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的讨厌你

  木天焦急的看着紧锁眉头的菏泽,他是在做了什么噩梦吗?为什么睡梦中都那么的痛苦,那么的难过。

木天小心翼翼的用手抚摸着菏泽的额头,想要抚平他心中所有的伤痛。

如果命运不曾遇见,又怎么会经历炼狱般的疼痛?

如果那年夏天不曾相知相识,又怎么会那么痛彻心扉的哭泣?

可是那年夏天木天如果没有遇见他们,又怎么会收获这么多,如此的悲伤,如此的难过,又是如此的幸福着呢?

那年夏天,如果木天没有遇见菏泽,又怎么会懂得有人能在她的心里驻下,并且驻的这么深刻呢?

木天守着医院两天了,还不见菏泽醒来。虽然医生告诉她,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期了。尹湛他们也让她不要那么的担心了,只要醒过来就好了。可是木天还是焦急的不行。

皖绿给大家送饭到医院,她一口都吃不下,弄的大家也都没有心情吃的。最后木天看看大家的样子,自己假装很精神的要吃饭,边刨着饭一大口一大口的吃,眼泪却止不住的一个劲儿的往下掉,压根就吞不下去,刚吃两口就给吐了。罗伊他们看着,背过身去擦着眼泪。转过身却仍强装坚强的对木天说,没胃口就放下,好不?

他们知道,他们都知道的。

在这期间,西城的一个朋友也来医院看过了,那男生长得特别的漂亮的。对,只能用漂亮来形容了。

皖绿盯着那男生看傻了,木天戳了她几次她不仅没有反应,还在那越发娇羞起来了。

尹湛说,这年头,女生真是花痴。看,皖绿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木天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怪怪的,也许是那男生看西城的眼神。木天觉得很怪。

菏泽躺在床上的这几天,大家都没有去学校,皖绿一个个的到班上去给大家请假,理由都是一个“家里有急事”,若是老师硬要追问是什么事情时又是一句统一的答案,“私事,不方便说”,这简直是万金油理由了。

今天的太阳很好,木天安静的坐在菏泽的床边,双手托着腮帮给睡着了,阳光打在她苍白的脸上。

这几天真的是太累了。大家都很累,尹湛他们则东摇西摆的坐在窗户旁边的长凳上,疲惫的双眼耷拉在脸上,不常熬夜的蓝尘双眼黑了一圈圈,与动物园的大熊猫没什么两样了,但是他们却都没有放心的熟睡去,只要稍微有一点点儿的动静,他们都会立马警觉的醒过来。

菏泽睁开眼看见的场景就是那样,他的心微微痛了一样。大家都在,大家都在他的身边。

他看向他身旁的木天,双手托腮,苍白的脸,眉头紧锁,像是在担忧着什么,风吹着她额前的头发,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把木天的那缕头发別在耳后,想要轻轻抚平她的额头。

她,在想什么呢?她,是在为我担忧吗?

她,最终会离开我的吧,只要她明白一切的真相,她会听我的解释吗?木天终究是要离开菏泽的吧?他说让我永远的远离她,可是我从来就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偏离了我的轨道。她,脱离了我原本的计划。她,出乎了我的意料。可是,木天,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菏泽坐起了身子,看着木天的容颜,在那痛苦的想着,木天,你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菏泽,你醒了?”木天突然睁开了眼惊喜的问到,她看见菏泽坐了起来,神情恍惚的想着什么?

“菏泽,你觉得好些了吗?”木天的一声惊喜把尹湛他们也都给惊醒了,他们急忙围到菏泽的床边左一句右一句的问到。

“菏泽,你小子差点吓死我们哥儿几个了,怎么样,从鬼门关转了一圈,感觉怎么样?”尹湛在那调侃的说到。

“呵呵,还不错,鬼门关也奈何不了爷的。看,爷,回来了。”菏泽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开始跟他们也调侃起来了。

“什么还不错,你知不知道你差一点会死掉,你……”

木天听到菏泽的那句玩笑话突然怒火中烧,又悲愤的哭了起来,哽咽着说不下去。他,到底知不知道有人会担心他呀?他到底知不知道有人会为他伤心,有人会为他哭呀?他,到底知不知道有人心痛的快要窒息,心痛的快要死掉。

菏泽在看见木天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样的落下,那一刹那他心都软了,他,好想给木天一个拥抱。

“你,怎么在这儿?”他,像是才看见木天一样。

“你,……。”木天听见菏泽那句不带感情的话语,抬头看见菏泽那瞬间冷冰冰的脸。木天,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冻住了。

他居然问“你,怎么在这儿?”

尹湛他们听见这句话也给傻眼了,忙在旁边打圆场的说到,“额,木天,菏泽的意思说说,她刚才都没有看见你。”

罗伊在旁边赶紧小声地打断尹湛的话,“你胡说什么呢?木天,菏泽的意思是说天气这么冷,他没有想到你会在这儿。”话一出口,罗伊也觉得不妥。

蓝尘赶紧插话到,“木天呀,菏泽的意思是说,是说……”

大家发现越解释就是越掩饰,都不知道怎样说才好了。

可是木天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她只听见菏泽冷冰冰的说,“你,怎么在这儿?”木天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圈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怎么安慰木天才好,西城戳了戳菏泽的肩膀,向他挤眼着。

“西城,你神经病是不,挤眉弄眼的干什么,还有你们几个也听不懂话吗?”菏泽突然发起火大声的朝他们几个指着吼着。

“菏泽,我怕你会死掉……”木天含着哭声看着菏泽再一次的说到。

“谢谢木大小姐的关心,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的,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菏泽冷冷的说着。

“菏泽,你别这样,你……。”木天在那一刻再次卑微的哭着恳求着,她不知道她到底错在哪儿了。

“你给我滚,你听清楚没有,我让你给我滚!木天,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的讨厌你,我有多么的讨厌你!”菏泽大吼着打断了木天的话。

“木天,木天…………”蓝尘看着哭的不能自已的木天跑了出去,大声的叫着。

“蓝尘,罗伊,你们俩赶快追出去看看吧!”尹湛对他们说到。

病房里只剩下了西城和尹湛陪着菏泽,他们叹了口气,想说菏泽的但是又欲言又止了。

他,一定有他的苦衷吧!尹湛在心里想着。

菏泽的内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痛苦着,即时他被他打的不省人事的时候,他也没有觉得这么的痛。他闭着眼一句话也不想说。

木天,对不起。

木天,你恨我吧!

木天,是我伤害了你,你狠狠的恨我吧!

……

你,怎么在这儿?

一句话似是冰冻了千年!

谢谢木大小姐的关心,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的,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一句话似是隔了几个世纪的遥远!

你给我滚,你听清楚没有,我让你给我滚!木天,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的讨厌你,我有多么的讨厌你!

一句话似是刀一样的插在心里!

他说,木天,你给我滚!

他说,木天,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的讨厌你!

我有多么的讨厌你!

风在耳边呼呼地吹着,木天的世界一片昏暗。

泪水模糊了双眼,想要逃到很远很远。

第19章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的讨厌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