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今夕何夕(一)

  自那晚来过琉璃宫后,萧启瑞就没再出现。

盛夏原本也觉得奇怪,后来一想他的妃子有近三十个,每天见一个都得一个月才轮得到她,也就释然了。

这种渣男谁要谁稀罕,反正跟她没关系。

其实,这几日萧启瑞没去看望盛夏,是有缘由的。

齐太尉被斩首,还要在都城中搜捕慕容宇。

可这还算不上最重要的事。

此刻,萧启瑞正在御书房中,拿起盛夏写的字与几张小字条作对比。

看来看去也没有一点相像之处。

三年前,她的字婉约如水。

三年后,她的字飘逸如风。

玄儿,到底哪一个才是你?

三年前的一幕幕总是浮现在萧启瑞眼前,虽然此刻玄儿已在身侧,他仍然怀念着从前。

“皇上,晏丞相求见。”

“宣。”

小德子正要转身又被萧启瑞叫住。

“皇后娘娘的伤好了吗?”

“回皇上,娘娘的伤已无大碍,娘娘说谢皇上挂念。”小德子终究没说实话。

萧启瑞不可置否,她会感谢自己才怪。

小德子默默退了出去,晏文钦拿着一份折子走进御书房。

“皇上,微臣已将冬至选贤做出安排,请皇上过目。”

“放着吧,朕等会看。”萧启瑞心不在焉地瞧了晏文钦一眼,“你过来看看这两张字。”

晏文钦接过萧启瑞递过来的宣纸和小字条,不曾想内容均为情诗,叫他这尚未娶妻的男子看得心猿意马。

“微臣实在羡慕皇上,皇上您已有六宫佳丽,但这儿还有两个文采飞扬的女子喜欢着皇上。”

“两个?”

“这两张字不是两个人写的吗?”晏文钦倒诧异了。

那日他为了兵符到得晚,并没听见盛夏在大殿上胡扯的情诗,自然不知道其中宣纸上的字是出自皇后之手。

而小字条上写着“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知不知。 ”晏文钦则推断是某位暗恋萧启瑞的女子所写,不曾想到竟是三年前渔玄写与萧启瑞的告白。

看着萧启瑞阴沉的脸,晏文钦察觉到可能是刚才自己说错了话。

“慕容宇抓到了?”连语气都变得生硬。

“回皇上,慕容宇离开了燕京,暗卫正在追捕。”晏文钦小心翼翼,生怕触怒了萧启瑞。

“没抓到你还站在这里干嘛?去抓人!”可萧启瑞已经生气了。

“是,臣告退。”多余的话一句不说,谁惹皇上生气的自个解决去。

“小德子,摆架琉璃宫。”

萧启瑞被晏文钦一言惊醒,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她不是玄儿,可若是玄儿怎能这样折磨他?

琉璃宫里,菲儿、冬儿和青蓝都忙着在大厅布置,或准备菜肴,盛夏独自呆在屋里梳妆。

今夜是关键的一夜,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啪。”房门被人重重地推开,撞击到门墙上。

“是谁?”

盛夏刚起身查探,萧启瑞一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不是渔玄,你是谁?”

竟敢冒充玄儿来到他身边。

萧启瑞仔细地打量着盛夏的脸,没有人pi面具的痕迹。

盛夏皱着秀眉,眼里悲伤延绵。

其实她也不想装成渔玄,但形势所逼。

萧启瑞是她暂时的靠山,她不能失去他的信任。

这一幕似曾相识。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泪珠滑落,朱唇轻启。

僵持着的两人都颤了一下,萧启瑞放了手,将盛夏抱入怀中。

玄儿,真的是玄儿。

第四十五章 今夕何夕(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