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一点就完美

  说话的功夫,他看也没看,单手勾过那束玫瑰,极潇洒的扬手一抛。

  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准确无误的落入墙边的垃圾桶里,只是垃圾桶太小,玫瑰花束太大,一半进了里面,一面露在外面,地上飘了几片落红。

  萧翎诺丝毫不意外这束玫瑰花会有这样的结局,他优雅随意的在餐桌前坐下,扫了一眼桌上的冷拼,抬眸看着沐暖晴轻悠一笑,“暖暖,你手艺越来越好了。”

  “哦!”沐暖晴惊了一下,如梦初醒,“你们先坐一会儿,还有几个热菜,马上就好。”

  她逃似的进了厨房,一颗心脏怦怦乱跳。

  餐厅里,MO城站在金字塔最尖儿上的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一个笑的云淡风轻,一个笑的慵懒随意,空气里却有几万伏的电压碰撞,火花四溅,噼啪作响。

  既然萧翎诺来者不善,莫君清便毫不客气,他分别倒了两杯烈性白兰地,与萧翎诺一人一杯,他扬唇,“我先干为敬!”

  一饮而尽,冲萧翎诺亮了亮杯底。

  酒场如战场,他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今晚要把这觊觎他老婆的家伙喝到桌底下去!

  萧翎诺不甘示弱,举杯一饮而尽,抬眸看向他时,眸色又深了几分,“莫少,孟歌这个名字你应该很熟悉吧?”

  “还好,有几分交情,”莫君清又将两人的酒杯倒满,“干!”

  两人没碰杯,同时举杯,一口喝净。

  “你调查的暖暖的资料,你手中有的,我同样有一份。”白兰地凛冽的滋味在口中炸开,往日温润如玉的萧翎诺多了几分凌厉。

  原来是有备而来啊!

  莫君清挑挑眉,唇角噙着抹万事底定的玩味,“那又怎样?”

  萧翎诺盯着他,目光如剑,“别告诉我,你见她第一天就娶她,是对她一见钟情了!”

  莫君清慢悠悠将酒杯斟满,一举一动优雅到极致,“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一个外人说三道四。”

  “外人?”萧翎诺挑眉,盯着莫君清的眼睛,嘴里却叫沐暖晴的名字:“暖暖,你出来一下。”

  “诶!来了!”沐暖晴以为他们有什么需要,关了火,快步出来,“缺什么东西吗?”

  “暖暖,我今天来,有件事想和你说,”萧翎诺站起来,走到她身前,目光诚挚的看着她,“暖暖,你救过我妹妹和我外甥的性命,我们全家都对你感激不尽,却不知怎么回报,你一个人在MO城,无亲无故没有依靠,我妈妈和妹妹都很喜欢你,如果你不嫌弃,我想代我妈收你做她的干女儿,你就是我妹妹,萧家就是你的依靠,以后谁要是想欺负你,得先问过我萧翎诺愿不愿意!”

  沐暖晴完全傻了,做不出任何反应。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戏?

  “暖暖……”他的目光紧锁着她,目光直直逼进她眼睛里去,“我家世一般,能力一般,无一技之长,也没任何过人之处,如果你嫌弃我,觉得我不配做你的哥哥,我也可以理解……”

  “不不不,我没有……”沐暖晴慌忙摆手。

  “没有就是认下我这个哥哥喽?谢谢暖暖不嫌弃我给你丢人,以后大哥一定尽最大的努力照顾你!”萧翎诺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这杯酒,我们就是兄妹了!”

  “……”沐暖晴目瞪口呆。

  她什么时候同意的??

  萧翎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给沐暖晴倒了一杯,塞进她手里,“暖暖,敬大哥一杯吧。”

  沐暖晴瞠大眼睛看着他,“我我我……”

  “怎么?”萧翎诺一挑眉,唇角浮上抹自嘲,“还是嫌弃大哥?觉得我不配做你的大哥?”

  “不是……”

  “不是就喝了它!”

  莫君清勾着唇,往日清淡的笑容里淬了把火——当他是死的吗?

  他伸手去夺沐暖晴手中的酒杯,萧翎诺早就防着他,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莫君清反手一拍,眼看两人就要动起手来,沐暖晴急喊了一声:“我喝!”

  她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萧翎诺唇角浮出抹笑,缓缓松开莫君清的手腕。

  酒性很烈,沐暖晴呛咳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莫君清已经恢复常态,拍婴儿般一下一下拍她的后背,“不能喝,就以水代酒好了,何必逞强呢?”

  事情已成定局,莫君清大方的不计较。

  大哥可以有无数个,老公却只能是他!

  “我去做菜。”沐暖晴落荒而逃,餐厅里又剩下两个针锋相对的男人。

  莫君清不怪沐暖晴着了萧翎诺的道儿,不管是他还是萧翎诺,能在MO城有如今的声明和地位,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沐暖晴虽然聪明,但毕竟涉世未深,萧翎诺想引她入他的局,就跟糊弄小孩儿玩儿似的那么轻松。

  好在萧翎诺从来不是卑鄙龌龊的人,他今天做这一切,不过是想提醒他不要随意伤害沐暖晴,沐暖晴不是无依无靠的,有他这个做大哥的依靠着。

  只是,他一定不是只想做她的大哥而已,但凡他有一点虚情假意,他就要趁虚而入。

  他萧翎诺也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人,但这次他怕是要失望了。

  莫君清倒了杯酒,悠然品着,“不管你信不信,我对她是真心的?”

  “你不介意她妈妈害死你母亲?”萧翎诺声音很低,生怕被沐暖晴听了去。

  只凭这一点,莫君清就佩服他,若是他有一点自私狭隘,怕是早就将这秘密告诉了沐暖晴。

  英雄惜英雄,莫君清坦然看他,“你只知道她母亲害了我母亲,却不知道他父亲曾救过我们母子,她妈妈欠的是我妈一条命,她爸爸救下的是我和我妈两条命,你觉得我应该报复她,看她痛苦,还是该爱她,弥补她因为我而失去父亲,所造成的不幸?”

  萧翎诺怔住,“当年暖暖的父亲从那辆失控的汽车下救下的是你和你母亲?”

  “没错,”莫君清啜着酒,漂亮的眸子如暗夜星子忽明忽灭,“但那些已经不重要了,我们上一代的恩怨,只是让我认识她的契机,现在我爱的是沐暖晴这个人,与以前的恩怨无关,与她是谁家的女儿也无关,现在的沐暖晴只是我莫君清的妻子,我想守护一辈子,爱一辈子,与我白头到老的那个人。”

  “难怪……”萧翎诺有些失神。

  难怪他可以放下那段恩怨,原来,他的母亲就是沐暖晴妈妈的那位闺蜜。

  生死存亡的关头,沐暖晴的父亲全然不顾肚子里怀着孩子的沐暖晴妈妈,用一条命救了沐暖晴妈妈的闺蜜母子两条命。

  因为救莫君清母子,沐暖晴才成了遗腹女,也因为沐暖晴的父亲在生死关头居然选择救别的女人,才让沐暖晴的妈妈对沐暖晴没有一丝母女之情。

  这样追溯起来,若是有天沐暖晴知道了真相,心怀怨恨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莫君清轻悠然放下酒杯,“你应该去找孟歌,让他把你的佣金吐出来。”

  萧翎诺失笑,“他交给我的资料里,只说暖暖的父亲因为救妻子的闺蜜去世,确实没提到那位闺蜜,是你母亲。”

  “我爸把事情压下了。”莫君清失神。

  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他的父母和沐暖晴的父母原本是最好的朋友,如果没有当初那场车祸,也许他和沐暖晴会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

  世事无常,谁也说不好未来会怎样,还好今天他抓住了她,未来也会尽他最大的努力将她抓的紧紧的。

  沐暖晴把做好的菜端出来上桌,愕然发现两个男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了许多,两个同样如珠如玉,优秀到极致的男人对面而坐,倾心而谈,是极赏心悦目的。

  沐暖晴有点疑惑,难道萧翎诺真的只想做她大哥,而莫君清觉得现在萧翎诺是她大哥了,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可那束玫瑰花……

  真是好奇怪啊!

  莫君清和萧翎诺是如今MO城声明最盛的两位豪门公子,神交已久,只是以前没什么交集,今天坐在一起,发现两个人的理念政见以及对商界的时局见解,甚至为人处世的作风原则,都出奇的相似,颇为谈的来,如果他们不是情敌的话,相信可以做最好的朋友。

  饭桌上少了剑拔弩张,沐暖晴坐在餐桌东边,北面是莫君清,南边是萧翎诺,两个优秀的堪比巨大发光体的男人,一个是丈夫,一个是大哥,如果没有垃圾桶外那束刺眼的红玫瑰的话,今晚一定很完美。

  萧翎诺离开时已经不早了,好在跨出这间房门,对面就是他的家,也不用担心他酒后驾车什么的。

  收拾完残局,洗完澡换好衣服,莫君清已经换了洗完澡换了睡衣在床上等她。

  她刚走到床边就被他勾进怀里,他埋头在她的颈窝,温热的气息袭上她的后颈,细密缠|绵,“老婆……”

  他的呼吸近在耳侧,薄唇落下来,细细密密吻在她的耳际后颈,烫人的灼热。

再一点就完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