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44笨蛋

  出差在外,住的是总统套房,吃的是珍馐美味,但心中牵挂却仍是这间有她公寓,怀念的依然是她的手艺。

再色香味俱全的滋味也吃不出家的味道,自有她之后,出门在外,总是归心如箭。

吃过晚饭,莫君清很快洗了澡,偎在床头看了一会商务新闻,见沐暖晴迟迟不在,下地去找,沐暖晴正在书房对着电脑备课。

他走过去,合上她的电脑,弯腰将他抱在胸前。

“啊!”沐暖晴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搂住他的脖子,“你干嘛?”

他低头啄了她唇角一下,“老婆,难道你没听说过小别胜新婚?”

“别闹,”沐暖晴眼神闪烁了下,“我还要备课,你先睡好不好?”

“老婆……”莫君清垂眸盯着她,“你该不是有事瞒着我吧?”

她是极负责任的老师,大多时候都是周六周日便把一周的课业备好,头天晚上再顺一下就好,从不用这么多时间。

“我没有。”只是背上淤青虽然褪了些,但总还有青紫的痕迹,不想让他发现而已。

“有还是没有,让我检查一下便知道了!”莫君清抱着她大踏步回房。

讲她放在床上,覆身压上,沐暖晴见逃不过了,推了推他,“总要让我去洗个澡!”

“没有必要,”莫君清轻轻咬她的脖子,“你现在就很白很香……”

滑腻如酥的肌肤,恬雅清幽的女儿香,足以让任何男人痴狂。

“不行,我还是要去洗澡。”沐暖晴推开他,逃进浴室,将门锁好。

对着镜子照了照,秀丽的脸蛋酡红欲醉,心脏亦在胸膛跳了离开。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在一起这么久了,他依然有将她弄的脸红心跳的本事,而且似乎更胜从前。

叹息一声,将上衣脱掉,回头身子歪头看看镜子中的后背。

前两天还高高肿起的青色棱子已经消了肿,不过依然有青紫的痕迹横亘在白皙的后背上,看起来已经不那么让人心惊肉跳,但也足以看出刚受伤时有多惨烈。

真心不想让他看到她后背的伤,因为自从结婚她就总是弄出这样那样的状况,她知道他不烦,可她总觉得是她给他添了麻烦。

她希望他们两个的生活顺遂如意,只有晴天没有阴天。

洗完澡之后,穿好睡衣出去,莫君清朝窗外侧躺着,似乎睡了。

她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停在床侧两步之外,看他安睡的容颜。

这是她所见过最完美的一张脸,轮廓五官俱都精致到无可挑剔,文章中所形容的眉目如画,不过如此。

此刻他精致的眉眼间染着淡淡的倦意,眉心似乎微微蹙着。

她忍不住走过去,在床边蹲下,手指抚上他微蹙的眉心。

他忽然睁开眼,抓住她的手臂,轻而易举的便把她抓进怀里,一个用力,将她拖到床上,带进胸膛,趴在他的身上。

她只来及惊叫了声,人已经整个紧贴在他的身子上。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直接剥她的衣服。

“喂!你干嘛,还没关灯呢。”她脸皮薄,只要是亲热,不管是之前之中还是之后,一定要关灯。

她喜欢阳光,可这种时候,黑暗才能给她勇气和力量。

“先让我检查一下,如果你没骗我,今晚才可以关灯。”他亲她一下,手上动作未停。

“呃……”她囧了。

这话什么意思?

没骗他才可以关灯,那骗了他呢?“你什么意思?”她抓住他的想阻止他,但怎么敌得过他的力量?

衣服顺利被她剥下,她羞的死死闭上眼睛。

“骗了我怎样……”他的目光在她毫无瑕疵的躯体上流连,呼吸声明显浊重了,“我老婆是学霸,这么简单的话不会听不懂!”

“……”不是听不懂,是拒绝接受好吗?“莫君清,关灯……”她闭眼搂着他的脖子,壁灯的光线并不刺眼,但想到他的目光此刻正在她身上上肆无忌惮的梭巡,她还是有强烈的羞怯感。

“先让我看仔细……”他猛的将她扶坐起,她莹白的肌肤,姣好的曲线尽在他眼中。

血液瞬间冲到头顶,整个身体都滚烫起来。

那丰盈的颤抖,盈手可握的腰肢,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每一个细节,每一寸肌肤都美到惊心动魄。

“莫君清,关灯好不好……”她抓住他的肩膀,闭着眼睛,娇怯的颤抖。

她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没有衣服的时候,黑夜可以给她安全感,可是此刻,她觉得从未有过的感觉席卷,浑身都在颤栗。

又将眼前绝美的躯体深深看了几眼,骤然将她翻倒在床上,她的脸埋进柔软的毯子,眼前黑了,她鸵鸟一般安心了些,可是想到眼前黑了的只是她自己,莫君清那双冷锐黑亮的眼眸正紧盯着她的裸|背,她又羞又怯,双手不由自主的抓紧枕头,将脸在毯子里埋的更紧了些。

纤背如玉,流畅的线条,挺翘的臀部,性|感的蝴蝶骨,无不让人为之痴狂,一切如此完美,只有横亘在背上的几道青紫的痕迹,破坏了背上的美感,却也仿佛多了几分更让人痴狂的魔力,可以搅的人气息不稳,火气在血脉中乱窜。

“谁干的?”他的声音很轻,却有着让人连灵魂都颤栗的力量,其中蕴含的力量,似乎可以让人清晰预见,做下这件事的人将来会有多惨。

“我没事了,”她动了动身子,抱住他,“真的,一点都不疼了。”

他在她身边躺下,温柔的揽住她,轻轻吻她的耳朵,“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他滚烫的怀抱让她呼吸费力,头脑发晕,她的身子绷的紧紧的,一动都不敢动,毯子压在她身下,她的身上什么都没有。

被他环绕的肌肤滚烫,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微凉,这样的姿势与感觉无不让她窒息,她闭着眼睛妥协,将那天发生的一切如流水账般向他说了一遍。

她闭着眼,一动都不敢动,他轻轻一翻弄,便把她掀的背朝上,脸朝下。

她刚想抗议,他的薄唇落在她的背上,沿着她青紫的伤痕缓慢游走,说不清的温柔与怜惜。

将好的伤痕原就有些发痒,被他这样轻轻游走的吻,更是异样酥麻,她受不住的猛然抓住床单,嘴里泻出申吟,他身体里充斥的怜惜与怒火,被她这声申吟引爆,箍住她的身子,以她以前从未试过的姿势占有了了她。

“别……不要……莫君清……”她剧烈的喘息着,“关灯……关灯好不好……”

“不好!”他的征伐狂猛历烈,连嗓音都带着冰傲与冷意。

她想反抗,可身体和大脑很快就被一波又一波的快意席卷,身体酥麻了,大脑迷糊了,她如同一叶小舟在他给予的惊风骇浪中随波浮尘,一波又一波巨浪将她打的剧烈喘息着、颤抖着,只能被动的承受,泻出一声又一声的申吟,再也组织不出一句完整的语言。

在她几乎晕死过去时,他终于抽身而退,将她用力抱在怀里。

她申吟着、颤栗着、喘息着,扯过枕头将头埋在怀里,腾云驾雾一般,几乎人事不知。

过了好久她才想,以往她总爱埋怨他索求无度,而他总说他已经手下留情,那时她总不以为然,此刻她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他以前果然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她的下场会更惨。

她平时也算喜欢运动,体力还算不错,可莫君清的体力总是能让她瞠目结舌,他结实有力的身躯里,仿佛蕴藏着无穷无尽的能量,与他的能力一般,让人惊叹,让人仰望。

身体中的力气已经被全部抽走,再也无瑕顾及现在床头的灯是开着还是关着,无瑕顾及她的身体此刻是不是全在他的视线里,她抱着毯子,只想沉睡。

迷迷糊糊中,柔软的毯子盖上微凉的肌肤,她下意识扯住毯子将身子裹紧,耳后被滚烫的薄唇吻了下,“老婆……你放心,任何欺负你的人都会加倍的付出代价……”

“不要……”她翻身偎进他怀中抱住他,“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我希望我带给你的都是开心快乐的事情,你已经很忙了,不想让你再我的事情烦心。”

“真傻!”他点她的额头,叹息:“这么笨这么好欺负,难怪人人都拿你下手!”

“不是啊,那些人找的是傲雪不是我。”她辩解,不想让他认为她是总能招惹上麻烦的人。

“那不是更笨?”他揉她的后背,“人家找的是傲雪,傲雪平安无事,受伤的是你,你算是笨到家了。”

“可是傲雪怀孕了呀,我必须保护她。”

“傲雪就算没怀孕,你照样会用护着她,”他屈指敲她的头,“从我认识你第一天你就这么笨这么傻,我早就将你看透了!”

仍记得他们第一次相见,她为了从未见过的人,毫不犹豫的伸开双臂拦住他的车前,即使过了这么久,想起那一幕依旧觉得震撼。

244笨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