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变故

  齐朗一身玉白色绣盘龙云海图的锦缎圆领通身袍,腰间系着玉带,夜色般漆黑的墨发用八宝攒珠的玉冠束起,看起来温雅清贵。他静立在不远处,双手背在身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采青明显是被突然出现的他给惊呆了,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青衣男子见势不妙,悄悄的后退,绕到一棵树后,就准备开溜。

顾姝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发现那男子准备溜走,于是话锋一转:“齐朗,别让那人跑了。”

刚才听他们聊天之时听到采青说那男子手中有物证,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的,都不能让那男子逃脱了。

齐朗听到她的话,立马使出轻功飞到了那男子面前,似笑非笑:“本殿下长得那么恐怖,以致于你一见到本殿下就想跑?”

男子额上冒出冷汗,惊惧的看着齐朗,在思量了一下如果两人打起来他的胜算,最后果断跪下来求饶:“求五皇子饶命啊!”

趁着齐朗靠近的机会,他从身上抽出一把尖锐的匕首,就向着齐朗刺去。

顾姝见状想要前去帮忙,却被一旁的采青缠住。她本就力气不足,又怎么敌得过下狠手的采青。

“咚……”顾姝一个不防,被采青踢中小腹。强烈的痛感传来,她踉跄着退后几步,捂住自己的小腹,神情痛苦。

“姝儿!”齐朗使出轻功往后滑行了几步,避开了迎面而来的匕首,却看到顾姝被采青踢中的场景。他心中发狠,夺过男子手中的匕首,就朝着采青掷去。

匕首刺入采青的身体,她吃惊的睁大了眼睛,嘴角流出一丝血迹,随后身子便软了下去。

顾姝虽然习过武功,但从没见识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她心中发闷,又因为神经紧绷了太久,现在才放松下来,便眼前一黑,也倒了下去。

齐朗大急,提起内力一掌劈开纠缠上来的男子,急忙冲上去抱住顾姝。

齐朗大急之下打出的一掌将男子震得不轻,男子飞了出去跌落在地上,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吃力的站起身来。

他本是颜家一个旁支的嫡子,一向胆小本分,因太后控制了他的家人,所以不得不听命于太后。他当然知道太后不会放过他,只是希望,太后能够放过他的家人。

他紧紧注视着桃林的出口,当那一抹紫色的身影出现在桃林时,他猛得扑了过去,大声道:“求太后娘娘给小人作主。”

反正他已经活不成了,不如就按照太后说的做,以此换得家人的生。

太后一身紫色福字纹的宫袍,衣袖和领口都绣着金线,头上一只金凤朱钗,凤口垂下一串珍珠,高贵雍容。

她看着眼前混乱的状况,心知自己的计划已经失败,便狠狠的瞪了男子一眼:不成器的东西,还连累她失去一名心腹。

男子缩了缩脖子,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齐朗抱着顾姝,看都没看一眼太后,就这么径自走出了桃林。

文鸾是被他的暗卫送来的,送来的时候满身血迹。那一刻,齐朗就知道,顾姝出事了。

考虑到太后很有可能会算计顾姝,齐朗不敢太过声张,只好让自己手下所有的暗卫去找顾姝。找遍了整个皇宫都没有看到人,最后他在离桃林不远的地方发现了顾姝落下的玛瑙手链。

采青到了之后不久,齐朗便已经到了,但他没有露面,就因为想要知道太后究竟想要做什么。只是没想到,太后竟然狠毒至斯!

如果他没有找到这里,如果他来晚了一步,姝儿她……

齐朗心中一阵后怕,不由得将顾姝抱紧了些,狭长的眸子中迸发出阵阵寒意。

太后气得脸色铁青,她身后的人虽然都是庆华宫的人,但并不全是她的心腹。齐朗在她面前礼都没行,当众扫了她的面子,这让她怎能不气?

夕阳沉了下去,天色渐渐阴暗起来。林子里很静,静得可以听见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太后两手交叠,凤眸一扫,威严尽显:“你有何事需要哀家作主?”

齐朗抱着顾姝回了自己的躬行殿,又让人赶紧去传太医,自己则守在床边。

躬行殿是皇帝取的名字,取“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之意。皇子和公主大婚之前都是住在宫里,等到成婚之后才能搬到自己的府里去。

顾姝躺在床上,双手交叠,双目紧闭,呼吸平和安宁。

太医很快就来了,看诊之后只说是操劳过度,并无大碍。唰唰的写了一张药方,自己就回太医院去了。

太后回了庆华宫,听了男子的陈述,只道此事事关重大,自己不能作主,让人去请了皇上皇后一道来庆华宫。

她早就算计好了,一计不成又是一计,总之要把顾姝牵连进去。要知道,她让顾姝去换衣服可不是没有目的的。

现在,也是那个荷包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因为是太后传唤,帝后很快就相携而来,不明所以的看着太后。

太后看着衣裳袖口上的金线,淡淡的开口道:“今日顾姝进宫,庆华宫里的宫女不小心弄脏了她的衣服。哀家宫里又没个合适的衣裳,就让她去荣宁那儿换一件儿。不成想,她离开之后就没再回来。哀家本以为她是跟荣宁一见如故,想要多聊聊就没有在意。可是后来打发人去荣宁那儿问才知道,顾姝早就已经走了。哀家不放心,便亲自带着人去找,却发现顾姝在桃林里。”她顿了顿,指着男子继续说道,“这个男子口口声声要哀家作主,说是与顾姝两情相悦。哀家实在作不了主,只好麻烦皇帝皇后亲自跑一趟了。”

皇后脸色一变,看向皇帝。皇帝也变了脸色,不过很快恢复过来,冷冷道:“你们都下去,如果今日之事让朕听到半点议论,休怪朕无情!”

满屋的宫女太监唯唯喏喏的应了,弯着腰退了出去。

皇后转移目光,看着气定神闲的太后,银牙紧咬。太后这是想毁了顾姝和齐朗!明知事情有异,她却不知道屏退宫女太监,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出来。虽然皇帝下令禁止议论,可是悠悠众口,谁又能堵得住?

顾姝的品性她是知道的,要说与人私相授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多半是被太后算计了。

可是事情闹到皇帝面前,她也没了办法,只能看皇帝是怎么想的了。

皇帝眼睛盯着地面,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淡淡道:“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子将荷包递上,才道:“小人与顾家三小姐情投意合,望皇上能够成全小人。”

皇帝看了一遍荷包,只见粉红色的缎面上绣上了一朵白荷,一只蜻蜓立在上头,荷叶上还有着水底,整幅画面十分生动。他将荷包递给皇后,还赞扬了一句:“这丫头绣功不错。”

皇后看到荷包上还绣了一个姝字,眉头一皱。

太后看皇帝竟然没有生气,开口问道:“皇帝,你看这……”

皇帝淡淡一笑,“母后,顾姝那丫头在哪里?”

看着他的笑容,太后心中一寒,难道,他对顾姝已经疼爱到这个地步了么?“老五已经把她带走了,我这就让人把她传来。”看来今天的事情不能如意了,幸好她早就把自己摘了出来。

第25章 变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