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25没有资格

  沐暖晴抓着她的手掌,静待着她的下文。

她用空着的手擦擦眼睛,扯了扯嘴角,“他妻子和他结婚不久就去世了,给他留下一个女儿,他很爱我妈,能失而复得,惊喜的要命,他对我妈很好很好,对我哥也很好很好,他的女儿和我妈妈哥哥相处也很融洽,他们过了好多年平静幸福的日子,可后来,他生病了,病的很重,临死时,他对我妈说,说哥哥是他儿子的谣言是他放出去的,他还捏造了一份假的亲子鉴定,跑到我爸跟前说,我妈爱的是他,当初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才会嫁给我爸,我哥是他的儿子,他可以给我爸很多很多钱,谢谢我爸这么多年替他养儿子,但我爸没要钱,把他赶走了……”

许沫开始流泪,“我爸是很老实忠厚的人,他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对自己家人是真的好,他自己一分钱都舍不得花,赚来的钱都花在了我们母子三人身上,他什么爱好都没有,一门心思围着我们三个转,可那人居然跑到他跟前说,他疼了那么多年的儿子是别人的,我爸人老实,这话谁也不说,就憋在心里,时间长了,心里受不了,就开始酗酒、打骂哥哥……”

沐暖晴气的恨恨咬牙。

卑鄙,真卑鄙。

当年辜负自己的恋人,娶了别的女人,自己的女人死了,便去算计最初的恋人,那男人真是卑鄙透顶!

许沫缓了口气,接着说:“他把他以前做的事说完没多久就死了,临死前他对我妈说,他知道这些年我妈一直惦记我,他对不起我妈,如果我妈还惦记我爸,就带我哥回去和我爸团聚,他死后,我妈没去找我爸,只是郁郁寡欢,没过多久重病缠身,也去世了,去世前,她让我哥带她的骨灰回国,如果爸爸肯原谅她,就等百年之后,将她的骨灰和爸爸葬在一起,如果爸爸不肯原谅她,就把她的骨灰撒在家乡的河里……”

许沫哭的说不下去,沐暖晴哄她,“算了,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现在你和你哥哥在一起好好的,许爸爸和许妈妈地下有知一定会开心。”

“不,我想说,”许沫哭着摇头,“这些事压在我心里很久了,我谁都不想说,可是越不想说,越是压的我难受,姐姐你让我说完好不好?”

沐暖晴疼的心里发慌,倾过身子抱住她,“说吧说吧,一口气说完,以后再也不要想了。”

“我哥带着我妈的骨灰回国,我爸抱着妈妈的骨灰大醉了一场,喝醉了之后说了一些疯话,把哥哥气走了,从那以后哥哥再没回来看过他,妈妈给我留了遗书,妈妈说对不起爸爸,对不起我,妈妈在遗书里说,哥哥是爸爸的亲生骨肉,是早产,不是那男人的,爸爸看了妈妈的遗书很后悔,想把哥哥找回来,可哥哥已经不肯再见他了……”

沐暖晴轻轻拍着她,唏嘘不已。

许沉太骄傲,能带着母亲的骨灰回国见父亲,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没想到父亲依旧不肯认他,对他恶言相向,她能体会到许沉的伤心愤懑,但她也亲眼看到许沉这次回国后,积极的四处奔走,为父亲寻找名医。

可见他不是不爱爸爸,只是一切太迟了,他没等到父子和好,没等到爸爸叫他一声儿子,许爸也没来得及听他说一声原谅,便天人永隔。

许沉心里的苦,怕是不比许沫少。

许沫哽咽着说:“我没想到爸爸就这么走了,我一直在想,等他一睁眼看到哥哥回来了,他一定很开心很开心,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就在一起好好过日子,永远不分开了,姐姐……我好恨、好恨,为什么老天爷不肯给我们一次机会,就让爸爸清醒一天也好,让他亲眼看看,哥哥回来了、原谅他了,再让他听哥哥叫他一声爸爸,他就算走了,也会笑着走,可现在、现在他肯定带着遗憾走的,我知道,他一直最惦记哥哥,他一直说他对不起哥哥……”

许沫又哭的不行,沐暖晴也听的满脸是泪,将她拥在怀中,轻轻拍她。

许沫抽泣着,“那个男人临死前说对不住妈妈,妈妈临死前又说对不起爸爸和我,现在爸爸也没了,爸爸生前总说对不起哥哥,我们原本是好好的一家四口,爸爸爱妈妈,爱我和哥哥,很爱很爱,是最好的爸爸,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一家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妈妈含恨走了,爸爸也含恨走了,哥哥没能亲口和爸爸说声原谅,一定很难过很难过,还有我,我居然为了一个男人,离开了爸爸,离的那么远那么远,没有孝敬爸爸几天,我好后悔、好后悔……”

她哭到身子痉挛,沐暖晴只能抱着她,无奈的哄她。

所谓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世上最痛最悔的事情之一。

不管是许沉还是许沫,这种遗憾,终其一生都不会被任何东西抹杀。

最可恨的是那个卑鄙的男人,为了得到自己的恋人,拆散了原本幸福的一家。

许沫哭的耗尽力气, 又昏昏沉沉睡过去,折腾了一晚,沐暖晴也累的不行,在她身边和衣睡了。

睡了两三个小时,许沫从睡梦中哭醒,沐暖晴也打了个激灵醒了,天边已经放亮,沐暖晴宽慰了许沫几句,起床做饭。

知道许沫没胃口,只是拌了点爽口的凉菜,熬了点粥,劝着许沫吃了点,两个人一起出门,送许爸最后一程。

将这边收拾妥当,莫君清、沐暖晴、简司曜还有其他许沉的一众好友,一起送许爸的遗体回了许爸老家。

许爸下葬那天,来了许多人,墓地外停满豪车,盛况堪比豪华车展。

许沉没能亲口对父亲说声原谅,只来得及给了父亲一场风光的葬礼。

许沫感冒了,一直发烧咳嗽,举行完仪式后,许沉拜托沐暖晴先送许沫回去。

走出公墓,许沫一眼看到站在路边的冷毅,恍如隔世。

如果。

如果当初她没认识这个男人,没有跟着他离开爸爸,有她在爸爸身边,爸爸也许就不会日日酗酒,将身体弄垮。

爸爸才四十多岁而已,已经满头白发。

在她离开的这些日日夜夜里,爸爸是怎样对着空荡荡的房子,灌下一杯又一杯苦酒?

他们一家四口没过几年舒心日子,就被那个男人给硬生生拆散了,爸爸后半生都是在痛苦和悔恨中度过,他这辈子,太苦了。

许沫神情恍惚,站着不动,冷毅一步步走上前来,他身后还跟着章宇。

“沫沫。”止步在她面前,冷毅温柔喊她的名字。

许沫盯着他那张曾让她深深迷恋过的脸,除了针扎一样的疼痛和苦涩,竟再也感受不到别的滋味。

如果。

如果她从没认识过这个男人,那该有多好。

爸爸不会病,哥哥会回家,他们一家三口还有许多日日夜夜可以开开心心的一起过。

她不怪他,怪自己,贪爱水中月镜中花,忘了父亲的心结和身体,忘了她那个残破不堪的家。

失败的婚姻是对她的惩罚,最严酷的惩罚。

见她许久沉默不语,冷毅又往前走了一步,“沫沫,你还好吗?”

这话,其实问的多余。

她不好。

很不好。

十几天没见而已,她整个人瘦了几圈,纤细的身子裹在宽大的黑色上衣里,显得越发瘦弱可怜。

好想将她抱在怀中,好好疼爱,好好安慰,可惜今时今日的他,已经没了那个资格。

心中溢满苦涩,他又往前走了一步,许沫却像受了惊吓一般,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冷毅的心像被重物狠狠敲击的一下,痛的无法收拾,他屏住呼吸看她,“沫沫?”

“对不起,”许沫察觉到自己的失态,道了声歉,“冷毅,我们已经离婚了,我爸爸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以后你不要再来了。”

结束吧,结束吧,求时光命运放过她,以后她再不想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纠葛。

见她畏他如蛇蝎的样子,冷毅一颗心拧着劲儿的疼,“沫沫,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来送爸爸最后一程。”

许沫瞬间睁大双眼,死死瞪着他。

他居然说来送她爸爸最后一程!

他在意过吗?

他在意过这个亲手将养大的女儿交在他手中的男人吗?

他只是出于礼节喊她爸爸一声“爸”,他从没像别人家的女婿一样,和她爸爸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聊些时事琐事。

现在人没了,送这最后一程,谁稀罕呢?

“不用了,”她几乎有些绝望的闭上眼,“你回去吧,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别再出现在她面前,提醒她的愚蠢,提醒她所犯下的错。

她就是为了这样一个冷情绝情的男人,将自己的亲生父亲扔在这个只剩他一人的城市里,留他一人在寂寞的深夜任痛苦和悔恨吞噬他的心。

冷毅看了她一会儿,点头,“也好。”

他也知道,他没资格去见那个已经去世的男人。

他将那个男人亲手养大的女儿送他身边带走,却没好好善待她,那男人地下有知若是知道了,怕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325没有资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