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贱人就是矫情

  萧启瑞松开怀里的盛夏,唤来小德子和冬儿。

  是啊,贵妃快死了,她这个皇后不出现怎么行呢。

  萧启瑞先赶往芙蓉殿,待盛夏换好衣装,銮轿已等候在殿外,是萧启瑞准备的。

  芙蓉殿中,灯火通明,几名太医跪在地上。

  “你们给朕说清楚。”萧启瑞发了火。

  “回禀皇上,娘娘伤了心脉,臣等实在回天乏术。”为首的太医全身发抖,他深知若怡贵妃死了,他肯定也活不久。

  “一群废物,拖出去斩了。”萧启瑞皱紧了眉头。

  “皇上饶命啊,皇上。”太医们哭丧了脸。

  “皇上,莫要怪罪他们。”怡贵妃似乎连说话都很难受。

  “若兰,朕不会让你死的。”萧启瑞坐在床沿,握住怡贵妃的手。

  “臣妾,臣妾,怕是不能再陪伴皇上了。”泪水溢出眼眶,此刻面无血色的怡贵妃看起来娇弱无比。

  “若兰,别说傻话。”萧启瑞安慰道,怡贵妃轻轻地靠在他的怀里。

  恰是这时候,盛夏走进屋里。

  原来他对每个女人都一样,渔玄,你死得不值。

  怡贵妃像没看到盛夏一样,只是在萧启瑞怀里流着泪。

  “皇上,臣妾这一生最幸福的事,就是三年前遇见了皇上。咳,咳。”怡贵妃咳了两声,更显奄奄一息。

  “若兰,你先休息一会。”萧启瑞感到盛夏火辣辣地看着他和怡贵妃,想放开手。

  怡贵妃却抓紧了萧启瑞,紧紧贴着他的怀,“皇上,臣妾不想休息,臣妾害怕再也看不见皇上。”泪如泉涌,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哼,贱人就是矫情,盛夏很是不屑。她观察着怡贵妃,虽然说话的声音微弱,却流畅完整,含着泪水的双眼,依然灵动,不像伤到心脉的样子,严格上说,她根本不是个要死之人。

  “你们,倒是给朕说话,救不活怡贵妃,朕要你们全部陪葬!”萧启瑞站了起来,一脚踢飞了一名太医。

  暴君!盛夏有些恼,明明是病人装模作样,医生又何罪之有。

  “皇上,不如让臣妾看看?”盛夏豁出去了。

  “皇后也懂医术?”萧启瑞倒有些惊讶,但此刻也只能让玄儿试一试。

  “臣妾尽力而为。”盛夏没有正面回答萧启瑞的问题,径直走向怡贵妃。

  怡贵妃满脸的防备,碍于萧启瑞在旁也不敢拒绝。

  盛夏搭在怡贵妃的脉搏上,心跳果然微弱,但心脉间并无淤血,其他器官也都好好的。奇怪,成王那一掌是要置她于死地的,怡贵妃怎能安然无恙。

  也是,如果会丢了性命,怡贵妃又怎会挡下那一掌。

  “皇上,怡贵妃心跳微弱,但不足以致命,可否让臣妾施以针灸之法?”盛夏说得不仅不慢,萧启瑞点了点头,彷佛要将盛夏看穿了一般。

  “皇后娘娘,臣妾自知命不久矣,可否不要再折磨臣妾了?”见萧启瑞同意了盛夏的提议,怡贵妃大感不妙,自己故意用内力压住了心脉,连太医都瞧不出,她又怎么会知道。这针扎下去,自己很可能真的就死在她手里了。

  “怡姐姐舍身救了妹妹,妹妹又怎会恩将仇报?”盛夏笑意盈盈,向太医要来针盒,拿起银针缓缓刺入怡贵妃的肌肤。

  怡贵妇想要阻拦,但碍于自己编排的戏码,也只得听由盛夏摆布。

  几根银针下去,怡贵妃昏了过去。

第二十二章 贱人就是矫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