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章 青梅竹马

  说完之后,他看也不看严雨柔一眼,继续往前走。

“君清!”情急之下,严雨柔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放开!”他淡淡瞥了严雨柔一眼,清淡如水的神情却令人心惊胆寒,即使是见惯世面的严希晨也被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气势震了震,连忙将已经吓呆住的严雨柔从他身边扯开。

莫君清目不斜视的离开,身后传来严雨柔压抑的哭泣声:“哥!我爱他啊!从小到大我只爱他一个,那次的事情是个误会,为什么他就不能原谅我?我是个女生,被别的男人欺负已经很惨,为什么他不但不给我出头,还要嫌我不干净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严雨柔呜呜咽咽的哭泣着,直到走到收银台附近,她的声音才从沐暖晴的耳边消失。

情不自禁侧眸看了莫君清一眼,他的神情淡如天际浮云,下颌却绷的紧紧的,沐暖晴知道,他心里终归是介意的。

至于他在介意严雨柔的埋怨,还是仍没忘记那段过去,她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买的东西很多很重,沐暖晴执意拎了一部分,莫君清拎了一兜大而重的,她拎了一兜小而轻的,他们十指紧扣走出商场,莫君清忽然又想起那段话,刚刚冷硬如铁的心脏忽然软了,紧抿的唇边逸出淡淡的笑意。

将东西放进后备箱里,时间刚刚好,商场距离餐厅只不过几百米的距离,他们没开车,直接步行过去。

房间是沈傲雪定的,二楼VIP包房盛景厅。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沈傲雪银铃般动听的大笑声,那样由内而外散发着甜蜜和愉悦的笑声,让人好像在酷暑的天气里喝了一杯加冰的可乐,说不出的爽利舒坦。

沐暖晴被她的笑声感染,唇角上扬,紧走了两步,推门进去。

屋子装修的很有格调,奢华又不失典雅,沈傲雪正坐在靠窗的位置,双手抱着身边男子的手臂,仰脸看着男子,笑的一脸甜蜜。

见沐暖晴和莫君清进来,沈傲雪松开钟浩的手臂迎过来,挽住沐暖晴的胳膊,冲着钟浩笑盈盈的介绍,“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沐暖晴,那是她老公,莫君清。”

“你们好,钟浩!”钟浩朝莫君清伸手。

看着两个男人的手掌用力握了握,沈傲雪和沐暖晴相视一笑,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甜蜜和温暖。

第一次和钟浩见面,沐暖晴对收服了沈傲雪这位飞扬骄纵的千金大小姐的男人充满好奇,情不禁的多打量了几眼。

他身高和莫君清差不多,最起码在一米八以上,身材结实英挺,蜜色的肌肤,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刀刻般俊美而深邃,高挺的鼻梁,尖削的下巴,冷峻的线条,无不说明这是一个性格坚毅原则性很强的男人。

他身上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刚毅正直的气息,也许这是军人的特质,情不自禁就让人觉得他是个可以让人信赖的男人。

对钟浩的第一映像,沐暖晴给了满分,这个男人比上次那个一头飘逸长发的二流画家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趁莫君清和钟浩寒暄的功夫,她偷偷朝沈傲雪竖起拇指,沈傲雪冲她做了个鬼脸,笑的甜蜜又得意。

每次沈傲雪和沐暖晴凑到一起都有说不完的话,莫君清和钟浩也很能谈的来,一顿饭足足吃了五个多小时,餐厅要打烊了,沈傲雪和沐暖晴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回到玫瑰园,洗了澡躺下,已经深夜十二点多了。

莫君清将她揽在怀里,把弄她顺滑的长发,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今天的事情顺利吗?”

他没提什么事,沐暖晴却偏偏知道他是在问许南月的事,心上像被人狠狠揪了一把,鼻子一酸,眼圈立刻红了。

她许久没说话,莫君清已经知道答案,实际上看她今晚虽然一直笑的很开心,可还是偶尔会愣神发呆的样子,他就知道张依依没有答应和许南月离婚。

当初他让孟歌调查的是沐暖晴最详尽的资料,张依依和许南月的事情,在孟歌交给他的资料里,也有详细的介绍。

所以,他比沐暖晴更清楚,张依依对许南月是一种偏执到骨子里的执念,想让张依依和许南月离婚,比登天还难。

他低叹了一声,轻轻抚摸她的长发,“需要我帮忙吗?”

也许,他可以通过给张依依父亲的公司施压,逼迫张依依和许南月离婚,不过依着张依依偏执成狂的性子,只怕逼急了她,会有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走那步棋。

“以后再说吧。”沐暖晴往他怀里偎了偎,“我和张依依见面之后,南月哥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他现在还不想和张依依离婚,他让我不要插手他们之间的事。”

莫君清暗暗叹息。

他深深明白,许南月不是不想离,而是离不了。

又过了一会儿,莫君清忽然问:“介意她的话吗?”

沐暖晴愣了一下,才想到他说的是严雨柔,她摇头,“不介意。”

莫君清捏了她脸颊一下,低笑,“不怕我是那种自己的女人受了委屈,不但不给出头,还会嫌弃的男人?”

“不怕。”沐暖晴仰头,认真看他,“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哦?”莫君清唇角的笑意加深,“这么信任我?”

“她在说谎!”沐暖晴不眨眼的看着他,漂亮的眼眸温柔璀璨像倒映了漫天的星光,“你根本不是她所说的那种男人,她才会对你念念不忘,如果你是她所说的那种男人,她恨你还来不及,怎么还会想再回到你身边?而且,我知道,你和简司曜一样,是那种顶天地里有担当的男人,你会对你的老婆好,哪怕只是为了责任。”

听她用他爱极了的绵软清甜的嗓音说着对他的信任,一股热流从体内流淌而过,他身子一动,将她压在身下,在她眉间轻吻了下,“你要是不提简司曜的名字我会更开心,而且……我对你好,从来不是为了责任,而是……真的喜欢你……”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吞没在他的口里,他吻上她的唇,修长的十指轻而易举的褪掉她的衣衫……

今晚,这是她第一次没有任何抗拒,便任他为所欲为,莫君清仿佛受到了什么鼓励一般,彻头彻尾的化身为狼,直到把沐暖晴折腾的昏昏沉沉睡过去,才意犹未尽的偃旗息鼓。

第二天,沐暖晴浑身酸软的从睡梦中醒来,看看时间,实在不能再赖床了,才手脚发软的下地去洗漱。

洗完脸照镜子的时候,她吓了一跳,胸口、锁骨上、甚至脖子上都映着好几个清晰的吻痕,这让她怎么出门?

该死的莫君清,越来越过分了!

她正看着镜子里的吻痕懊恼,莫君清走进来,从她身后环住她的腰,“老婆,赶紧吃饭了,要迟到了。”

“还不都是因为你?”沐暖晴懊恼的回头戳他的胸膛,“你看看你弄的,这样我怎么出门?”

莫君清低头,认真研究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嗯,好漂亮,我应该再接再厉!”

说完之后,一俯身,吻上她的锁骨,一个用力吮吸,弧度优美的锁骨上出现一道漂亮的印子,瓷白肌肤,印着粉紫色的吻痕,格外性感撩人,莫君清体内燥热,又是一阵蠢蠢欲动。

“你你你……”沐暖晴气到无语,用力拨开他冲出去。

打开衣橱,扒拉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高领无袖的针织衫,虽然夏天穿高领的衣服有点奇怪,但好歹比带着吻痕招摇过市强。

“你要放暑假了对吧?老婆……”莫君清再次从身后圈住她的纤腰。

他爱极了这个姿势,他家老婆一束纤腰细的惊人,双臂从纤腰上环过去,落在平坦的没有一分赘肉的小腹上,将她纤细娇柔的身子完全圈在怀中,她挺秀的后背结贴着他的胸膛,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萦绕在他的鼻端,美好到无可想象的感觉。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带着绵软的尾音,几分淡淡的宠溺,让沐暖晴没舍得将他推开,浅浅应了一声:“嗯,学生们已经在准备考试了,再有几天就放假了。”

“等你放暑假就不用怕人看了。”莫君清低笑,俯首在她雪白的颈上吻了下,“到时候我把你养在床上,在哪里留下吻痕都不怕……”

“你你你……你不要脸!”沐暖晴一张小脸腾的红了,用力推开他,夺门而出。

莫君清大笑,心情好到了极致。

一桌子丰盛的早餐也没能取悦沐暖晴,她低着头吃饭,一个好脸色也不肯给莫君清。

她换好衣服要出门了,被莫君清拦住,笑眯眯的看着她,“老婆,叫声好老公,我送你。”

沐暖晴朝天翻了个白眼。

谁稀罕让他送?

他那辆限量版的兰博基尼那么招摇,害她每次下车都像做贼一样,她巴不得自己去学校呢!

“老婆……”

他圈住她的腰,笑的很温柔,却有种说不出的危险,让沐暖晴充满警惕的瞪着他,“莫君清,我警告你,你别乱来啊,你赶紧让开,我要迟到了!”

莫君清低笑,“我不乱来,我只想好好疼你……”

他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微微眯眼,“亲爱的,你说,我要是在你这儿留下个吻痕,你怎么去学校呢?带口罩吗?”

“……”沐暖晴凌乱了,这人怎么这么……硫氓!

“乖,叫声好老公,再补一个早安吻,不然的话……”他作势朝她的脸颊吻下去。

“老公!”沐暖晴很没出息的投降了,一张俏脸红的几乎能滴下血来,认命的踮脚在他弧度优美的薄唇上轻吻了下。

他那张带笑的俊脸,帅的晃眼,可以勾人魂魄一般,于是她心理平衡了,眼前这个男人不知道多少女人排着队想吻却沾不到边呢,这么算算,还是她占便宜了。

她吐吐舌头,推开他,冲出门去。

她俏皮可爱的样子,明净欢快,仿佛山间流淌的溪水,清雅绝世,灵秀动人,他优雅从容的走在她身后,唇边一抹雍容宠溺的浅笑,任谁看,这都是一对让人羡慕的璧人。

第50章 青梅竹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