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15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脱胎换骨。

  她现在是有血有肉,会哭会笑的沐暖晴。

  她会因为他的靠近而紧张,会因为严雨柔的出现而吃醋,会因他温柔的情话而悸动……现在的她,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填满了她整个人整颗心。

  他用他强大的爱唤醒了她,原来,她还有被人爱的资格,还有爱人的权利,原来,这辈子,她还可以这么幸福啊!

  注视自己良久,她将手掌贴上平坦的小腹。

  如果,这里可以像沈傲雪一样,正在孕育着她和莫君清的宝宝该有多好。

  她不敢奢求更多,再有一个与她血脉相连的宝宝就好,是她的骨血,也流着莫君清的血,眉眼像她也像莫君清,是他们两个共同的宝贝。

  她一下子体会到沈傲雪的心情,深深爱着那个男人,迫切的想要一个两个人共有的孩子,将他们紧紧连在一起。

  她正抚着小腹出神,莫君清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老婆,吃饭了!”

  她吓了一跳,飞快的将手从小腹上挪开,莫君清却已经在镜子里看到,走过来,从身后环住她的腰,柔声说:“老婆,我们还年轻,不急着要宝宝,我还没过够二人世界呢!”

  她知道他是怕她着急,窝心的笑笑,点了点头,“嗯,我不急,我是医生啊,我懂,要宝宝要随缘,急不来的!”

  莫君清笑着捏她的脸蛋,“你不是大学准教授吗?什么时候又成医生了?”

  “不知道了吧?”她回身圈住他精壮结实的腰,得意的扬了扬下巴,“我有医师资格证哦!当初如果老师不劝我留校任教,我现在已经是第一中心医院的主治医师了!”

  “这么厉害?”莫君清扬了扬眉。

  “那是!”她骄傲的眉飞色舞的样子,“我智商很高哦,以后我们的宝宝肯定很聪明!”

  看她一天比一天活泼开朗,莫君清心里像照进了一束阳光,含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那是当然!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给我们的宝宝最好的,我发誓,以后我们的宝宝一定会是最世界上最幸福的宝宝!所以……”

  他坏笑着眨眼,“我们要勤耕不辍,继续努力!”

  他弯腰将她打横抱在胸前,几步跨过去,扔在床上。

  “啊……”沐暖晴大笑着一阵踢打,总算逃过他的魔爪,冲进了餐厅。

  她抓着面包鸡蛋狼吞虎咽,莫君清悠哉哉的晃进去,一脸遗憾,“居然还能跑着么快,看来昨晚我还不够努力。”

  沐暖晴脸一红,狠狠瞪他一眼:“去死!”

  他顿时一脸兴奋的凑过来,“是那什么尽|而|亡的死法儿吗?”

  “……”莫大总裁!你还敢不敢更不要脸一点!

  ……

  上午,沐暖晴上完第二节课,回到办公室,倒了杯水,刚想缓口气,手机响了。

  “请问你是许南月的妹妹吗?”陌生的号码,陌生的男声,奇怪的问话。

  “啊……”她稍稍一愣,赶紧回答:“是,我是许南月的妹妹。”

  “我是第一中心医院,许南月先生刚刚因为心脏病发被送来了急诊室,请你马上来第一医院为你哥哥办理住院手续。”

  心脏病?

  沐暖晴脑袋轰了一声,整个人一下子懵了。

  “严……严重吗?”她听到自己哆哆嗦嗦的问,声音仿佛带着回音,响在很远的地方。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请你尽管来医院,再见!”

  那边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沐暖晴整个人哆嗦的不行了。

  心脏病!

  身为医科大学的老师,她当然知道心脏病有多可怕,几分钟甚至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夺走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尤其是……许南月的妈妈正是死于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

  而先天性心脏病……是有可能遗传的!

  她手足冰冷,遍体生寒,大口大口的深呼吸,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要稳住、稳住,许南月正躺在医院里,他需要她!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冲进医院里的,好像完全是凭着身体的本能,精神恍惚的跑出校门、打的、报出第一中心医院的地址,等她头脑清醒一些时,她已经站在医院的急诊大厅里。

  询问了导医台,她很快找到许南月的主治医师,许南月还躺在重症监护室,她无法见到。

  “我哥哥有事吗?”她苍白着脸色问许南月的主治医生袁凌志,嘴唇失色,目光惶然。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不容乐观,”袁凌志把她带进他的办公室,请她坐下细谈,“你哥哥是先天性心脏病,你有他过去发病史和服药状况吗?了解这些有助于我们分析他的病情。”

  沐暖晴摇头,“我们不是亲兄妹,已经五年多没见了。”

  “这样啊!”袁凌志掏出许南月的手机递给她,“我们接诊之后,想通过病人的电话簿联系病人家属,发现电话簿上只有你的号码是‘妹妹’这个称谓,其他都是名字,无法判断关系远近,无奈之下只能联系你,病人需要立刻办理住院手续,如果你不是他的亲人,请立刻联系他的亲人来医院,他的病情很严重,有许多地方我们需要亲属签字。”

  “不用通知其他人了,我就可以,”沐暖晴终于冷静下来,虽然脸色依旧苍白如纸,目光却清澈坚定了许多,“虽然我不是他的亲妹妹,但我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可以为他负全责。”

  袁凌志迟疑一下,“坦白说,他的心脏病需要手术,而做手术,需要一大笔手术费,你……”

  他上下打量沐暖晴几眼,他想说的是,她看起来那么年轻,那么大笔的手术费,可负担的起?

  就算负担的起,如果不是亲兄妹关系,那么大笔手术费,她可愿意承担?

  “没问题,”沐暖晴用力点头,“只要他可以康复,都少钱都不是问题。”

  这一刻,她感激上天,感激命运,感激各路过往神仙,感激他们让她遇到了莫君清,让她现在是莫夫人。

  钱不是万能的,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当初,她和许南月没办法凑齐许妈妈的手术费,许南月才会和张依依在一起,如今才会被张依依那样轻视侮辱。

  今天,如果她不是莫夫人,她相信为了这笔手术费她什么都肯做,也许会做出比许南月更疯狂的事情也说不定。

  “那好,”袁凌志拿出一叠资料,“请你在这份资料上签字,然后去为病人办理入院手续,我准备一下病人的检查资料,你回来之后我们详谈。”

  “谢谢。”沐暖晴签好字,到住院处为许南月办理了住院手续。

  拿着住院单回来,袁凌志已经拿着许南月的检查单在等她,“病情方面涉猎专业知识太多,我就不和你细说了,我只说结果,等他病情稳定下来之后,需要立刻给他做手术,不然下次发作就没这么好运,猝死率极高,但手术风险也很大,以往我国这类手术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三十……”

  “百分之三十?”沐暖晴因为急匆匆跑来跑去,好容易有点血色的小脸,唰的一下又白了。

  不到百分之三十?

  一百个人里面,只有不到三十个人活下来?

  不不不!

  她承受不起!

  她曾亲眼看到许妈妈因为手术失败,躺在病床上慢慢痛苦的死去。

  她不能……她没办法看着许南月也像许妈妈那样离她而去。

  她垂下头,闭着眼睛,脑海中晃来晃去都是许妈妈憔悴的不成人形,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想到许南月也有可能像许妈妈当初那样离开她,她整个人都在发抖,抖的像秋风枝头一片枯黄的叶。

  袁凌志咳了一声,“我话还没说完,在国内,心内科专家沈仲云教授,是这方面的权威,他目前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沐暖晴唰的抬头,袁凌志又说:“不过沈老先生身体不好,他儿子把他接到国外修养,已经半年不曾回国,我可以尽力帮你联系,但你不要抱太大希望。”

  “袁主任,麻烦你把沈老先生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自己和他联系。”怎能不抱太大希望?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她就要付出一万分的努力。

  她恩师顾天成在医学界人脉很广,也许能帮她也说不定!

  袁凌志犹豫了一会儿,从抽屉里找出一张名片给她,“沐老师,看在我们是校友的份上,我破例帮你一次,沈老先生的资料你绝对不能外泄,不然他儿子能撕了我。”

  沐暖晴讶然,“袁主任认识我?”

  “刚刚不认识,看了你的签名认识了,”袁凌志笑笑,“MO医大有史以来最漂亮的美女老师,在这里是很出名的,常听MO医大过来的毕业生提起你,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谢谢。”如果在往日,沐暖晴还有心情客气几句,今天她的心情糟透了,只剩下这两个苍白敷衍的字。

  “沐老师,有荣幸中午请你吃饭吗?我工作很忙,待会儿有个手术要做,中午吃饭时,我们可以详细谈一下你哥哥的病情。”袁凌志看着沐暖晴,脸上的笑容如沐春风。

115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