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覆手为雨(四)

  甘泉宫里,萧启瑞亲手为盛夏包扎伤口。

“痛……。”盛夏呢喃。

玄儿,难道你只有在睡梦中才能卸下防备吗?

萧启瑞心疼地望着她,抚着她额上的发丝,太医说她的伤无碍,但是她的体内尚存剧毒。

颜王爷的还魂丹救了她的性命,却解不了断魂散的毒。

萧启瑞握紧盛夏的手。

盛夏睡在龙床之上,安静美好,这几日为了引怡贵妃入套,她一直紧绷着神经。

感受到手心里萧启瑞的温度,耳畔传来他的气息,盛夏只觉得心安。

她好累,好想睡一会。

梦中,又回到了幽然谷,渔玄看着她,目中无神,就像十年前的她一样,被回忆和孤独侵蚀着。

“你过得好吗?”渔玄问。

“不好。”而且是很不好。

“对不起。”渔玄哭泣着。

“这是我的选择。”盛夏走上前抱住她,心里真心羡慕着渔玄,因为她被萧启瑞这样深爱着。

只可惜一切都晚了。

待盛夏醒来时,已是晚膳时分,一睁眼便看见了萧启瑞的脸。

“玄儿,还疼吗?”

盛夏却恢复了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只道,“菲儿呢?”

“她在熬药。朕没想到菲儿的轻功这么好。”萧启瑞故意挑起盛夏的兴趣。

果然,盛夏没忍住,“皇上既然什么都知道,又何必把臣妾当猴耍?”

萧启瑞温柔一笑,这个小妮子,到底是谁耍谁啊?

昨天夜里,盛夏将玉牌交给菲儿,命菲儿放回御书房。

菲儿换了身黑衣,一跃飞上屋顶。

她手里握着玉牌,蜻蜓点水似的跃过了几座宫殿,总感觉身后似有人盯着她,可突然猛地一回头,身后并无他人。

唯有一丝未知的气息从空中划过。

菲儿的功力虽不怎么样,但轻功却是极好的,江湖之内能追得上她的也只有两三人而已。

她身子一闪,神不知鬼不觉地停在御书房之上,小心掀开一块瓦,趴在屋顶上查探屋内的情况。

她看见萧启瑞独自一人在批阅奏折,一本接着一本,微有愠色。

约半个时辰之后,萧启瑞唤来小德子,说是要去琉璃宫。

菲儿听到“琉璃宫”三个字的时候倒是惊了一下,手里的瓦碰上了另一块瓦,弄出了声响。

在萧启瑞抬头的一瞬,菲儿赶紧将瓦放回原位。

而后御书房的门被打开,萧启瑞走了出来,小德子随在身后。

“呼。”菲儿吁了口气,自己一定得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

她仔细观察了一下,李毅率着卫队守在大门口,御书房附近还有两队侍卫轮番巡逻着,该怎么进去呢?

正为难着,小德子匆匆跑了回来,说皇上遭了刺客,要李毅率卫队赶去护驾。

刺客?难道刚才那气息就是刺客的,看着李毅和小德子匆匆远去,菲儿倒是开心了,这刺客帮了她一个大忙。

菲儿悄悄进入御书房,摸到屏风之后,寻得娘娘说的锦盒,将玉牌放了进去,回宫复命。

盛夏得知菲儿成功放回玉牌,虽隐隐觉得事情太过顺利,却也没时间多想。

现在她才知道,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是他给菲儿机会放回玉牌的。

难道,她偷玉牌时他就知道了?

他竟然容她偷走天牧国的兵符。

盛夏的神情告诉萧启瑞,他不用说,她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全部。

“玄儿,以后莫要如此冲动,你真想朕剜了满朝大臣的眼?”想起早上的一幕,萧启瑞一脸恨忿却又奈盛夏不得。

可是萧启瑞压根不在意她肩上的疤痕哪去了。

盛夏不想再理会她,转过身子,背对着他。

这种掩饰疤痕的小伎俩怎么逃得过他的眼。

自己就是仗着在大殿之上,所以才故意当众验身,料想无人敢走近查探。

因为她吃定了萧启瑞不会让人靠近她。

可相比起萧启瑞,她显得太稚嫩。

第三十九章 覆手为雨(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