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 游湖作诗

  从第二天开始,上官绝尘的几位姐姐每天准时到司徒恒所居住的清风苑报到,美名曰:带美人熟悉环境。其实每个人心里想的都是怎么把司徒恒给骗到手,好一亲美人芳泽。而上官绝尘则不得不跟去充数,以她的愚笨来衬托出她上面几位姐姐的聪明。而这正是她最厌恶的,这样使得她不得不每天装出一副笨笨的样子来哄骗大家,还得忍受她们的各种恶性侮辱,虽然她一直告诉自己就把那几个人的话当作是放屁,放一通,臭一通就行了,但是细心一点还是可以发现她虽然总是在一旁静静的站着,但袖子里的手却是握得紧紧的,那是代表,如果她的武功没有失去,那她肯定会像以前一样,在无人的角落,用石子狠狠的弹过去,但是此刻却只能以不动应万变。

当然第一美人不是虚有其表,也得露一手才华才能更好的展现出其良好的内涵,这一天,风和日丽,大家相约去游湖,也是日国有名的湖,日华湖,在其首都的东郊外,上官语早在几天前就安排好了一艘船,这船也是上官家的私船,只见美人走在最前面,上官语在其右边,左边当然就是上官虹再后面就是上官源及上官畅而上官绝尘当然只能走最后。美人要上船的时候,她们当然得好好伺候,居然伸出四只手,想要让美人扶着其中一人的手上船去,而司徒怛则嫣然一笑,又迷得那四个人不知东南西北。然后见他以袖掩脸,施施然竟独自上了船,直到良久那甜丝丝的声音飘来:“几位姐姐,难道岸边赏景比在船上好么?那这样,恒儿也来瞧瞧可好?”众人才醒过来,纷纷抢着上了船,那猴急样,早把先前装的潇洒给抛到了老远。

而这船,显然是经过过细心布置过的,只见里面是尽显其奢华,无论是坐榻还是各种用具,都用渡上了黄金,其美人的坐垫还用纯白狐狸毛铺了一层,而舱内还熏上了从别国进来的上等花料,而这一切在上官绝尘的眼中怎么看怎么怪,金灿灿的中间透着一缕白,旁边还是几个人模狗样的在努力扮尊贵。

只听见上官虹说道:“如此美景,八妹,我们是不是应当吟风咏月来为恒儿助助兴?”

上官语马上说道:“这是一个好主意,不知几位姐姐意下如何?恒儿呢,可愿也来和我们这些俗人一起也来一次风雅?”此时上官语却想到:哼,就你们几个也想在我的恒儿面前耍潇洒,不过,有了你们当绿叶的陪衬,才会更显我的与众不同,这样恒儿则会对我刮目相看,这样才会更顺利的娶到恒儿,就凭你们也配吗,连为他提鞋都不配,呵呵,恒儿会是我的。想到这儿,上官语的眼里全是笑意,还有那浓得化不开的势在必得。

上官绝尘暗想:“看来这上官语是想在司徒恒面前炫耀她的才能了,不过看她这个样子,也不能过这美人关,看来这司徒家的意图上官语也是很清楚的,先不说娶了司徒她直接就晋升为皇亲国戚,那么上官家的下一任家主也非她莫属了。有了这几层关系,只怕即使他司徒恒是个丑八怪,上官语也会去争着娶的,更何况,这司徒恒还是第一美人呢,看上官语这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可能是早就有对策了吧,只怕这上官语晚上睡觉都会笑醒。这戏还不是一般的好看呀!”

然后就是上官虹迫不及待的声音想起:“我现如今有一诗,借这美景,送予恒儿你如何?也让你这才貌双全的妙人儿评价一下。”

然后又是那娇娇弱弱的声音响起:“谢谢虹姐姐的美意了,不过恒儿的才能也不是外传的那么好,让你们笑话了”说完又是明媚的一笑。

“咕噜,咕噜”周围响起一片的吞口水声,大家心里都想:这么有这么个妙人儿啊,好想扑过去,不要急,不要急,不能吓坏我的美人儿,我要保持风度,让这么个人儿爱上我呢。

上官绝尘早就从这些人的表情中猜出她们此时的龌龊想法,真是一个个的虚伪的人啊,明眼人都可以从这司徒恒带笑的眼里看出深深的厌恶,只是她们只顾着看美色了,怎么会注意?而且从这段日子以来,司徒恒从不让她们碰触他也可知,看来这落花是有意,可流水无情啊,这司徒恒是注定要嫁给上官语了。

可是,这又是谁说得准的呢?

“碧波一叶舟,美人立船头,

衣裙荡悠悠,万事不用愁”

这……上官虹也太有才了吧,上官绝尘眼角抽抽,强忍着笑意,亏她想得出来这么一首“好诗”。还真是美美的拍了司徒恒的马屁啊,反观其他人,司徒恒掩嘴轻笑,不过上官绝尘可是看清楚了的,那笑中绝对是轻嘲的笑,上官语是幸灾乐祸的笑,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以这几个的愚昧来反衬她的聪慧,而其他几个人则是赞道:“大姐真是才思敏捷,好诗啊好诗!小妹等佩服得五体投地啊!”由此可见这几个人也是同样的草包。

草包二号兴奋地说道:“我也有诗要送给美人恒儿,希望恒儿你能喜欢”边说还边向着司徒恒抛媚眼,企图用她本就猥琐的面貌来勾引他,不过只要是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成功的,不但不能成功还能让人的鸡皮疙瘩掉一地。

“恒儿在这儿谢过源姐姐了”说完还附赠一笑,可谓倾城倾国,众人又是一愣,不过就是没有倾倒上官绝尘,呵呵,她是绝缘体。

好半晌,上官源才醒过来,眼冒桃心的对着司徒恒深情款款的念道:

“我如珍珠你如玉,好想和你在一起,

这是我的真情意,此生决不将你弃”

这几个草包还不是一般的草包啊,即使是上官绝尘这么清冷的性子,也被搞得她的脸不停的做着运动,都快抽筋了,而上官语就更不用说了,明明笑到嘴抽筋,偏偏还要忍住口不对心的说:“二姐好才情!”

而此时再看上官源,只见她的尾巴都快翘上天了,当然前提是她的尾巴,敢情,她还真认为她的才情好啊,这嘴都快咧到耳根后了,还故作潇洒的说着:“哪里哪里啊,几们姐妹的才情也好啊,与我可谓是不分仲伯呢”说完继续对司徒恒进行意淫。

而上官畅则说:“唉!不是我不想作诗啊,二位姐姐只怕也知道我这人啊,没什么才能呢,不过,八妹的文采到是好啊,我就不在八妹面前班门弄斧了,呵呵,八妹怎么还愣着啊,也让我们大家见识一下你的风采啊!”

敢情,这上官畅是上官语这一边儿的,怪不得力荐她呢,看来是想让她赢得美人心呢,不过她为什么这么做呢?难道美人面前她就不动心,不对,看上官畅对上官语寻小心并带着讨好的神情,很有可能是上官语承诺了上官畅什么更好的条件,并且,依目前的局势来看,在上官绝尘不插手的情况下,这上官家的下一任家主是非上官语莫属了,显然,这上官畅是看自己无望,转而投到的上官语这一边,只有投其所好方能获得她想要的利益,这家族大了,就如那一池烂泥,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那所谓的,当然也不必要的亲情!上官绝尘想通这些,忽然觉得自己幸好是带着上一世的记忆,不然的话,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家族里,可能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到这里,不禁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她也想看看这下一任家主除了算计,到底这其他方面如何,不过她再好,可以确家的是,她,上官语,是永远也斗不过上官绝尘的,光是上官绝尘所经历的,和她十几年来的隐忍,壮大,她们,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呢!

然后又是上官语略带谦虚的对美人说道:“既然六姐都开口了,如果的再推辞的话,那岂不是扰了恒儿兴致,但我话说在前面,本来我的文采就不怎么样,在恒儿这个大才子面前更是小巫见大获全胜巫了,如若做得不好,千万不要笑话我啊!”

“怎么会呢,语姐姐你这么出众,我才不信你做得不好呢,你不要太贬低了自己,只是恒儿这才子之名才是当之有愧,说不准,一会儿我作出的诗才会令大家笑话呢。”司徒恒略带羞涩的说道。

“我才不信,在我心中,恒儿就是最好的,是不是啊,老八,恒儿,虹姐姐告诉你,你语姐姐其实真的并无什么文采,顶多就和我打个平手,到时候恒儿你随便作一首诗都会把她给比下去”上官虹为讨好佳人,急急的掀上官语的老底,眼冒桃心的对着司徒恒说着。好像这样做,佳人会马上就对她芳心暗许似的。

“哎,大姐,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八妹呢,好歹也给我留点面子啊”虽然嘴上说着玩笑话,可是眼中那一抹不悦却没有逃过上官绝尘的眼睛,看来为了给美人留一个好印象,这亲情和谐也可以表现得很好呢,就是不知道,在没有司徒恒的地方,这几个人会斗成什么样子呢,呵呵,真是值得期待呀。

“好了,你们不要在讲些有的没的啦,八妹,二姐我也好想快点知道你的佳作呀,快快念来我们听听,让恒儿来作个评判,看看谁的最好。”上官源略在得意的望向上官语,好像她刚才作的诗真的是什么旷世佳作一样,看来她是和老大上官虹一伙的,呵呵,这戏还真是好看呀。

“看你急的,好吧,我就赶快说了吧,不然你还嫌我藏着捻着。”上官语道。

“对,对,八妹你快说吧,我们都听着呢,我相信你这一首绝对比某些人强。”说完还略带挑衅的看向上官虹。而上官虹则是恨得牙庠庠。

而上官语则往前走了几步,面带微笑,偏偏此时还吹了一阵风,硬生生的给她弄出一点飘逸的感觉。然后她略一思索,便道:

“绚烂人惊艳,凌空焕彩浓。

何言凋落苦?

一瞬笑从容。“

“好,八妹果然文采了得啊。唉,我愧不如啊,八妹有如此才能,我这个做六姐的也高兴啊,呵呵!”听这话便知道是那拍马屁的上官畅,不过,这夸奖却委实说在了上官语的心坎上,心里那个甜啊,就连那一本正经的脸也遮不住,此时,上官语飘飘然,就好像司徒恒马上就会芳心暗许似的。

“恒儿,如何?语姐姐吟的可还能入你的眼?”上官语一双发春的眼直直的盯着司徒恒……

“语姐姐此诗果然很好,境界竟然如此之高,恒儿我都不敢做了,怕大家笑话。”说完还真做出了一幅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不过,大家闰秀就是大家闰秀,无论如何都是这么的楚楚动人。

其实这上官语的诗也还可以,不过就是和此景不怎么符,没有一点真实感。

“怎么会呢,我相信恒儿的肯定比八妹好,你这才子的名头可不是假的啊!”上官源如是说着。

“云淡风轻过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

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呵呵,恒儿让大家笑话了。”

“唉,恒儿这诗,我等自是无法与之相比的啊,果真不负才子佳名啊!”上官语笑意盈盈的说道。那几个人也附和着说。

“咦,尘姐姐怎么不和我们一起来呢,不如叫她也一起来吧,不知尘姐姐意下如何?”司徒恒用一种嘲弄的表情对着上官绝尘说道。

司徒恒啊司徒恒,难道你不知道她上官绝尘是一个有痴呆症的人吗,如此说,看来也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呢,看你此时的意思也是想用她来娱乐大家吧,不过,这样做,是注定了以后的后悔的。

“恒儿,别和这呆子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呵呵,不正常,还不如我们继续作诗如何?”上官虹一幅看好戏的姿态。

上官家的几个人,还有司徒恒,你们会为此时的不屑而付出代价的,要知道,她上官绝尘是个小人呢,别人怎么对她,她就怎么回报,而且是双倍的回报呢。如若不是这一年是她的关键年,她又武功全失的话,她们此时早就得到教训了。上官绝尘紧了紧拳头想着。

“对,对,我们玩我们的,而且她从小就有病,恐怕连她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字都不认识吧,让她加入我们,岂不是扫兴!”上官畅也附和着上官虹说道,看来不是她不想赢得美人心,只是有人比她强,把她给压下去了而以。

“好吧,那我们就继续吧,现在又该谁了呢?”

“呵呵……”

第8章 游湖作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