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诱敌,诡道也(三)

  看来自己的死期不远了呢,盛夏心中自嘲。

  又走到里屋的书架上翻找,一眼瞧见那日看过的《百草杂记》,顺手取了下来。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黑衣人说的雪域地图,那么偷什么好呢?

  盛夏望见书架第三层第三格的锦盒,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块通透的玉牌,雕着双龙戏珠,栩栩如生,盛夏隐隐感觉这玉牌是非同一般,鬼使神差地就悄悄藏进了袖子里。

  而后又将翻过的书架整理好,拿着《百草杂记》走出御书房。

  “娘娘,这书您不能带走。”李毅低着头拦在跟前,态度诚恳。

  “为何本宫不能带走?”盛夏明知故问。

  “皇上有令,娘娘想看书只能来御书房里看。”李毅搬出萧启瑞。

  盛夏故意露出失望的神色,将《百草杂记》放在李毅手上,坐上銮轿回宫。

  “娘娘,这玉牌是什么?”菲儿看着盛夏手中把玩的玉牌,心中好奇,主子不是说去偷雪域地图么,怎么偷了块没什么用的玉牌。

  “我也不知道,总感觉是一种象征。”其实她从御书房里偷出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她偷了御书房里的东西,怡贵妃和大臣们就绝不会放过她。

  琉璃宫内,冬儿与青蓝在凤塌上张罗着铺软垫,被褥和床单全部被掀起。

  “娘娘,这几日冬雪连绵,奴婢为您添了一层软垫。”冬儿解释道,盛夏笑而不语。

  铺好了软垫,整理好凤塌,冬儿和青蓝退了出去。

  盛夏坐在梳妆台前,从首饰盒里抽出一块木片,将衣袖里的玉牌拿出来,藏在暗格里,隐约里面好像还有好几张字条。

  “娘娘,这么做会不会太冒险。”菲儿有些忐忑,虽然主子和颜王爷一样,行事果断,心思缜密,但毕竟对手是怡贵妃和魏国公。

  “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盛夏宽慰道,是有些冒险,但总比任人宰割来得强。

  晚膳时,盛夏说吃得有些撑,要去碧湖边上散散步,菲儿随侍,冬儿与青蓝留在屋内收拾。

  透过窗子,冬儿盯着盛夏与菲儿的身影。

  寒冬白雪,佳人明觉,衣袂飘飘,步步生花。

  是梦是画?

  一直看着她们从窗前走过,冬儿还是没有动静。

  “冬儿姐。”青蓝催促了一声,冬儿才匆匆走到梳妆台跟前,打开首饰盒,将木片抽出,看了玉牌一眼,正想掀开字条,青蓝就提醒她皇后与菲儿回来了。

  冬儿紧张地摆放好首饰盒,转身时望了一眼窗外,恰好对上盛夏的眼。

  盛夏与菲儿刚走到琉璃宫门口,冬儿与青蓝便端着盘子走出来。

  “冬儿,刚才你在里屋做什么?”盛夏的语气三分严厉,七分柔和。

  “回禀娘娘,有一只飞蛾飞进里屋,奴婢想把它赶出去。”冬儿面色如常。

  “大胆,你竟敢欺瞒本宫,大冬天的哪来的飞蛾?”冬儿心里漏了一拍,赶紧跪下。

  “奴婢也没看清是飞蛾还是蝴蝶什么的,请娘娘恕罪。”反正皇后没证据。

  “回娘娘,奴婢也看见了,确实有东西飞进里屋,冬儿姐才走进去驱赶。”青蓝不失时机地应了一句。

  “谁准你说话的?不要以为有怡贵妃撑腰就不把本宫放在眼里。”盛夏发了火,“今日本宫就好好治一治你们,拉下去各打三十大板。”

第二十九章 诱敌,诡道也(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