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桃之夭夭,灼灼其华6

  “特别感想?”秦墨寒想了下,“很感人,很励志,这算不算?”

梁以笙微微蹙眉,“还有呢?”

秦墨寒继续想,“小孩子不要太叛逆,叛逆了更不要随便往脸上抹什么东西,如果抹了一定要少抹,千万不要天天往脸上抹。”

梁以笙被雷到,啼笑皆非,“我和你说认真的啦,谁和你闹。”

秦墨寒摸摸鼻子,“我也很认真啊好不好?”

梁以笙气的磨牙,忽然侧过身搂住他的脖子,“秦墨寒,秦学长,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秦墨寒收起脸上的嬉笑,轻轻推开她,淡淡说:“只是背你去了一趟医务室而已,用不着以身相许这么严重!”

梁以笙呼吸一滞,“你还记得!”

秦墨寒微勾唇角,“我这辈子就做了这么几件好事,想不记得很难。”

梁以笙再次勾住他的脖子,比星光还亮的眼眸注视着他,“我回来了,以我最美的样子。”

秦墨寒再次推开她,似笑非笑,“和我有关系吗?”

梁以笙愣了下,“我是为你回来的!”

秦墨寒说:“我知道。”

虽然上山之前不知道,但听她讲完也知道了。

很狗血的故事,因为一点小事,生了感动,难以忘怀,经年以后,漂洋过海,来到他身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他是不是应该很感动?

可他偏偏感动不起来怎么办!

梁以笙怔愣更甚,“你生气了?”

秦墨寒看着她,非常绅士的微笑:“我只想请问梁主任,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给我的那个过肩摔是几个意思?”

梁以笙愣住,张口结舌后,她不自然的挪开眼睛,“你生气了?”

秦墨寒嗤笑了声,叉腰看她,“我不该生气吗?梁小姐!耍我很好玩儿吗?”

“对不起,”梁以笙咬住唇,“追求你的女孩儿那么多,我只是想吸引你的注意而已。”

原本是想等他深深爱上她再摊牌的,可是坐在他身边,她砰然心动,再也抑制不住,把埋藏在心里很久的秘密,就这么说出来。

她真的很想告诉他,她是那个脸上长满白斑,像小丑一样被人遗弃在地上,只有他肯伸出手,看她一眼的那个人。

如今她回来了,带着最诚挚的心,最美丽的笑容。

她要以最光彩照人的样子站在他身边。

秦墨寒看了眼远天,“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见他疏离淡漠的样子,梁以笙心一横,抱住他的胳膊,“真的生气了?别这么小气好不好?大不了我让你摔回来嘛!”

看看、看看,看她这副撒娇的样子,哪里像那个温柔恬静知性淑女的心理咨询师梁以笙了?

这就是个骗术最高明的骗子!

他甩开她的胳膊,“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先回去了!”

梁以笙完全怔住。

在她的预想里,她揭开真相之后,秦墨寒就算不感动至极,也会很兴奋很庆幸。

她是学心理学的,从他看她的眼神中她看的出来,他是喜欢她的,非常喜欢。

可为什么事情没有按照她预想的方向发展。

秦墨寒目光清淡的看她,“梁主任,我知道你是心理学专家,最擅于揣摩人的心里,但爱情应该是世上最纯粹最干净的东西,掺不得半点假……”

他话说了一半,没再说下去。

想到她热舞、她的过肩摔、她的一颦一笑、她托着他的手在他掌心中写的字,都是别有心机,他就浑身不舒服。

从她来到这个城市见到他,哪件事是真的,哪件事是假的,哪个是真的她,哪个是戴着面具的她,他现在完全不知道。

他讨厌这种感觉,非常讨厌。

见梁以笙愣在原地不动,秦墨寒转身往山下走。

其实他是特绅士的男人,把女生留在山顶这种不怜香惜玉的事他以前是绝对不会干的,但想到这位女士可以丝毫不费力气过肩摔他的强大,他觉得完全没必要为她担心。

他从容往山下走,梁以笙深吸了口气,随后跟上。

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默无话。

到了山脚下,秦墨寒帮梁以笙打开车门,梁以笙上车后他才回到驾驶座,又是一路沉默,将梁以笙送回她的公寓。

梁以笙下车后冲他摆了摆手,他笑了下,鸣笛一声,将车掉头,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梁以笙又深吸了口气,没有上楼,而是到地下停车场将自己那辆超跑开了出来,也迅速融于夜色之中。

几十分钟后,她在郊外一栋华丽的豪宅内停车,关好车门跑进客厅,又一路跑到二楼卧室,一头扑倒在柔软的超级大床上,狠命砸床。

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气死她了!

她正砸床泄愤,身后响起一道慵懒的声线,“真想让你的病人们看看,这是那个知性美丽温柔大方的梁以笙梁医师嘛,这分明是只随时准备挠人的小野猫嘛。”

“梁以繁你给我闭嘴!”她噌的从床上坐起来,回头怒目瞪着来人。

梁以繁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笑着捏捏她的鼻尖,“怎么了小野猫儿,谁惹你了?”

梁以笙扭过头去,“要你管!”

梁以繁手托下巴,“让我猜猜……是不是在那个花心大少那吃瘪了?”

“你才花心大少呢!你全家都是花心大少!”此刻的梁以笙任性的像个孩子。

“不是啊,我全家不是花心大少,不但我本人专情的很,我家妹妹更是痴情女一个,从情窦初开就爱上一个人,到现在都死心眼儿的只盯着那一个,别的男人不管条件多么好她都眼盲看不见,我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我就愿意,你管得着吗?”梁以笙冲他做鬼脸,“我就是喜欢他,在我眼里,他比你好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梁以繁也不气,笑着揉揉她的脑袋,“那和我说说,你家那位我我好一万倍的男神怎么招惹你了,今晚不是和他吃饭去了吗,怎么弄成这样回来了?”

“唉!”梁以笙捞过一只抱枕抱在怀里砸了两下,“我发现心理医师这东西,对别人指手画脚挺明白的,一遇到自己的事就糊涂了,我和他之间刚刚有点进展,我就忍不住把实话和他说了,我没想到他反应那么大,当场就和我翻脸了,气死我了。”

梁以繁有些意外,摇头笑了下,“你别说,你家这位男神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我还以为像你这种小妖精向他表白,他一定先乐疯了,再趁机占便宜,没想到他这么能把持的住。“

“行了,你别挤兑他了,”梁以笙白他,“你又不是没查过他,他就是担了个花心大少的名声,又没真的乱来,在我眼里,他就是最好的!”

梁以繁摇头,“如果不是看你对他着了魔,我说什么也不会认这种人做我妹夫,整天混在脂粉堆儿里,前女友比我认识的女人还多,这种男人怎么配得上你!”

“他就是贪玩儿了些,又没来真的,我不用你管!”梁以笙用抱枕砸他。

“好好好,我不管,那你自个儿在这儿生闷气吧,我走了!”

他起身欲走,被梁以笙一把抓住,“不行,你不能走,你得帮我分析分析。”

梁以繁回头看着她笑,“你自己是心理咨询师,你让我帮你分析分析?问错人了吧?”

梁以笙瞪圆眼,“你没听过吗?医者不能自医,意思就是不管多厉害的医生都不能给自己看病,因为不管多厉害的医生都是人,都会被自己的情感蒙蔽双眼,我现在就被情感蒙蔽双眼了,什么都分析不出来,我都郁闷死了,你不许走!”

“好好好,我不走,”梁以繁又坐回她身边去,“你想让我帮你分析什么?”

梁以笙想了下,“你帮我分析分析他为什么会生气,我能看得出,他明明就对我有意思,很喜欢我,为什么我对他说我喜欢了他很久,他就翻脸了,按照常理来说,他喜欢的女人刚好也喜欢他,他不是应该惊喜才对吗?”

梁以繁又是摇头笑笑,摸摸她的头发,“傻妹妹,你说的那是普通人,秦墨寒是普通人吗?”

“他怎么不是普通人了?他不就是比平常男人花心了那么一点嘛!”

“好,那我问你,如果他是普通人,这些年在你身边转来转去那么多男人,为什么你一个都不喜欢,偏偏对他念念不忘?”

“……”梁以笙语塞。

“你自己眼光有多挑剔你自己最知道,眼光这么挑剔的你,单单为他秦墨寒心折,已经足以说明他不是个普通的男人,对不对?”

梁以笙想了会儿,点了下头,“对。”

这些年,她对秦墨寒念念不忘,不单单是当年他救她时的情结,还有后来因为这件事,她对他时时关注,在他身上发现越来越多的闪光点。

他这人看着放荡形骸花心多情,实际上他重承诺,守信义,能力更是一等一的好,不管什么事,只要他肯做,明明是吊儿郎当,漫不经心,却总能做到天衣无缝,尽善尽美。

就是这种举重若轻的魅力,让她对他着了魔,平时除了学习,最大的爱好就是搜集有关于他的一切消息。

【番外】桃之夭夭,灼灼其华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