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章 得消息

  秦紫心将蜡烛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把略小些的斧头劈起柴禾来。在御膳局的雄鸡第一次打鸣的时候,秦紫心终于劈完了所有的柴禾。

“好累”,秦紫心也不去管被磨起好几个血泡的手掌,在堆柴的房间里睡了过去。

“秦紫心在丝绣局,你说的是真的吗?”薛凌麒将手中的枪丢给一旁的护卫。

“回王爷,确实如此。”青平回道,为何他家主子硬是要去寻一个罪臣之女?

“青平,你跟我去一趟丝绣局。”薛凌麒说完便迈开步子向外走去。

“好了,你继续去绣房做工吧。”

宋姑姑一大早就去御膳局检查秦紫心是否劈完了柴,看来这个女子并不像一般人家娇生惯养的小姐那么好对付,必须另做打算。

“是,姑姑。”秦紫心将自己受伤的手缩在广袖里,向丝绣局走去。

“哟,这劈柴的人可算是回来了。”杨婉看见进门的秦紫心心里一阵痛快。

“紫心,你没事吧?”阿桃将秦紫心拉了过去。

“我没事,一点柴而已,难不倒我的。”秦紫心笑笑,是的,她怎么可能被这点小困难打败?

“秦紫心在吗?姑姑传你速去前厅,说是有人召见。”一个小宫女到绣房说道。

“好,我立刻就来。”应了来人,秦紫心从自己的秀台上下来。

“紫心,你可要小心点。”阿桃叮嘱道。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说罢,秦紫心随着小宫女向前厅走去。

“秦紫心,还不快拜见五王爷!”宋姑姑见秦紫心愣愣地看着薛凌麒,不禁提醒道。

“好了,你下去吧。”薛凌麒向一旁的宋姑姑道。

“奴婢遵命!”宋姑姑打量了一眼秦紫心便退了出去。

“奴婢,拜见五王爷。”秦紫心回过神,行了个礼,这一见似乎陌生了不少,他们皇家的人,是看不透的。

“紫心,你怎么如此见外?看到你还好好的活着,真是太好了!”薛凌麒抓住秦紫心的肩膀道。

“托王爷的福,我还没死。”秦紫心轻轻地退开道。

“你,对不起,丞相府的事也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但是。”

薛凌麒看着冷冷的秦紫心,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自己来这里不是想要这样的结果。

“对了,在将丞相府的人发配边疆的途中,你的哥哥不见了,可能,是逃走的。”

薛凌麒握紧了拳头,本就是由他负责押送,却不想半途让那个看起来病怏怏的小子逃走了。

“你说什么?无尘哥哥他逃走了!”听到这消息的秦紫心眼眸瞬间被点亮了。

“薛凌麒,你说清楚。啊!”

由于太过兴奋,秦紫心抓住了薛凌麒的衣袖,却不想忘记了手掌心的血泡,痛的她跳了起来。

“你的手怎么了?是宋姑姑对不对?”

薛凌麒抓过秦紫心的双手,看着手掌处大大小小的紫色血泡,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不、不是,是我太过心急做工才会磨成这样的。”秦紫心抽回自己的手。

“我会去和皇上商量,将你调到轻松一些的地方去的,你再忍一阵。”

薛凌麒收回悬空的双手,这个秦紫心看似很近,实则很远。

“无尘哥哥没死,也没去成边疆,他肯定回来了。”

秦紫心也不记得之后还和薛凌麒说了什么,现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必须找到月无尘。

“紫心,你回来了,听说是五王爷召见了你呢。”阿桃看见秦紫心回来便跑了上去。

“指不定,是召去审讯的,呵呵。”杨婉素手轻扬,将绣花针插在刚绣好的蝴蝶上。

“都吵什么,还不赶紧做工,都想被罚是不是?”宋姑姑大声喝到。

“是,姑姑。走吧走吧。”秦紫心拉起阿桃的手,向绣台走去。

“阿桃,你想家吗?”秦紫心偏过头向睡在她身旁的阿桃问道。

“当然想了,我的家在豫州,十四岁那年父亲生了重病,母亲在无计可施之下将我送进了宫中,希望可以为家里增补些家用。”

阿桃想是记起了当时的景象,有些伤感。

“那,你父亲现在好些了吗?”秦紫心握住了阿桃的手。“嗯,好多了,虽然一直在吃药,也拖了两年多。”阿桃轻轻地笑了。

“是啊,活着,总是好的。”秦紫心的眼眶渐渐湿润。

“紫心,你,对不起。”阿桃发现自己的话似乎有些过了,秦紫心现在可是失去了父亲的。

“傻丫头,没事的,睡吧。”秦紫心握紧了阿桃的手道。

第17章 得消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