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10

  她一下子说了一大通,把云妈妈说懵了,一时之间回不过神。

孟欢拥住云朵的肩膀,往前走了几步,“阿姨,我叫孟欢,是朵朵的高中同学,我上高中的时候,被人欺负,被人冤枉,是朵朵给我出面作证,还我清白,从那时我就喜欢朵朵了,可那时我还不够好,不敢对朵朵有什么想法,现在命运让我和朵朵重逢,这次我一定抓住机会,好好疼爱朵朵,照顾朵朵,您如果同意把朵朵交给我,我一定让朵朵幸福一辈子,决对不让朵朵受半点委屈。”

孟欢长的五官俊美,柔弱清秀,老实腼腆,是那种最招母爱的长相。

漆黑清澈的眼珠,干净认真的神情,很容易激发年长女人的母爱和保护欲,很容易让她们心生好感。

云妈妈几乎是一眼就对这个干净清秀的年轻人产生了好感。

如果今天女儿要和她谈的只是云朵离婚这件事,她必定很难接受,因为女儿手臂有残疾,未婚时便高不成低不就,单了很久才遇到纪远方,这下变成离异的女人,肯定更难嫁,她自然会心疼担忧。

但把离婚的事和孟欢的事放在一起说,离婚这件事便变得没那么难以接受。

云朵和纪远方没有孩子,对云妈妈来说,只要女儿能幸福,她的女婿是纪远方或者是孟欢,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差别。

云父坐在妻子身边,附在妻子耳边小声说:“你现在轻松一点,才能让朵朵也轻松,你要是有心理负担,朵朵比你心里负担还要重。”

云妈妈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其中道理在心里一转就想明白了,起身热情的招呼众人:“都坐吧,我去给大家切水果。”

虽然她的神情依旧不好看,但只要没犯心脏病,大家心里都松了口气。

云朵握住妈妈的手,眼中含泪,“妈,对不起,让您操心了。”

云妈妈怜惜的摸摸女儿的脸,“傻孩子,说这个干什么?当女儿的都盼着有个娘家,不就是为了在外面受委屈的时候有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婚姻本来就是女人吃亏多一些,你和纪远方过不下去了,就该早和妈妈说,哪能为了妈妈强忍着?这一辈子长着呢,你忍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云朵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扑进妈妈怀里无声的哭。

云妈妈搂着女儿忍了会儿,强颜欢笑:“行了,别为妈妈担心,就算再不济,你还有个家,还有爸妈姐姐,只要有我们在,以后就不能再让你受委屈。”

云翘见状,连忙插科打诨说了些别的话,将这母女俩分开。

云妈妈很镇定,几个人在云家热热闹闹的说了小半天的话,云妈妈得知云朵离婚之后的震惊一点一点磨的淡了。

晚上,几个女人张罗了一桌饭菜,围坐在一起吃吃喝喝,孟欢坐在云朵身边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云妈妈不认识孟欢,但对莫君清和沐暖晴很熟悉,知道他们夫妻俩是靠得住的人,比起一点都不了解的纪远方,这边好歹还能算得上点知根知底。

吃过晚饭,沐暖晴几人告辞,只留云朵在家里住下。

云妈妈现在已经想的清清楚楚,只有她高高兴兴的,女儿才没那么大的心理负担,所以和云朵说话时,面色如常,丝毫看不出异样。

云朵见妈妈没有犯病,还和以前一样,压在心上的巨石终于落地。

第二天下午,孟欢来接云朵出去。

云妈妈乐呵呵的把他们两个送出门,云朵有些不好意思,孟欢比她也强不多少,耳朵根一直红着。

孟欢开车,将云朵载到一栋公寓附近。

云朵环视了一下周围清雅幽静的环境,“这是哪儿?”

孟欢给她打开车门,照顾她下车,红着脸说:“以后我们要是结婚了,就不能再住在我姐夫的房子里,上午我在这边公寓买了一处房子,离温大哥的公司很近,这样以后你上班如果我没时间送你,你步行上班就可以,不用开车,也不用挤公交。”

“结婚?”云朵怔了下,看着孟欢,咬了下唇,“孟欢,对不起,我还没做好再婚的准备,拉你当挡箭牌我非常过意不去,但是……”

“我明白,我们接触还少,你还不能完全相信我,但没关系,我们慢慢来,”孟欢说:“既然我已经是你的挡箭牌了,你就不能总在家里住着,不然叔叔阿姨一定会怀疑,你先搬过来住,我们算合租,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你放心。”

云朵犹豫了下,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只好点头。

孟欢将她带到新买的公寓,打开门,让她进去。

三室两厅的房子,卧室和客厅都朝阳,房间很宽敞,孟欢解释说:“这是楼盘的样板房,精装修过的,因为我着急用,姐夫特意托关系给我买的,你看装修合不合你心意,如果你觉得不好,我们先住着,再另外买一套,你看着装修,等我们结婚时,你就可以住上满意的新房。”

云朵连忙说:“不用了,这间就挺好。”

家具和装修都是配套的,衣橱沙发茶几质量颜色样式都很好,只是厨房空空荡荡的,除了装了台抽油烟机,其他什么都没有。

“朵朵你要是不介意,一会儿我们去添置点厨房用具,以后我们两个就住这里了。”

云朵点头。

两个人到了超市,导购员无不以为两个人是新婚夫妻,殷勤的为他们介绍厨具餐具,并热情承诺,如果买的多,可以送货上门。

两个人边走边看,将厨具餐具都选全了,导购小姐干了很多年厨具促销,第一次遇到这么好商量的客人,眉开眼笑,又给两人拿了许多赠品,虽然都是小东西,比如吹风机煮蛋器什么的,但都精致小巧,很惹人喜欢。

孟欢先带云朵回公寓,工人不大时候就将东西送来了。

孟欢让云朵在房间里休息,他看着工人将厨具装好,然后又打扫了一遍卫生,带云朵出去吃饭。

吃过晚饭,孟欢带云朵去看床上用品,云朵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闷头选了几套喜欢的,为了父母,她的生活不可能止步不前,必须勇敢的再走一步。

床上用品放在车上,孟欢送云家回了云家。

第二天下午下班,孟欢又接云朵去吃饭,吃饱饭带她回了公寓,房间里淡淡洗衣液的清香。

孟欢推开卧室的门:“床上用品我都洗干净铺好了,你看还喜欢吗?”

孤男寡女,新房子新家具新床上用品,空气里便有了浅淡的爱昧。

孟欢手动了动,终于鼓起勇气牵住云朵的手,云朵愣了下,下意识一挣,孟欢没放,耳根却红的像烧似的。

云朵瞥见他红透的耳朵,心莫名就软了,不再挣扎,任他轻轻握着。

孟欢见云朵没推拒,欣喜若狂,就呆站在门边,傻傻牵着她的手。

许久许久之后,云朵终于忍不住:“那个……我有点累了……”

孟欢如梦初醒,惊的差点跳起来,“对不起,我……我送你回家!”

他猛然回头,差点撞在门框上,云朵忍不住扑哧一下浅笑出来。

这下孟欢不但耳根红了,一整张脸都红的一塌糊涂,头也不回的冲出门去开车。

看着他落荒背影,云朵这一刻的心情莫名其妙的从未有过的好。

活了小半辈子,她第一次遇到这么容易害羞的男人。

沐暖晴说担心他找不到老婆,应该没有夸张,说的是真的。

这么容易害羞的男人,却能鼓起勇气站在她父母面前说喜欢她,以后愿意照顾她爱护她,她忽然觉得心里软软的,漾起以前从未有过的柔情。

等公寓完全收拾好了,云朵搬进了他的公寓暂住。

两个人睡在两个卧室,只有一墙之隔,这样孟欢已经心满意足,他离他想要的幸福已经很近很近,只差一步之遥。

他的公司距离云朵的公司只有五分钟的车程,他风雨无阻的接云朵上班下班,从不间断。

他不会哄女孩儿的欢心,好在他有两个好姐姐,变得法儿的给他出主意,哪天接云朵也不空手,有时买几枝花,有时是几粒糖果巧克力,有时是可爱的布偶或者精致的迷你香水,东西都不贵重,贵重的是一片心意。

他很内向,很笨拙,但他总有些不经意的小动作,让云朵感到窝心。

两个人一起逛街,走在人多的地方,他总会用手臂在她腰后虚挡着,生怕别人碰到她,乘电梯的时候,他会让她站在电梯的角落里,他站在她前面,电梯里人群再挤也碰不到她一丝一毫。

有时他会情不自禁忍不住揉她下发顶,揉过之后又是害羞又是怕她生气,目光左右闪躲,从来不敢看她。

两个人的关系有所突破,是在一个晚上。

吃过晚饭,两个人沿着林荫路散步。

这条路上车辆不多,路边人行道上很多饭后遛弯的人,她走在里面,孟欢走在外面,两个人一边慢慢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忽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后,响起一连串的惨叫声,云朵好奇的探头去看,孟欢一把抱住她:“别看!”

【番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