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4别忘了我的职业

  简司曜自认见多识广,什么人都见过,但他不得不承认,付镜涵是他所有认识的人当中,嘴巴最毒,心肠最狠的女人。

沐暖晴原本和他说,复健是循序渐进的事,但自从他打在付镜涵手里,复健就成了地狱之旅,每天像被抓进敌营的俘虏,被付镜涵操练的苦不堪言。

他不是个不能吃苦的,以前和那帮哥们儿上山下海的没少折腾,体力上的折腾他受得了,让他没法儿接受的是,那姑娘太毒舌了!

那姑娘的舌头绝对是在毒水里泡过的,随便说句话就能透过你的皮肉腐蚀你的五脏六腑,让你浑身哪儿哪儿的都不好受。

咬牙切齿之余是对许沉的深切同情,他家沉哥那得有多严重的受虐倾向才会爱上这姑娘啊!

这天,他又在顶楼复健室挨虐。

阳光正好,透窗而入,他已经汗流浃背,女周扒皮还冰肌雪肤,一点汗意都没有,冷冰冰的站在房间一角,冷冰冰盯着他。

沐暖晴做了简司曜喜欢的糕点,晾凉了开车送过来。

她和莫君清总觉得是他们将简司曜害成今天这样,心疼又内疚,比任何人往这边跑的都勤。

许沫尽得老厨师真传,厨艺相当不错,但不会做甜点,沐暖晴把煲汤之类表现的机会留给了许沫,她过来时都是给简司曜做些喜欢的甜点,简司曜是标准吃货,每次都能哄得他眉开眼笑。

她在一楼没找到人,直接上顶楼复健室,楼梯拐角处,看到许沫捂着耳朵对着墙角,额头抵在墙上,面壁思过一样。

她笑着走上去,将手搭在许沫的肩上,“沫沫,怎么站在这儿?”

许沫回头看她,满脸是泪。

沐暖晴愣住,伸手帮她擦泪,“沫沫,怎么了?”

许沫扑进她怀里,搂住她的腰,“暖暖姐,我受不了了,那个付镜涵太过分了,她一直在骂司曜,我看得出,司曜如果不是为了我,早把她赶走了,可我也受不了了,她太过分了,我不想让她嫁给哥哥,她会欺负哥哥!”

沐暖晴紧着拍她,对她前半部分话,皱眉担心,后半句话不以为然。

这世上只有许沉欺负别人的份儿,哪有能欺负得了他的人?

她正忙着安慰,头顶又传来付镜涵冷冷的呵斥声,夹着异物抽打在皮肉上的声音。

许沫又捂住耳朵,身子有些哆嗦,她死死皱眉,安慰许沫,“听了难过就不要听了,我上去看看。”

许沫应着,却不动,仍然在墙角站着。

虽然听着难受,她还是想在这儿听着,因为听不到会更难过。

沐暖晴拿着甜点上楼,进门时正看到付镜涵手中长条的直尺甩在简司曜后腰上,“后腰挺直!我这些心思就是用在一头猪身上,猪都会跑了……废物!”

直尺拍在皮肉上的声音格外响亮清晰,不难想象其中的痛意,简司曜后背的肌肉顿时紧绷了,原本汗湿的后颈又唰的冒出汗来。

他没做声,沐暖晴看的出,他体力已经透支了,他却吭也不吭,脸上神情透着股狠。

他在和付镜涵较劲。

简二少爷怎么可能是废物!

这不是好现象。

复健时不量力而行,事倍功半,还有可能造成肌肉和骨骼的损伤。

沐暖晴忍住心中恼怒,敲了敲门,“付大夫。”

付镜涵冰冷的扭头看她,盯了她一会儿才问:“有事?”

沐暖晴冲她笑笑,“付大夫辛苦了,我先照顾司曜洗个手,一会儿请付大夫出去坐坐。”

她一边说着,一边很自然的走到简司曜身边,扶住简司曜,“司曜,我做了你喜欢吃的甜点,休息一会儿,吃点儿再练。”

简司曜顿时一脸馋相,“新的还是我爱吃的?”

“都有,”沐暖晴抿了唇笑,“有新琢磨的,也有你爱吃的。”

简司曜星星眼,没拒绝沐暖晴的搀扶,朝洗漱间走出。

事实上他已经累的不行,浑身的肌肉都在打颤,就是骨子里一股不服输的狠劲儿支持着他,咬牙撑着,和沐暖晴说了几句话,精神一放松,觉得自己像滩烂泥一样,恨不得立刻倒下。

他们刚想往洗漱间方向迈步,付镜涵在他们身后冷冷开口:“沐老师,请问你是他的复健医生还是我的复健医生?他要听我的,还是要听你的?如果听你的,我明天就不用过来了。”

沐暖晴第一次这样反感付镜涵。

她以为能让许沉喜欢的人,再差劲也不会差到怎样,可今天的所见所闻,让她对她反感到了极致。

她不用掀开简司曜的衣服看,就知道刚刚直尺落下去的地方铁定淤青了,她承认简司曜能有今天,完全是她付镜涵的功劳,但她完全能用更温和的办法让简司曜恢复,却偏偏用这么激烈偏激的法子。

简司曜不是战士,明天不需要上战场,不是今天不努力,明天就把命丢了,根本没必要这样逼他!

她刚想说话,抬眼看到许沫已经站在门口,冲许沫展颜一笑,“沫沫,你过来照顾司曜洗手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我请付大夫出去喝杯咖啡。”

许沫立刻小跑着过来,小心翼翼将简司曜扶住,又按了按他的身子,让他身体的重量全都靠在她的身上,这才扶着他进洗漱室洗手。

“看来你很享受发号施令的感觉,”付镜涵嘲弄看着她,“只是我既不是你的学生,又不是你老公的手下,为什么要听你指手画脚?”

沐暖晴压下心里的反感,心平气和的笑,“这怎么是指手画脚?只是人之常情而已!你治好司曜,我们都很感激你,想请你喝杯东西表示谢意,仅此而已。”

“表示感谢就不必了,”付镜涵冷冷看着她,“我和许沉是公平交易,我给他他想要的,他给我我想要的,我们之间谁也不欠谁,不需要谁来献殷勤。”

沐暖晴第一次见到这种油盐不进的人,很奇怪以她这种愤世嫉俗的性格,怎么活到现在。

她好歹也教了那么久的学生,什么顽劣的学生都遇到过,最不缺的就是好脾气,走到付镜涵身边,温和笑着看她,“付大夫,我有话和你说,赏脸陪我出去喝杯咖啡可以吗?”

许沫已经扶着简司曜出来,听到沐暖晴最后一句话,皱眉,“小嫂子,这没你事了,你回去。”

他表面邪肆放荡,什么都无所谓,实际上他骨子里有很严重的大男子主义。

付镜涵怎样对他,他就是他不和她一个女的一般见识的心思,并不觉得怎样。

但他最不能看见的,就是身边的人因为他,对别人低头或低声下气。

“你少跟着掺和,”沐暖晴回头笑望他,“好好吃你的甜点,我和付大夫有些私事要谈,不关你的事。”

付镜涵听简司曜不愿沐暖晴和她谈,她倒来了兴致。

别人不愿意让她去,她就偏要去!

她冷冷看着沐暖晴,“你想请我去哪儿喝咖啡?”

沐暖晴嫣然一笑,“一家创意茶餐厅,你肯定喜欢。”

半个小时后,半月纱茶餐厅,沐暖晴要了一个小包间,和付镜涵面对面坐在靠窗的位置。

阳光正好,隔着纱帘,跳跃的光线照在沐暖晴脸上,就连付镜涵也不得不承认,坐在她对面的女人是万里难挑其一的美人,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从容优雅,透着浓浓的书卷气,轻灵干净,让人觉得舒服。

沐暖晴不说话,唇角抹着淡淡的弧度,品着面前的咖啡,付镜涵终于沉不住气,问:“你找我聊什么私事。”

沐暖晴抬眼,微笑看她,“我是想请付大夫手下留情,以后对司曜的复健方式温和一点。”

“真是虚伪!”付镜涵哼了一声嗤笑,“原来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睁眼说瞎话时也能这样理直气壮,刚刚在他面前,不是说你要和我谈私事,和他无关吗?”

沐暖晴轻笑,“这叫善意的谎言,如果可以让自己的亲人朋友心里舒服,我不介意偶尔撒谎,何况,我请你喝咖啡,完全是我自己想这样做,这样做会让我心里舒服,觉得开心,确实和司曜无关,也不算完全撒谎。”

付镜涵又是一声冷哼,“不愧是做老师的,果然舌灿莲花。”

“嗯,我就是纸上谈兵的功夫,不及付大夫本事的万分之一,那么多医生都拿司曜的腿没法子,全凭付大夫一人能力治好,我们都很感激你。”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你这种人,太虚伪,我看了就觉得恶心!”付镜涵盯着沐暖晴,厌恶皱眉,“你心里真有你表面上那么关心简司曜吗?简司曜是你什么人?他和你非亲非故,他飞来横祸断了腿,你不幸灾乐祸就算对他不薄,你心里不知道有多巴不得他这辈子好不了,怎么可能真心为他着急!”

沐暖晴讶然看她。

她没想到付镜涵会这么想!

“我和司曜是非亲非故,但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亲人,实际上与我血脉相连的亲人,也没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重要,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心为他着急,也是真心感激你,只是你的办法太简单粗暴,我不能赞同。”

34别忘了我的职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