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80万花丛中过

  “呃……”她红了脸,“我不止把你给忘了,把我自己也忘了,上午我给沫沫打电话,沫沫说她流行感冒,传染给了司曜,两个人都在司曜的朋友那里住院,我就想做点病号饭中午和你一起过去看他们……”

她仰头看他,苦着小脸,“我挖空心思的只想着上火的病人能吃什么好吃的,把我们两个的午饭给忘了。”

“算了!”莫君清叹口气,弹了她额头一下,“看在你把自己也忘了的份上,饶你这一回,从医院回来,我带你出去吃。”

“哦!”虽然他很宽宏大量,她还是有点小惭愧。

真是的,昨晚还说十分之九的好都给了他呢,今天居然把老公大人的饭给忘了,她家老公可是在外面辛苦一个上午了呢!

莫君清转身去卧室洗漱,推门时不经意间往后一瞥,他的小女人正懊恼的皱着眉敲自己的脑袋。

看她娇俏可爱的样子,他唇角的笑意瞬间荡开,差点笑出声来,她的表情越来越生动了,娇俏美丽,活色生香。

洗漱回来,她已经将做的汤和蜜汁果球在保温盒里放好,见他从卧室出来,她端着一个白瓷小碗迎过来,碗里一把精致的汤匙,“来,尝尝,味道好不好?”

她一手端碗,一手拿汤匙,将一块鸡肉放在他唇边,眼含秋水,眉目如画,一行一动都透着股温柔娇媚。

他含笑低头,将鸡肉吞了,细细咀嚼,点头,“好吃,估计这下你又要把司曜那小子喂刁了,他又要惦记着天天来我们家混饭吃。”

“再吃点儿!”她端着瓷碗,将一整碗鸡肉燕窝都喂给了莫君清。

莫君清环住她的腰,“我这算不算和病号抢饭吃?”

“不算,”她踮脚亲了他一下,“我愿意给你吃的,等我们从医院回来,我再给你做。”

莫君清笑着拍拍她,“你去换衣服,我给司曜打电话,让他留着肚子等你的病号饭。”

“嗯。”

简司曜一听沐暖晴要给他送病号饭,迫不及待的将他的详尽地址告诉了莫君清。

沐暖晴挽着莫君清的胳膊,莫君清提着饭盒,两人并肩走进简司曜所说的病房。

一进病房,沐暖晴立刻瞠圆了眼睛。

许沫躺在靠门的位置,简司曜躺在靠窗的位置,两个人都在输液,这原本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他们两个该不是住一间病房吧?

许沫一下子看懂沐暖晴在想什么,红着脸解释,“暖暖姐,你别乱想,我们就是白天在一间病房里输液,做个伴儿,晚上他睡隔壁病房,我们不住一起的。”

说完之后,她觉得这话更怪,脸更红了些。

“我没乱想啊,”沐暖晴笑着在她身边坐下,“住一间病房也没什么,条件不好的医院,一间病房里六张床,哪儿管什么男人女人,都是住一起的。”

简司曜眼里心里没这些琐事,一心惦记着沐暖晴病号饭,冲着莫君清叫:“三哥!”

莫君清了然,将保温盒递给沐暖晴。

保温盒一共五层,精致保温,是沐暖晴特意买的,她留下两层给许沫,剩下三层又递还给莫君清。

许沫和简司曜都在输液,行动不便,不过好在输液的是左手,右手可以拿汤匙,不影响吃饭。

莫君清帮简司曜支起病床上的饭桌,将三个保温盒依次放在饭桌上,简司曜迫不及待舀了块排骨丢进嘴里,嚼的满脸幸福,“终于又吃到小嫂子的手艺了,太幸福了!”

而这边,沐暖晴没给许沫支饭桌,直接端着保温盒,拿着汤匙舀了鸡块喂许沫。

许沫看着递到她唇边的鸡肉脸红,“姐姐,你帮我把饭桌支起来,我自己吃就可以。”

“没事,我喂你,这是病号专享的福利,你要好好享受,等明儿病好了,想让我喂我也不肯喂了。”趁她张嘴说话的功夫,沐暖晴将鸡肉塞进她嘴里。

许沫默默的吃,沐暖晴小心的喂,时候不大,一保温盒的鸡块,和一份蜜汁果球都进了许沫的肚子。

那边简司曜早把三个保温盒横扫一空,沐暖晴将两边的保温盒都收起来,“时间来不及了,我没熬粥,你们想喝粥的话,我给你们叫点儿外卖。”

“不行了,什么也吃不下去了,”简司曜用没输液的手拍拍肚子,心满意足的倚在床头,“要是每天能有这待遇,让我天天住院我也愿意。”

莫君清瞥了他一眼,“你想的挺美。”

简司曜嬉笑,“我不就是想想吗?我哪儿舍得让小嫂子天天跑医院来给我送饭,再说了,就算我舍得,我三哥也舍不得啊,是吧哥?”

莫君清哼了声,拍了他脑袋一下,“退烧了没?什么时候能出院。”

“退烧了,让我说根本用不着住院,都是墨寒那孙子,跑我大哥跟前嚼舌根,活像我不在他医院住下,明天就得挂了似的,我大哥脸一板,眼一瞪,我就住这儿来了。”

“我要是孙子,你就是龟孙子!”随着一声懒洋洋的戏谑,一个男人推门进来。

斜飞的眉,狭长的眼,细如白瓷的肌肤,绯红优美的唇瓣,俊美的像个漫画中走下来的妖孽,穿着一身白大褂,没系扣子,随着他走到,后摆轻轻飞舞,妖邪又自信,狂妄又洒脱。

“诶!你嘴巴干净点儿,今儿我小嫂子在呢,当着我小嫂子的面胡说八道,小心我揍你!”简司曜冲他挥挥拳头。

秦墨寒鄙视的瞥他一眼,走过去很自然的握住莫君清的手,倾过身子微微抱了下,“三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莫君清拍拍他的后背,“什么时候回来的?”

“被老爷子绑回来的,”秦墨寒撇撇嘴,“非要让我子承父业,我经常想,我老子祖上怎么不做深山老林的山大王,那我子承父业起来多爽!”

听他说得有趣,沐暖晴和许沫都笑起来。

许沫用没输液的手抓住沐暖晴的手,晃了晃,“好玩儿吧?司曜的朋友都像他一样好玩儿。”

沐暖晴笑着点头,目光不经意间掠过她的眼,顿时愣住。

看许沫第一眼,就觉得她的眼睛漂亮,黑白分明,晶莹透彻,像泡在冰水里的黑葡萄,清亮又纯净。

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沐暖晴经常能在她的眼睛里看到无奈和悲伤,漆黑明亮的眼眸像是蒙上一层雾霭的星空,依旧朦胧漂亮,却终究少了几分明净和灵性。

而此刻,笑意从她的眼中绽放出来,像是漫天星辰闪烁,又像是漫天焰火绽放,漂亮的不可思议,漆黑的眸子熠熠闪闪,水晶般清亮明澈。

原来,由内而外满足的笑出来的许沫,居然可以美成这样。

“姐姐!姐姐!”许沫推了她一下。“嗯?”她从怔愣中回过神来。

“姐姐,秦院长和你打招呼呢!”许沫笑着示意了一下秦墨寒。

“呃……”沐暖晴有些不好意思,她刚刚光顾着看许沫了,没听到秦墨寒和他说什么。。

莫君清走到她身边,揽住她的肩膀,“介绍一下,秦墨寒,镶着金边儿的海龟博士。”

“你好!”

沐暖晴冲他伸手,秦墨寒笑看了莫君清一眼,朝沐暖晴伸过手去,哪知道指尖还没碰到沐暖晴的指尖,莫君清的手斜刺里伸过去,与他握在了一起,“见过你嫂子了,以后多照应。”

秦墨寒打掉他的手,回头看简司曜,“三哥什么时候变这么小气了?连嫂子的手都不让碰的,小气!”

“那是你名声太差,三哥怕你玷污了我小嫂子。”简司曜终于逮到打击他的机会,打击的不遗余力。

莫君清在沐暖晴耳边低语了句:“墨寒风华绝代,可以用一句诗形容。”

“嗯?”沐暖晴抬眸看他。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莫君清笑,“怎样?是不是很诗情画意?很符合墨寒的样貌气质?”

“……”沐暖晴汗。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不就是花心的代名词吗?

“三哥你太不够意思了,”秦墨寒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兜里,一副邪气懒散的样子,“你这么败坏我的名声,我还怎么娶个好老婆,我娶不到好老婆,当心我们家老爷子拉你来这里当院长。”

沐暖晴扑哧笑出来,“这是什么逻辑?”

秦墨寒眨眼,“让三哥替我当院长,我好腾出时间去泡妞儿啊!”

他一双细长的眼眸光华潋滟,眨眼时含了几分邪气,几分魅惑,沐暖晴自认看过最俊美的男子非莫君清莫属,但他容颜太盛,依旧让她惊艳了一把。

这男人,真是个妖孽,的确有花心的本钱。

“行了,你别贫了,赶紧滚蛋吧,”简司曜不耐烦的冲他摆摆手,“不然你们家老爷子一会儿又来这里抓人了,让他抓着三哥唠唠叨叨控诉一遍你的罪行,三哥今天下午什么都甭想干了。”

简司曜能赶的走他才怪,越是让他走,他越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双腿像是在地上扎了根,一点儿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280万花丛中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