她?”秦紫心看着面色森寒的薛凌璟收回自己的剑,一语不发地离开了朱雀门。

“周平。”秦紫心想喊住失神的周平,却只见他背起身受重伤的薛凌潇向宫外走去。

“皇上,‘先皇’他活着可是今后的隐患,您为何不?”青平愤愤地看着看着薛凌璟,那个昔日心狠手辣的三王爷去哪里了?

“梁国和鲜祚的攻势极快,想必他们的手中拿着我薛国的布防图,这个国家朕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全。”

薛凌璟转身走出了朱雀门,没有再看秦紫心和青平。看着薛凌璟离去的背影,秦紫心不禁想到,他的心里,才是最痛的吧。

第30章 妃子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