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强兵压境

  贞观十三年,大明宫。

贞观殿。

初升的阳光从大明宫橙黄的琉璃边掠过,折射出七彩光环,笼在贞观殿内每个早朝官员的头上,身上,绚烂的色彩映出的却是人人肃杀的神色。殿内静寂无声,银针落地声可闻。

金光溅溢的龙椅上,英明神武的太宗皇帝,正脸色微愠地看着节度使快马急逞的奏章。待奏章阅毕,脸色已由微愠转为大怒了。太宗随手把奏章扔给旁边的侍监:“众卿都看看吧,好个松赞干布,都敢跟我大唐叫嚣了。”

侍监立马低头把奏章传到监国大臣长孙无忌手上时,他摊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松州都使韩威急奏,吐蕃军正向松州逼近,叫嚣着大唐要许以公主和亲,否则将强兵压境,臣请圣旨明断,急!

待奏章传遍各个官员时,朝堂内由鸦雀无声转为议论声不绝于耳了。片刻,太宗沉声道:“众卿可曾猜测出来,他松赞干布屡犯我天朝之意欲何为?难不成仅仅要索公主和亲?”

有大臣回道:“皇上,松赞干布分明是以逼亲为借口扩充疆土领地。”

也有大臣回道:“松赞干布屡次遣使前来求亲不遂怀恨在心也是有的。他松赞干布刚打得吐谷浑溃败不堪,这个时候又攻打我们大唐边境,或是趁机在诸国中建立威信。”

太宗看着一干人等议论纷纷,唯独长孙无忌和魏征都沉默不语,遂问道:“国舅,谏议大夫,朕想听听你们的意见,你们怎么都不哼声了呢?”

长孙无忌忙回道:“众人猜得不错,松赞干布屡犯我朝,原因有二,其一,他这几年屡次遣使求亲,皇上不允,怀怒在心;其二,刚打败吐谷浑,兵锋正盛,在这个时候犯我边境,也是急于在诸国中立威。据传闻,他取的泥婆逻公主就是强兵压境,逼那老国王就范的。依臣看来,这不足为患。我大唐天朝可不是弱小泥婆逻,皇上不必太忧虑。只要颁一道意旨让松州都使韩就地还击即可。”

长孙无忌语音刚落。魏征上前一步,道:“国舅此言差矣。国舅是猜对了松赞干布的心思,可万万不轻敌。我大唐虽然国强民富,可毕竟也属建国之始,全国上下的将士及黎民百姓都需要休生息。一旦战火再起,定会劳民伤财,对我大唐社稷不利啊。臣认为,能和平解决自然为上策。”

长孙无忌怒道:“我大国,岂是好欺之辈?岂能屈于这小小敌邦?难道松赞干布要迎取公主就让他迎吗?求亲不成就逼亲?求和?求和就是要让松赞干布的阴谋得逞!要是迎了公主,我们大唐的颜面何存?我朝天子的威仪何存?”

此言正中太宗下怀。太宗听得点头称是:“国舅此话甚请合朕意。我大唐断不能怕了他,求亲不成就威逼抢亲?有这个道理吗?在市井闹市,升斗小民中尚且行不通,更何况是我堂堂大国?打!就命松州都使打去,定要灭灭那松赞干布的威风!”

其他大臣皆附和称是,直呼“皇上英明,皇上万岁!”魏征闻言谏道:“圣上不可啊!我大唐建国于始,百废待兴,万不能让战火虚耗国库啊!”

太宗斥道:“魏征,你这个谏议官是这样当的吗?岂教我大唐屈于小邦淫威!”

魏征双一跪,磕头道:“臣舍命力谏,皇上万不可轻敌!现于我大唐社稷,战不如和。万望圣上三思!”

太宗看着这个跪倒在地,凡事揪着不放,从不留半点颜面给他的干瘦老头,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臭道士,动辄就舍命,你到底长了几个脑袋?我意已决,不必再议!”

魏征听得无奈摇头,再不敢多言,到底只长了一个脑袋。半响,他才忍不住再道:“皇上,臣还有话要奏。”

太宗盯了他一眼:“你还有何话要说?起来回话!”

魏征站起来,双手作揖道:“皇上,要出兵还仍须从长计议,断不能草率行事,一个韩威,一个松州的兵力岂能抵挡强敌。皇上何不召各路将军回朝议御敌之策?”

太宗道:“他吐蕃不过弹丸小邦,打他还得动用我朝元帅?笑话!我松州都使韩威也是久经沙场之辈,虽然他手下只有三万兵士,可足以抵挡他十万大军!”长孙无忌在旁又带动群臣直呼陛下英明。魏征再想说什么,太宗挥手站起来宣“退朝”起身离龙椅而去。

百官各自散去。唯魏征心有不甘,正欲抬脚往御书房去。走在后面的姚通姚郎中令一把拽住他:“魏大人真长了两个脑袋么?长孙大人与您意见相佐又不是第一回了,这次所奏又尽合圣心,去了无益啊。”魏征只得叹了口气,随姚郎中令一同出了殿。

过了半月,松州军情传来,唐军大败。

第6章 强兵压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