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99让他来痛

  她声音很平静,表情很平静,目光也平静,再也没有往日与他吵架时的纠结与痛苦,也没了提出和他离婚时的那种纠结与痛意。

冷毅真切的感受到,这次,她的心真正死了,她真的要放手了,无论这次他再怎样努力,她都不会回头了。

他很失望,胸膛里陌生的痛在心脏的位置迅速的蔓延至全身,“许沫,我就这么容易让你放弃吗?不过是一点摩擦矛盾而已,就非要弄到离婚的地步吗?难道这就是你的爱吗?为什么这么浅薄?我就这么不值得你抓住吗?为什么你不哭不闹不争不抢,就这么轻易的放手,我就这么容易让你放弃吗?你到底爱过我吗?爱过我吗??”

他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愤怒,狠狠一拳砸在办公桌上,指节顿时青肿。

为什么?

他做错了什么?

明明他有好家世、好身材、好相貌,他身体健康,作息规律,不吃喝嫖赌,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尽力做到最好,可为什么他总是被人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放弃?

几年前的楚沁雨是如此,几年后的许沫又是如此。

她不是爱他吗?

第一次相见,他就知道她恋慕他,结婚之后她看着他的目光,爱意泛滥更是无可隐藏。

可为什么她的爱这样浅薄,不是山崩地裂,不是生老病死,只不过是婚姻中一点小小的摩擦,她便要如此决绝的和他离婚,难道爱情就是这么脆弱的东西?

许沫只是平静看着他,“冷毅,再深厚的爱也会被时间消磨干净,我曾经搂着你的脖子撒娇,你像石头一样毫无反应,一点表情都欠奉。我费尽心思给你做生日餐,你和朋友们出去狂欢,我在沙发上等到两点,独自一人插蜡烛吃蛋糕,将剩饭剩菜全倒掉。我生病时你永远不在,我受了委屈想和你诉苦,吃饭时你说吃饭不能说话,睡觉时你说你太累了明天再说,第二天你起床就吃饭,吃饱饭就出门,我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往事一桩桩,一件件,许沫的语气依旧平稳淡漠,眼泪却止不住的滑出眼眶,“冷毅,我结了婚比单身还寂寞,我每天守着空荡荡的房子,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想养只狗陪我,你说你对狗毛过敏,想买只鹦鹉你说鹦鹉太吵,买了一只小海龟,第二天你把鱼缸和海龟一起扔了,你说它们破坏了你房间的格局。”

她惨笑,“冷毅,我太傻、太笨,我今天才知道,破坏你房间格局的不是它们,是我,让你碍眼的也不是它们,是我,我早就该离开了,不该霸着冷太太的位置不放,让你心里不舒坦,人要是心里不舒坦了,看什么都不顺眼,是我让你心里不舒坦了,我早就该消失了,是我不识相,是我太溅……”

“够了!”冷毅脸色铁青的打断她的话,“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不喜欢我可以改,只是一些小事而已,就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就要和我离婚,你不觉得太荒唐吗?”

许沫抬眼看他,“什么叫大事呢?我发烧难受的要死,找不到我丈夫,一个人去医院打吊针,结果撞见我丈夫在陪他的初恋算不算大事?”

冷毅用力攥拳,压下心中的怒火,“我已经道过歉了,下次我不会再犯!”

“好一个不会再犯!”不知道怎么的,心上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用力捅了一下,许沫忽然便恼了,起身捡起钱夹用力扔上他的脸,“没有再犯这钱夹是怎么回事?没有再犯你的钱夹怎么会在楚沁雨手里?冷毅!你真当我是傻瓜吗?我就算是笨,就算是没有你那么聪明,你也不能往死里欺负我,你真要逼我死吗!”

她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往下滚,她受不了了,她再也无法忍受了,她捂住脸跌回椅子里,痛哭失声。

冷毅脸被钱夹摔的生疼,钱夹跌在地上,楚沁雨在冲着他温柔甜美的笑。

就是那样温柔恬美的女孩儿,那样决绝的斩断了他们之间所有联系,漂洋过海,音讯全无,在他原本就因为家族企业危机而担忧不已的心上,狠狠插了一刀。

他颓然跌坐回椅子上,“我不会和楚沁雨在一起,我发誓,即使我们两个离婚,我也绝不会娶楚沁雨。”

即使当时不明白,现在也懂了。

楚沁雨所说出国追求她的梦想,不过是原因之一,最根本的原因,是当时的冷氏四面楚歌,摇摇欲坠,她是自以为聪明的快刀斩乱麻,尽快斩断他们之间的联系。

趁着冷氏还在,她还可以说她是为了追求梦想,但若冷氏真的倒了,她再和他分手,就会变成嫌贫爱富,千夫所指。

所有人都被她骗到了,他最初也被骗了。

直到这次楚沁雨再回来,他才渐渐明白。

几年之间,征战商场,在波诡云谲的风口浪尖救冷氏于危难之中,他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初入职场的青涩男人,幼稚的相信女神般美好的楚沁雨真的是为了追求她可歌可泣的梦想。

这几次和楚沁雨的相处,楚沁雨话里话外总是明示暗示,她当初离开他,是因为梦想所惑,绝对不是因为当年的冷氏陷入危机。

什么叫心虚?

什么叫弄巧成拙?

什么叫欲盖弥彰?

这就是了!

他原本根本不曾往那方面想,因为他与楚沁雨之间的爱情曾是他心目中最神圣的感情,最纯洁、最纯真、最宝贵、最不容玷污。

他根本不会为那样美好纯洁的感情,蒙上一星一点的灰尘。

楚沁雨自己内心肮脏,便把别人想的肮脏,她怕她在冷毅危难中离去,会成为冷毅心上一根刺、成为他不会重新接受她的理由,所以她才心虚的一次又一次解释。

哪知道,她弄巧成拙,她的解释才让冷毅怀疑,才让她的离去,真正成了冷毅心上那根刺。

直到这时,冷毅才明白,原来他曾以为的山盟海誓的爱情,竟敌不过冷氏集团一场风雨飘摇的动荡,只不过一次家族企业的危机而已,就把他最深爱的女人吓的漂洋过海。

如今,他赢了,他重新让冷氏高高站于人前,于是那个女人又回来了,想要与他分享这份荣耀,重新站回他身边。

只是,他怎么还敢要?

她早已不是他胸口的朱砂痣白月光,而是脏污的白米饭蚊子血,那样不堪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再要?

“沫沫……”他用力搓了搓脸,尽力让自己冷静,“楚沁雨重新回到我身边,不过是看中我的钱,她不爱我,她爱的是冷氏总裁的钱财地位,昨晚我心情不好,约了朋友们喝酒,喝到后来好像她也去了,最后我喝的烂醉,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钱夹会在她手里。”

冷毅起身,转到许沫身边蹲下,握住她的手,将脸埋进她的掌心,“沫沫,我知道错了,我会改,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这次,我一定改。”

如果说以前种种争执还不足以让他放下面子身段,说这样低三下四乞求的话,那么刚刚许沫那句“我不要你的钱、不要你的房子车子,我只要净身出户,可以离开你,”彻底打动了他。

她不要钱、不要房子车子、不要任何财产,说明她当初嫁他并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她要的不过是他这个人。

她嫁他不是因为他是冷家的公子,不是因为他是冷氏的少东,只是因为他是冷毅,不是因为他身上其他任何附加的身份。

现在他只想要一个这样的女人,不是因为任何目的、任何理由接近他,留在他身边,只是因为他是他,世上独一无二的他,哪怕他名誉扫地,哪怕他一贫如洗,她依旧可以不离不弃守着他。

他知道许沫是这样的女人,但以前他太傻,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现在他知道了,他会紧紧抓住,绝不会放手。

“晚了,我的心已经死了,没办法再活过来,”许沫漠然推开他,起身退开几步,“冷毅,我希望你立刻签字,我们把离婚证领了。”

冷毅站起,死死攥拳,额上青筋高高暴起,“我不会签,我说过,想离婚,除非我死!”

“冷毅,别傻了,”许沫淡淡看着他,“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你还有冷家,还有爸妈,如果你不离婚,我会让律师提出诉讼,你们冷家是有头有脸的人,你爸妈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你还是签了吧,我们好合好散。”

想到司正洁趾高气昂的嘴脸,许沫又是忍不住一阵恶寒。

真好!

她再也不用忍受了!

真好!

马上就可以结束了!

看着许沫如释重负的表情,冷毅心如刀剜。

这就是这段婚姻带给她的一切吗?

想到可以结束这段婚姻,她居然露出那么轻松的表情,仿佛终于解脱了,再也不用在痛苦中无休无止的纠缠。

他从没想过,他居然会因为一个女人的神情,那么纠结那么痛。

他不忍心再让她痛了,那就让他来痛好了。

299让他来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