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50败露

  沐暖晴低头,按了按眉心,彻底无力,“算了,你好自为之吧,早点回家,别让傲雪等太久,她一个人在家养胎,孤独寂寞,正是需要你多陪陪她的时候。”

说完之后,她转身离开,上了三楼,脚步停在王一铭定好的包房前,听着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觉得自己与里面的世界格格不入。

她没进去,反而转身走掉。

走出酒店的时候,王一铭又打电话催她,她任铃声响个不停,最后干脆直接挂断关机。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这样任性,丝毫不顾别人对她的看法,任性的拒绝别人。

脚步很沉,腿上像灌了铅,心上像腿上一样沉。

她不明白,为什么钟浩有了沈傲雪,有了孩子,有了世界上最完美的幸福,却偏偏不懂的珍惜,偏偏要和那些觊觎他的女人纠缠不清。

她不懂,钟浩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他真看不出,陈彩妍这次回来,见他一身名牌,事业有成,后悔了,想把他追回去,重修旧好。

她一个人在路上走了好久好久,直到实在走不动了,才打车回到玫瑰园。

她拿出钥匙开门,钥匙刚插进锁眼,门开了,莫君清英俊挺拔的身姿在琉璃灯的照耀下,分外迷人,“回来了。”

他接过她的手包,弯腰把拖鞋从鞋柜里拿出来,放在她脚下。

她没弯腰,扶着他的胸膛,换好拖鞋,手臂上滑,顺势勾住他的脖子,脸颊埋进他怀中,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挂在他身上。

“怎么了?”莫君清垂眸看她,摸了摸她的头发,“很不开心的样子,受委屈了?”

“好累……”她小声嘟囔,紧紧抱着他,觉得这是世上最温暖最安全的地方,一刻也不想松开。

他单手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捧住她的小脸,微微蹙眉,“脸色怎么这么差,喝酒了?”

“没,”她虚弱的摇头,“遇到钟浩了,连包房的门都没进。”

她搂着莫君清的脖子,身体整个挂在莫君清身上,把在帝宫酒店遇到钟浩的事情说了一遍。

莫君清皱眉叹息,“钟浩是个十足十的感情白痴!”

沐暖晴痛苦的闭闭眼,“我就是心疼傲雪,被傲雪知道了,又会被他伤碎了心。”

莫君清皱眉想了一会儿,“你离开时,他们两个还在酒店?”

沐暖晴点点头,“在,气的我胃疼,可毕竟他们俩只是暧|昧一点儿,什么都没做,我也没办法。”

“等我一下,”莫君清松开她,回到厨房拿了一瓶酸奶塞进她手里,又弯腰把她刚换下来的鞋,放在她脚下,“快,换上,我们出去一趟,酸奶车上喝。”

“我们去哪儿?”沐暖晴一边换好鞋,一边疑惑的问他。

“去帝宫。”莫君清揽着沐暖晴的肩膀乘电梯下楼,上车之后,将酸奶从沐暖晴手里把酸奶拿过去,给她插好吸管,“喝点酸奶开开胃,一会儿我们到帝宫吃大餐。”

“不用了,”沐暖晴这才回过神来,“很晚了,我下点面吃就行了,何况……哪儿有胃口?”

莫君清看着前方的道理,微微笑笑,“听你描述的,很显然陈彩妍对钟浩居心不良,孤男寡女,以前又是恋人关系,地点又是酒店,很容易出事,我们去看看钟浩回家了没,他回去了最好,他若没回去,我们帮他提防着点儿,不然今晚他们两个要是做出什么过火的事,你非得悔死不可。”

沐暖晴愣了下,连连点头,“嗯嗯,你说的对。”

片刻后,她又靠在椅背上,颓然叹息,“可到底要他自己长脑子才行,我们帮他提防能提防几次,他和傲雪又那么长的一辈子呢……头疼。”

“能防一次是一次吧,”莫君清笑笑,“最起码不能在你撞到后出事,不然依你的脾气,肯定要不开心好久。”

很简单很普通的话,却让沐暖晴的心弦狠狠悸颤了下,情不自禁的伸手,覆在莫君清的手上,莫君清侧眸看了她一眼,温柔的笑了下,反手将她的手紧紧包裹住。

她也冲他笑笑,心里温暖轻柔的像拂过一阵三月的春风,抑郁烦躁了一整晚的心情奇迹般的平复了。

她知道,沈傲雪钟浩与他非亲非故,他们的喜怒哀乐,分分合合都与他无关,他做这些,只是想帮她做点什么,不想她以后后悔不开心。

她握紧他的手,这一刻已经不想再探究他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他给她的爱,太体贴,太迷人,即使是假的,她只愿一辈子沉迷,不要醒。

到了帝宫酒店,莫君清拨打钟浩的手机,如果钟浩接了,并且告知他们已经回家或者已经在回家的路上,那么他就会要间包房,点一桌好东西,好好喂喂他郁闷了一整晚的小妻子。

只可惜,钟浩没接,是个女人接的。

“喂,你哪位?”声音婉转娇媚,带着些微醉意。

“我是钟浩的朋友,让他接电话。”

莫君清的磁性醇雅,那边的声音便更娇媚了几分,“对不起,浩在洗澡,不方便接电话,等他出来我让他打给你。”

“好。”莫君清挂点电话,兴味勾唇。

有意思!

太有意思了!

好久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了!

“怎样?”沐暖晴昂着小脸,紧张看着他。

莫君清笑笑,摸摸她的脸颊,揽住她的肩膀,“走,去看好戏。”

沐暖晴不知道莫君清用了什么办法,轻而易举查到陈彩妍在帝宫三十九楼开了房间,看他拿到了陈彩妍的门牌号,沐暖晴看他的目光不自觉含了几分崇拜。

电梯里,莫君清摸了摸她的小脸,歪头靠近她,薄唇刷过她粉嫩的脸颊,“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对你一分抵抗力都没有,很容易失控……”

“去!”沐暖晴红着脸颊嗔他,扫了一眼头顶,“别闹,有摄像头呢。”

他咬了她耳垂一下,环住她的身子,低头在她颈间呵气,“那我们去个没摄像头的地方闹。”

“……”沐暖晴无语,好在叮铃一声电梯开了,她推开他,跨出电梯。

陈彩妍定的房间是三九五六,莫君清上前敲门。

“谁呀?”只是短短两个字,却带着绵软的尾音儿,说不出的娇媚勾人。

莫君清些微勾唇,“客房服务。”

房门打开,陈彩妍看到站在她眼前的莫君清和沐暖晴,下意识要关门,被莫君清伸手抵住。 “我是钟浩的朋友。”莫君清清润的眸光落在她脸上,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却让人莫名的觉得气压很低,不寒而栗。

陈彩妍瑟缩了下,避开莫君清的眼睛,目光闪烁,“他喝醉了……”

沐暖晴一把推开她,冲了进去。

房间里没人,她目光正在四处梭巡,浴室的门开了,钟浩围了一条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边擦边说:“小妍,我们……”

一把烈火蹭的烧到了沐暖晴头顶,她的脑海中只有雷声闪电,轰隆隆一片,她气的脸色煞白,冲过去,狠狠给了钟浩一个耳光,“钟浩,你混蛋!”

钟浩被她打的头歪到一边,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暖暖,你别误会,我们……”

沐暖晴气的身子直抖,实在忍不住,又是狠狠一巴掌掴在他脸上,“误会?我还能误会什么?你……你……”

她气的说不出完整的话,莫君清走到她身后,揽住她的肩膀,安抚的拍了拍她。

陈彩妍冲到钟浩身边,一脸心疼的去摸钟浩被打的脸,气愤的狠狠瞪着沐暖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不小心把咖啡洒在浩的身上,浩湿着衣服没办法回家,我只好带他来我房间,让他洗个澡换身衣服,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冲上来就打人呢?”

“洗澡?换衣服?”沐暖晴指着她身上性|感|撩|人的睡衣,又指了指茶几上的蜡烛红酒,“他衣服脏了,洗澡换衣服,你这又是在干什么?你当全世界的人都像他那么白痴吗?”

“我……”陈彩妍目光游移,咬住下唇,一时语塞。

沐暖晴气的狠狠瞪着钟浩,恨不得再冲过去,狠狠打醒这个感情白痴,钟浩尴尬的裹紧身上的浴巾,转身找衣服换,可找来找去都找不到他的衣服在哪里,他回头问陈彩妍,“小妍,我衣服呢?”

“我……”陈彩妍指指门外,吞吞吐吐的说:“我拿去让客房服务洗了……”

钟浩找不到衣服换,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一声寒透人心的冷笑。

那笑声,那么熟悉,让沐暖晴觉得一盆凉水兜头泼下来,从头顶一直凉到了脚底,她僵直着身子回头看去,沈傲雪身子笔挺的站在门口,一脸冷笑。

“雪?”沐暖晴想破脑袋也想不通沈傲雪此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冲过去扶住她,“雪,医生不是说让你在家安胎吗?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别再假惺惺了!”钟浩拧眉,目光凌厉的落在沐暖晴脸上,“如果不是你通风报信,挑拨离间,傲雪又怎么会知道我今晚在这里!”

150败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